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初识爹爹

    更新时间:2016-05-12 18:24:35本章字数:2759字

     “小姐,木府到了。”云伯对着那尊贵的女子说道。

    “那下车吧。”

    “是。”

    木府,那金灿灿的大字就刻在那,云希看了看那几个大字,便也也就想起当年自己入府的模样,那个时候的自己天真以为那个男人可以给自己一切,不过看似软弱无力的他,并未没有野心啊。云希牵着那宝贝小罗的手,云姨牵着那嫣儿的小手,一行五人便向木府门口走去。

    “何人竟敢来我府上?”木府的侍从便在呵斥。

    “看清楚点,木府的云夫人回来了,还不相迎?”云伯开始对说,想来小姐是云宫之人,来着木府,竟要受此等下人的罪,想着心里就堵得慌。

    “什么云夫人?我们府里,什么夫人都有,就是没有云夫人,想我木宝也来木府几年了,却从未听闻过什么云夫人,你们这些招摇撞骗的骗子速速离去,不然我可叫木府大兵来压制你们了。”

    “你这…真是气人。”云伯反驳不了那斯侍从,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一席黄衫之人到来,手执木剑,坎坎而来。

    “属下参见木岸少爷。”

    “怎么回事呢?”

    “属下,这里有人在撒泼,自称是什么木府的云夫人,说不过属下,怕是要动手了。”

    “哦,我看看。”

    那黄衫走到那云伯跟前,一眼望见那惊为天人的云希,她还和当年一样漂亮,一样迷人。

    “哟,嫂子回来了啊,怒小弟未曾远迎啊。”那黄衫男子立马捏着笑容,同样是木家人,可那木岸却是一眼看上去就是奸诈之人,那是因为他一笑,眼睛一眯,活像那弯弯的月亮了吧。

    “还不快快赔罪,还不见过云夫人。”那木岸倒是会审时度势,立马就斥骂那侍从了。

    “夫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求夫人原谅,原谅啊。”那侍从就趴到在地上,做着那番勾当了。

    “不知者无罪,你起来吧,下次可睁大眼睛了。”

    “是,是,夫人,你说的是。”

    那侍从便战战兢兢地爬了起来,看着那天人模样的人,其实自己是第一次看见那么漂亮的女子,想把那女子打了退堂鼓之后,自己,嘿嘿,一亲芳泽的,怎知那竟是夫人,还好自己愚蠢的行为并没有那么快出手呢。

    “你三哥呢?”云希轻轻吐出字来。

    “嫂子,想来三哥应该是在桃林吧。”

    “好,知道了。”

    “嫂子,现在过去呢?还是先到云香阁梳理,放好行李在去呢?”

    “四弟说的对,我还是先收拾一番吧。”

    “那嫂子随我来便是,云香阁还是在原处,那里所有的东西都还在呢,三哥经常去看看的呢,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嫂子能够回来呢。”

    “他倒是有心了。”云希淡淡地说了那番话,想来这么些年离开了他,他还能够记住那番已是不错了。

    “嫂子,这孩子是?”黄衫之人注意到那身边的孩子了,一个惊为天人,另一个竟是脏兮兮的小脸。

    “小罗,还不见过木岸叔叔?”

    “木罗见过叔叔。”木罗有模有样地作揖。

    ”那位小姑娘是?”

    “是我们在路途中带回来的小丫头。叫嫣儿,嫣儿,见过叔叔啊。”云希吩咐道。

    “嫣儿见过叔叔。”那小女孩做得有板有眼的,云希倒是看在了眼里。

    “原来如此,木罗倒是像个女一样乖巧啊。”黄衫之人试着探那云希口风。

    “木岸少爷,我们木罗小少爷是长得俊美了些,但是却不是女孩之身,还望木岸少爷需谨言呐。”云姨在一旁回应道。

    “是我的过失了,嫂子,真是对不起,你看我这张嘴我就是太快了啊,那马车是去安顿了吗?”木岸开始关注其他的了。

    “老奴就不劳烦木岸少爷多心了,马车早已安顿好了。”云伯回着话。

    木岸一看,哪里还有马车的形迹啊,原来那匹马并不简单呐。

    “嫂子,快请,先去那云香阁,我立马派人去通知三哥。”

