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不一般的亲情

    更新时间:2016-05-13 06:36:58本章字数:2997字

    警察弄走了要饭的爷俩,站在门口无奈的摇摇头,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径直走向对面的小饭店。

    警察拿着饭菜回来时正看见咬牙切齿的阿龙,年轻警察开玩笑说:“呦,小兄弟,你这是和谁俩运气呢啊”

    阿龙默不作声,但心里嘀咕,和谁运气你还不知道哪吗?一个城市要饭的明目张胆的就坑人骗人,可是就这样给放了?

    阿龙愤愤的想着这个事情,其实小警察也看出来阿龙对他们的失望了,但他也不说话坐在了阿龙对面。

    警察笑眯眯的看着阿龙,嘴上说着:“小子,想的还挺多,看来还没饿着呢吧?”

    说着他从桌子底下拿出来那盒热乎乎的盒饭,警察笑着说:“给你的,看你都饿坏了吧,啥也别想先吃饭吧。你这事没办法,人家是报警的,我知道你上当也不能先把你放走啊”。

    阿龙委屈的的眼泪一对一双的往下掉,看着警察说:“谢谢你了大哥哥”,

    警察微笑着说:“好了好了傻小子,快吃吧,吃完好和我说说你的事,看我们能不能帮上你”

    阿龙狼吞虎咽的吃完了,抹了抹嘴就呆坐在那不动了,这顿有饭,下顿没有的生活让他心里难过,自己感觉生活实在太难了,想着想着阿龙不自觉的又掉起眼泪来。

    警察看着这个可怜的孩子,心里也是替他难过,虽然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但是又有几个孩子是这样绝望的眼神呢?

    警察探过身来,轻轻拍了拍阿龙的肩膀,柔声的问着:“小弟弟,你不要难过,哥哥答应过你就一定会帮你的,你现在告诉哥哥你是本地的吗?”

    阿龙摇摇头,满眼泪水的看看看警察。

    “那你来这里是干什么呢”警察疑惑的追问,阿龙犹豫了一下说:“我……我是来找我叔叔,但我不知道他在哪”

    警察听的有点糊涂,站起来摸了摸阿龙的头,露出了关切的微笑。

    他又深入的问:“那你叔叔是本地的吗?他叫什么呢?”

    “我叫何胜龙,我叔叔叫何建林我爸爸叫何建刚”阿龙像在老师面前背课文一样,一股脑的全都说出来了。

    警察不住的点头回应着:“好好好,小弟弟你别着急,这俩天你就住在这,我管吃住,如果你叔叔是安庆的人的话我们很快就会联系上他,让他来接你”。

    阿龙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一晃一天过去了,警察那边没有一点消息,虽然一天三顿饭准时送到,可是阿龙感觉就跟坐牢一样的难受。

    第二天又过去了还是没人来,阿龙急躁的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心想,不行,我不能在等了明天出去找个事儿干。

    阿龙打定了主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警察带着一个人推门进来了,阿龙迷迷糊糊的抬起头看了看,这个人身材消瘦,头上带着安全帽,身上穿着蓝色的劳动服眼睛有些浑浊。

    当他走到阿龙进前时阿龙突然惊叫着:“叔叔,真的是你啊,叔叔我可找到你了”。阿龙使劲的抱着叔叔不撒手。

    何建林大笑着也使劲的抱起阿龙在空中画了一个圈笑着说:“这小子真长大了,我都抱不动你了”

    何建林放下了阿龙又问:“你怎么自己来了呢,还跑到这里来了?”阿龙苦笑着把家里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和叔叔说了,何建林听着阿龙的家庭变故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

    何建林办理了手续之后把阿龙从派出所领了出来,爷俩站在门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笑了。

    何建林笑着说:“行,阿龙还是你牛,十几岁就到这地方走一回,恭喜你,你算成人了,以后跟着我混吧”

    何建林拍着阿龙肩膀爽朗的哈哈大笑着。阿龙不好意思的靠在叔叔的怀里,也笑着说:“以后我就跟你混了老大!”

    何建林听到这话,笑的使劲掐了掐阿龙的脸,说:“行了,不说了,咱回家!”阿龙听话的靠着叔叔,那感觉简直幸福死了,很长时间没有这种依靠的感觉了。

    何建林领着阿龙坐上了公交车,他看着阿龙说:“盛龙啊,叔叔这的生活肯定是比不了你家的条件,所以以后你还得慢慢适应,但叔叔是真心对你好的,不管你以后变成什么样我都是你叔叔对吧!”

