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旋转木马

    更新时间:2016-05-04 10:06:50本章字数:2112字

    我继续往前走,看到了前面的滑梯,秋千,单双杠,蹦床,我小时候经常在这里玩,我喜欢玩滑梯。这里的滑梯很高,我得慢慢地爬上去然后在上面休息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往下滑。有些小朋友不敢爬那么高,他们会吓哭,我站在滑梯上面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一个英雄。

    公园的西边有一个很大的轮滑场地,我不喜欢轮滑,我他妈玩过一次,把我的胳膊摔折了。轮滑的后面是个小山坡,山坡下面有一个不知道是通往哪里的山洞,洞里面黑得要命,据说里面死过一个人,是被吓死的,抬出来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我胆子很小没有进去过,我见过有很多大人进去过,我就站在洞口外面等着他们,可是他们再也没有出来。我当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到底去了哪里,我很想知道。后来我在一本书上读到过一句话,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只有最无知愚昧的人才会依然信奉那个陈旧的眼见为实的说法。你所看见的正是首先需要被怀疑的。”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脑子是否坏了,我他妈愚蠢得要命。

    我的爸爸喜欢带我到小山坡上玩,我的妈妈喜欢坐在山下的椅子上休息。记得有一次,那时候我小得可怜,我的爸爸抱着我去爬小山坡,就在他上台阶的时候,我记得清清楚楚,他一不小心脚踩空了,我以为自己将要和爸爸一块儿摔得很惨,我害怕地不敢睁开眼睛。

    可是我却没有事儿,我听到一个沉闷的撞击声,我的心脏突然特别的难受。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爸爸正跪在硬邦邦的台阶上,他用自己的双手把我牢牢地托在胸前,我能够感觉到他当时承受了多么大的疼痛,那个沉闷的声音好像停留在了我的耳膜里不肯离开,时间过得很慢,我突然大声地哭了起来。

    我爱我的爸爸,他是个好人。

    我走得有些累了,便找到一把椅子坐在上面休息。我不该想起那么多事情,我的心情糟糕透了。

    萧水河公园的最北边是一个浅滩,浅滩的对面有一个小岛,岛上有一个四方形的亭子,人们坐上船就能到那个小岛上玩。浅滩的西面有一小片竹林,林子里有几个圆柱形的石墩,有三十厘米那么高,我喜欢坐在这里休息,困了就趴在上面睡觉。很少有人到这个地方来,这里异常的安静,外面只要有一点动静就能察觉。

    我记得我上中学那会儿,我喜欢逃课,然后就在街上瞎转悠,我的很多同学喜欢在网吧、台球室或者别的什么地方,他们在那里一待就是一整天。而我在街上玩累了,就会找到这里休息。

    有一个要饭的老头朝我一瘸一拐地走过来,他整个人脏得要命,就像从土堆里面爬出来似的。我不是说这种人影响市容或者怎么样,只是觉得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我很同情他。

    老头的一只手上拿着一个锈迹斑斑的茶杯伸到了我的面前,他身上的味道很奇怪,像是臭鸡蛋味,又像是别的什么味道,反正刺鼻得要命。他的眼睛看着我,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累累伤痕清晰可见。我从兜里面掏出一把零钱放在老头的茶杯里,他高兴地笑了起来,他的牙齿特别难看,我只想让他快点走。

    我记得在那些一贫如洗的山区里有很多这样的孤寡老人,他们的孩子或者孩子的孩子都在外面拼命地挣钱,为的是有朝一日能在城市里面安家立户,过上平安幸福的生活。而这些老人除了自己张罗一日三餐,或者和别的老头老太太唠嗑之外,他们唯一还能做就是在家里面等死。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够过上好日子,千万别再回来受他们这样的苦。

    如果将来我变成了一个要饭的老头,我也会到公园或者广场什么的地方乞讨,要是困了我就睡在马路边或者桥底下,或者公园的那个林子里。我希望别人能给我施舍一点儿零花钱,我不想饿死在街头。如果我他妈有钱了,我会建一个养老院,让这些老人住在里面,让他们每天都穿的干干净净的,吃得饱饱的,直到他们老得死去。

    那个要饭的老头终于走了,我想他今天会买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让自己饱餐一顿,然后晚上找一个舒服的地方美美地睡上一觉。

    在公园的北边靠近萧水河的地方有一个游乐场,里面有旋转木马。小的时候我的妈妈经常带我到这里玩,我喜欢自己一个人骑在木马上面,而妈妈在外面等着我,有时候她会上来陪我一起玩。我当时弄不明白为什么我的木马拼命地往前跑,却怎么也追不到前面的木马,我他妈看到的总是它们的屁股。

    我喜欢旋转木马,那是我童年的一部分。据说旋转木马源自辽阔的欧洲大陆,那里流传着一个古老而又美丽的童话,童话里有一位王子骑着白马,要到遥远的国度迎接他的新娘。有人说旋转木马是见证两个相爱的人的爱情游戏,只要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同时坐在旋转木马上,木马就会载着他们到达一个完美的天堂,那里是爱情的海洋,他们的爱情从此会地久天长。

    然而我不喜欢旋转木马的爱情,我认为它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游戏。当时你会觉得很甜美,很快乐,可是它始终会停下来的,就像你刚刚做了一个很漫长的美梦,在很多人看来它是一个幸福的游戏,但是旋转木马真正给人带来的是等待,是追逐,是无法触及的距离,是你坐在木马上周而复始地旋转,看到的永远只是对方的背影,距离那么近,却怎么也触不到;彼此追逐,却永远也不能在一起。

    我突然想到一句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这句诗形容旋转木马的爱情合适得要命。

    我决定去游乐场看看旋转木马,我有点想它。那里有很多的小孩,我最喜欢小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