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7-03-01 14:06:27本章字数:1340字

    儿子出生的这年我已在舞厅伴唱一年多了,当然,这要感谢歌星,没有他的帮助,像我这样一个在高考中落榜,而又屡屡碰壁的人来说,很难还敢去奢求什么梦想。歌星则不同,他不但发行了那盘使他成名的专辑,而且,精明的他同时与两家要和他签约的公司侃价。

    “说实话,时代音像给我四十万,我正考虑这事。”歌星手指夹着香烟说。

    电话那头是坐在北京的一所办公楼内的老板,他沉思片刻说:

    “我们是北京著名的文化公司,很多大腕都是我们捧出来的,不要把眼光局限在眼前;如果你跟我们签约,我们会为你开个人演唱会。”

    “这样吧,过几天我给你答复。”歌星结束通话,随后又打给时代音像:“北京那面出五十万,还要为我开个人演唱会。”

    “哎,哥们,你不是已经答应和我们签约了吗?我们出的价已经不低了。”对方不满意地挂断了电话

    北京的那家文化公司终于把签约的价位提高到五十万。歌星起程去北京录音了。

    高峰陪歌星一同前往北京。在王府井的大街上,踌躇满志的歌星碰巧与一个靠苦力吃饭的板爷发生冲突,他毫不犹豫抬手就抽了板爷一耳光。

    “你他妈的怎么不瞅着点?”

    “怎么着?这道儿是你家铺的?”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他妈的是谁啊?”已被一个耳光激怒的板爷抱着你反正不是皇帝老子亲戚的想法用身体开始说话了。

    关键时刻高峰挺胸而出,两个胖子在地上滚爬扭打招来众多路人的围观,歌星退到人群里观瞧,好象没他事儿似的。

    歌星在北京录制的第二盘磁带使他赚了五十万,去银行提钱的那天也是高峰陪同。那时银行还没有发行五十元和一百元面值的钞票,十元捆成的纸币提出来后装满了旅行兜。回家的路上,身着保安制服的高峰心里忐忑不安,一但发生抢劫,首先被撂倒的肯定是他自己,然而让他宁愿承担风险的是歌星那句诱人的话:

    “等以后走穴演出,我带你。”

    歌星的许诺使高峰对他更加敬佩得五体投地。

    “唱首你专辑里的歌吧,绝对好听,真的,哥们怎么听都听不够。”高峰眉开眼笑地请求说。

    歌星摇头,弹唱了一首齐秦的《大约在冬季》。

    “感觉和齐秦太象了;是不是陆吉?”

    歌星的嗓音轻柔抒情,他怀抱吉它倾听音色的动作在我们当时看来是一幅最为优美的画面。

    “陆吉你来唱一个。”歌星把吉他递给高峰说。

    “就唱《那天晚上》。”高峰弹出节奏。

    由于我平时唱歌纯属业余爱好,腼腆的我怎敢在歌星面前班门弄斧。见我很难启齿,高峰哼唱道:

    “如果你会这么想,把我想成变了模样-----唱啊----”

    我在他们两人肯定的目光下终于让声音从嗓眼里流淌而出,回荡在楼群间空旷的夜幕。

    “不错,你的嗓音条件很好,挺有港台明星的味。”歌星赞美我。

    “瞎唱的。”

    “你得自信,陆吉,你不照他们差。”高峰鼓励我说.

    路边的水银灯,光线中舞动蝴蝶体态的飞蛾,与麇集的昆虫们竞相嬉戏。水银灯附近的地面随时可踩到瘌瘌鹘,身体乌黑,羽翅轻盈,有时突然煽动气体从我们的头顶飞过,随后又落在眼前。

    “唱啊。”高峰弹着木吉他继续催促我说。

    我们对着天空和星星歌唱,空无一人的夜间街道就是舞台,月亮和水银灯装点着舞台的背景。昆虫们是我们忠实的观众,用煽动的羽翅鼓掌喝彩,并伴随回荡的歌声婵媛跳跃:

    那天晚上有美丽的月光

    你让我陪伴你身旁

    那天晚上有美丽的月光

    我让你依偎我身旁

    回家的路上,我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放开喉咙大声歌唱;灯光颤微微的,我投在路上的影子象大雁翱翔在橘黄色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