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17-03-01 13:58:30本章字数:914字

    在舞厅当保安的高峰竟然也能打人。打人的起因是一个流氓在舞池中央横摇大摆,嘴里叼根烟,我的同学上前警告说:

    “别在舞厅里抽烟,外面有休息室。”

    “你他妈的谁啊?穿身破皮就牛逼了?!”

    高峰的脸铁青,眉毛呈八字形紧蹙眉心,忽然他的拳头斜飘而起,不给对方留有任何余地的砸向那个流氓。不打不成交,事后那个流氓竟然每次晚上逛舞厅都与高峰客气地打声招呼:

    “哥们,以后有事吱声啊。”

    换岗后,高峰被掉到烟厂当保安。为了证明自己在人们眼里存在的重要,他刚到烟厂就逮住一个往厂外偷烟的工人,他的拳头再次告诉人们他的不容侵犯。

    “一点小意思,哪天请你吃饭。”下班的工人往高峰手里塞钱说。

    “下次注意点啊。”高峰警告说。

    “是,是,一定注意。”

    “那钱来的可真快啊。”高峰后来曾这样对我说。

    不久,高峰又看到那个往厂外偷烟的工人,这次并非是他自己。

    “这是咱大哥,以后你们有事找他好了。”说着,这个要比我的同学大出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像上次那样把打卷的钱塞到高峰手里。

    “你好,大哥。”另外的一个工人说,同时学着前面的人做出相同的动作。

    天长日久,无形中我的同学也成了同谋,而他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因此惹上一场官司。

    在烟厂当保安时,最让高峰开心的,莫过于他在偶然的机会结识了刚刚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星朋友。他是那样的受宠若惊,每缝遇到熟人,他都这样告诉对方:

    “在录音机里唱歌的是我哥们,前两天我们还坐在一起吃饭了。”

    他夸张的语气非常容易把自己的快乐传达给别人。我就是在这样的语气中渴望与歌星相识的。

    “这是陆吉。”有一天高峰把我介绍给歌星朋友。

    歌星穿身白色的休闲,烫过的头发垂到双肩。最使我难忘的是我们在饭店里吃完饭后他从腰间掏钱的那个兜子,系在腰间的随便和潇洒简直让我羡慕的五体投地。

    “多少钱,服务员?”他从腰间的兜里拽出一沓钞票说。

    “你就是录音机里唱歌的人吧?”服务员认出了歌星。

    歌星笑;此时那飘荡在小饭店里的歌声正来自我们眼前的朋友。

    从小饭店里出来我们走在大街上,一个窈窕的女孩款款从我们眼前经过,歌星嘻嘻哈哈,忽然朝她的背影喊道:

    “嗨-----干哈去?”

    我们都喜欢歌星的泡妞方式,大胆而赤裸。

    作歌星那样的人真幸福,恐怕是世界上最受尊敬的人了,我当时想,也许高峰和我拥有同样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