    阿龙点着头说:“我知道叔叔,从小就你对我好,不像我姑姑她……”

    “好了好了,以前的事就不提了,你现在还小有很多事不该你知道”何建林打断了阿龙的话。

    何建林带着阿龙回到了家里,一开门看见一个女人正在悠闲的看着电视,何建林嚷嚷着:“老婆你看谁来了”,何建林的老婆俐英转过头来看着阿龙怔怔的问:“谁呀老公我怎么不认识?”何建林叹口气说“哎,都多少年了,也难怪你记不起来,他是咱们的阿龙啊”

    听到阿龙这两个字时候俐英疯了一样跑过来,左亲右亲的,抱住了阿龙呜呜的哭了起来。

    阿龙瞪大了眼睛尴尬的看着眼前这个抱着自己哭的女人不知道如何是好,磕磕巴巴的说:“是……是我二婶儿吧”

    何建林使劲推了一下俐英说:“老婆你干什么呢,都把孩子吓着了”

    俐英这时才不好意思的直起身来,一边擦眼泪一边抱着阿龙的肩膀左一眼右一眼看着阿龙,就像发现了什么值钱的东西一样。

    俐英不住的拍打阿龙的肩膀说:“臭小子,长这么大了,怎么不认二婶儿了?小时候吃我奶的时候怎么和我那么亲呢?现在长大了就和二婶远了是不?”

    说着俐英使劲的掐着阿龙的脸蛋,阿龙咧着嘴苦笑着,不知道怎么应对好,简直就像被调戏了一样。

    何建林看着尴尬的阿龙,哈哈大笑的说:“行了别废话了,赶紧进屋吧”,一家人高高兴兴的进了屋。

    何建林对阿龙说:“盛龙,你随便玩儿,我和你婶儿给你打扫打扫房间”说着两个人进了小卧室。

    阿龙自己一个人四处看着,在墙上的一个老照片吸引了他的注意,照片上何建林夫妇开心的笑着,夫妻俩一人抱着一个小孩甜蜜的站在一起。

    阿龙心里有些纳闷儿,心想,以前听爸爸说叔叔家就一个女孩啊?怎么这张照片有两个小婴儿呢。

    阿龙疑惑的晃晃头又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不一会阿龙就听见房间里隐隐约约的好像有叔婶争执的声音,可是突然又一停了下来,过一会又是响起了争执声。

    阿龙皱起了眉头,疑惑的调小了电视声,细细的听着,就听见叔叔说:“没办法,大姐那边你还不知道?除了钱什么都不在乎,再说了你以前不是挺喜欢阿龙的吗”。

    二婶接着叔叔何建林的话茬说:“孩子我当然是喜欢,那么长时间我都当我亲儿子了”

    接下来房间里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又听见二婶说:“我就是心里憋屈,有好事儿的时候都他妈把咱推一边去了,破烂事儿一来又他妈嬉皮笑脸来找咱,我真是怀疑你们是不是亲哥兄弟,你还记得不当年阿龙……”

    就在这时二婶的嘴好像被叔叔捂住了“呜呜”的没说出话来。

    阿龙心里彻底糊涂了,感觉叔叔他们说的话好像是有一些其他的内容。

    阿龙真的猜不透叔叔他们是想留下他还是不喜欢他留下来。

    刚才那种刚刚有了几个小时的幸福感瞬间就消失的几乎快没了,阿龙感觉心里很不好受,一个没家的孩子真的很脆弱和敏感。

    阿龙心里默默的念叨着,有爸妈的时候多好啊,不但可以撒娇,生气的时候,妈妈还会哄着自己,现在真是连睡一宿安稳觉的地方都没有了。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谁也不会真心对待自己孩子了。

    阿龙带着满身的失落轻轻的推开了卧室的门,目光呆滞的站在门口,卧室里的何建林夫妇瞬间都愣住了,两个人停止了谈话。

    俐英瞅了一眼何建林回头尴尬对阿龙说:“阿龙你……你怎么……其实不是你听到的那样,我和你叔对你真的就像我们亲生儿子一样”

    阿龙眼泪围着眼圈打转,轻轻的点着头说:“二婶我相信你说的,但我不是想说这个,我只是想让你们帮我找个事儿干,我不想老是累赘着你们”。

    何建林听到这话突然大吼着骂到:“你他妈放屁,累赘?累赘我就不接你回来了,明天你就给我上学去,好好念书”。

    何建林走出了卧室一把把阿龙推进卧室没好气的说:“赶紧他妈睡觉,以后再说这样的话我就……就打你”,他二婶慌忙推着何建林说:“哎呀,行了行了,一个孩子,你看你这样儿”

    二婶和阿龙使了一下眼色,轻轻的关上了卧室的门,阿龙坐在床上使劲挠着头,生活逼得他进退两难,真是死死不起活活不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