• 第二章 黄金鱼

    更新时间:2016-05-04 09:58:27本章字数:2343字

    早上的风仿佛刮了一整夜而显得有气无力,它们软绵绵地贴在我的身上准备睡觉。我骑着车子向右转了个弯,这时我看到了太阳,它就在不远处的一栋楼房的屋顶上,我能够直接地看着它,因为它的光芒一点儿都不耀眼。它就像是一个鸡蛋的蛋黄,外面包着一层厚厚的蛋清,宛如一只橘红色的愤怒的小鸟,被囚禁在由铁丝网交织而成的牢笼里。它的愤怒的声音仿佛穿过万里传到了我耳边:“自由,我渴望自由。”

    然而,我的渴望在哪里,自由又在哪里?

    渴望就在咫尺,自由就在前面不远。

    我记得在平阳市上学的时候特别希望能够快点毕业,以为毕业了就能获得自由。然而现在我觉得毕业就像是一窗玻璃,我们要撞碎它,然后踩着一地锋利的碎片走下去,血肉模糊之后,开始一段完全不同的人生。

    天堂一梦夜总会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这是一家颇有名气的夜总会,是集合了餐饮、住宿、娱乐为一体的休闲会所。它总共有四层,第一层是餐厅,第二层是歌舞厅,第三层是客房,第四层是休息厅和棋牌室,楼顶的西北角有一个小餐厅,那是我们员工们用餐的地方。无论在白天还是夜晚,光顾这里的客人从来没有间断过。

    我骑着自行车快速地绕过夜总会的前门,来到了后面的停车棚,我把车子停放在里面,出来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手机:7点55分,还好没有迟到。

    我打开西面的后门穿过一段安全通道来到了凯旋宫的一楼餐厅,很多人正在吃早餐,他们有的是刚到的客人,但是大多数人是昨晚来这里住宿的,他们凭一张早餐券可以在此免费就餐。

    我的对面是餐厅的前门,两名高挑的女服务员分别站在门口的两边,她们穿着老板为她们量身定做的红色旗袍,凹凸有致的身材让她们显得非常有诱惑力。她们穿着高跟鞋,如果不想自取其辱的话,千万不要走到她们身边,她们高得要命。

    前台就在我左手边靠墙的中间位置,离餐厅的前门有七步左右的距离,老板娘和女服务员佩佩正在那里对账。我已经三天没有见到张经理了,说实话我有点想她。

    我快步地走到前台,把我的名字写到了签到本里。我不敢打搅老板娘和佩佩,看着她们两个人挤眉弄眼的样子,我不忍心插话。在老板娘看来挣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只要你能够帮老板娘多挣一些钱,她会乐得合不拢嘴。

    我悄悄地走到前台里面,坐在一张椅子上发呆。

    这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有八百多平方米,仅前期的装修就会花掉很多很多的钱。餐厅的中央有两个中式大吊灯,一到晚上它们就会照亮每一个角落。在前门的右边靠墙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玻璃鱼缸,里面有很多鱼供客人们挑选,我不知道里面都是些什么鱼,我也不想知道。

    四面的墙壁上泛出的金黄色的光芒打在了鱼缸上,我突然有一种错觉,里面的水也是金黄色的,它们在“黄金”里面来回游动,它们的肉就是“黄金肉” ?

    老板娘和佩佩就站在我的右手边,她们的手指还在账本上来回地比划着,我突然间感到有些厌烦。

    我不知道老板娘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她姓张,壮族人,她有一个正在读高中的女儿,她的丈夫也是壮族。

    据说壮族是一个很强大的民族,它是我国人口数量最多的少数民族,大概在秦朝以后壮族的先人就逐渐在历史上有了名气。

    我们的老板很少来夜总会,我在这里打工的半年时间里,只见过他几次面。我的记忆里老板是一个瘦瘦的大高个,穿着一身咖啡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中山装,脚上穿着一双内增高的老北京黑色布鞋,看起来颇有中国风。

    我的几个同事曾经偷偷地告诉我,老板在外面有情人,我他妈一点儿都不相信。

    老板娘终于把账目对好了,她扭过头看到了我,眼神有些不对劲,她仿佛在想些什么,我不敢打断她。佩佩站在老板娘的身后,她朝我看了一眼,紧蹙着眉毛,示意我不要说话,她知道我要辞职的事。

    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做了坏事的罪犯,老板娘变成了一名严肃的警察。这时警察开始说话了:

    “叶豪,你什么时候来的?”这明显是一句废话,我说:

    “就在刚才,我签到了。”

    老板娘微笑着说:

    “嗯,你这两天说要辞职,你想好了?”这是她第一次谈起我辞职的事情,不过我早有准备。

    我看着她,认真地说:

    “嗯,我想好了。”

    老板娘皱了一下眉头,说:

    “你跟家里人说过这件事?”

    我毫不犹豫地说:

    “我跟他们说过了,他们同意我辞职。”这句话我撒了谎,不过我一点儿都不紧张。其实我挺会撒谎的,而且他们都能够信以为真,我有这方面的天赋,像这种情况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老板娘沉默了一会儿,她接着说:

    “你家里人帮你又找了一份工作?”

    我装作想了一会儿,然后看着她说:

    “是的,不过不是他们帮我找的,是我自己找的。”

    我能感受到老板娘的眼神里有些疑惑,她觉得我根本就找不到工作,绝对不会。她说:

    “什么工作,在哪里?”

    我突然觉得老板娘的话多得不行,她凭什么要问那么多,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还是会辞职的。

    我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

    “在平阳市的一家杂志社,在那里做排版。”

    老板娘听完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接着说:

    “哦,是个好工作,工资一定比咱们这高。”

    我放低了语气接着说:

    “应该是吧。”我一点也没有给老板娘留颜面。

    老板娘的表情变得沉闷了,她一定在心里面暗暗地咒骂我呢,我能听得到。她好像在说:

    “好小子,有能耐了!”

    我也在心底暗暗的说:

    “没办法,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我们两个就这样沉默了将近一分钟,旁边的佩佩看着都有些着急了。还是老板娘打破了僵局,她说:

    “你中午到这儿来找我,我把你这些天的工资结了,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我听到这句话不免有些激动,我朝老板娘和佩佩勉强地笑了笑,说:

    “好的。我以后会常回来看看。”

    其实我不想再回来了,我讨厌这里的一切。但是这并不代表我讨厌他们,他们都是好人。

    老板娘突然客气地对我说:

    “呵呵,祝你在那边一切顺利。”

    我反倒认为这句话是在诅咒我,老板娘不会安好心,我了解她,她此时的心情沮丧得要命。

    “你赶紧上去吧。”老板娘接着说,“小光应该等急了。”

    我立即点了点头便走出了前台,快步地奔向二楼。

    自由,离我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