    “木岸,你先去忙吧,你三哥那,你不用去通知了,我会自己去的。”

    “那行,嫂子,有什么尽管吩咐啊。”

    云希带着一行人来到那云香阁,这里的一切无不是木林按照那云宫的构造设计的,那浮桥,那柳枝,那桃林,那庭院。无一不是这般,可惜再度回来竟是四年后的时光了。云希不知自己是否还会那般在乎他呢?那个过于软弱的人呢?云希看了看屋内的一切,又好像才刚刚发生的一样。

    “小姐,又到这云香阁了。”云姨开始发出感慨了。

    “是啊,云姨,想你当初陪着我,如今却是四年之后的事了。”

    “小姐,别想了,我们又回来了不是吗?”

    “来,小罗,到娘这里来啊。”

    “娘,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见爹爹啊?”

    云希刮了一下木落的鼻子,低声说道;“老是念着爹爹,是不想要娘了啊。”

    “娘,小罗最爱娘了,一辈子都离不开娘。”

    “好了啊,快去更衣啊,云姨,带着他倆去更衣吧。”

    “好的呢。”云姨便欢快地带上俩孩子去换衣了。云姨先是把那小姑娘给安置在门外,很快便提小罗换上了那一席白衣,其实小小木罗换上白衣倒是有几分他爹的模样了。木罗出去之后,云姨才开始唤那小姑娘前来。

    “嫣儿,快来啊,云姨给你换裳,洗澡啦。”

    “云姨,我可不可以自己来啊。”

    “嫣儿,你怕羞啊?没关系的,小罗走了呢。”

    “嫣儿怕,云姨看了我身子会被吓着呢。”

    “傻孩子,快来,云姨给你洗了啊,我家小少爷就从没害羞过呢,你也别啊。”

    云姨备好水了,其实完全不用让别人烧水的,只要在水里加上一样东西,水自会热了。等到云姨帮嫣儿脱下那一身衣服,却看见那标记了,云姨一看,竟怔住了,那个标记,世上却无仅有的啊。

    “云姨,你是不是被吓着了啊?”

    她才慢慢缓过神来,“云姨什么没见过啊,怎么会被吓着呢。”

    云姨在为嫣儿洗澡时,轻轻触及了那嫣儿身上的伤痕,却跌入冰点,那不是天生就会有的伤痕,那是在幼时被人砍的。云姨理了理思绪,既然这个孩子注定来到跟前,定要好好善待这个孩子啊。

    “嫣儿,你竟是如此天资呢,长大后,又不知道要祸害多少男子啊。”云姨为嫣儿换装后,竟是那般的天资容颜。

    “嫣儿见过夫人,见过少爷。”嫣儿对着那云希和木罗行礼。

    “原来嫣儿是此等美人啊。”

    “谢谢夫人。”

    “你好漂亮啊,嫣儿,你姓什么呢?”小罗开始询问着。

    “少爷,我并不知道姓什么?我娘只呼我为嫣儿。”

    “小姐,你看嫣儿既然回木府了,要不就让她行木如何呢?”

    “云姨,姓木不是不行,若是让别人知道我身边竟有那女孩,会害了嫣儿的。”

    “小姐,有人问起,我则说那是我的女儿,好吗?或是我现在认她做女儿,可以吗?”

    “云姨,你这是为何呢?”

    “小姐,求你了,就让她姓木吧。”云姨都要跪下来求云希了。

    “嫣儿,你可愿意姓木?可愿意做云姨的女儿?”

    “多谢夫人,嫣儿愿意。”

    “好。那就这样吧。云姨,你带着嫣儿,我要和小罗出门了。”

    “是,小姐。”

    越过那浮桥,在那一片桃林之中,桃花片片,鲜艳浮飘。在林子深处,有一俊美男子在那端坐闭目,可却时不时要咳嗽,那阵阵咳嗽声竟是惹人百般心疼。

    那一大一小出现在那桃林之中,桃花飘落在那白色裘衣之上,如仙界,如美梦。

    “阿林,我来了。”云希轻轻说着话。

    那男子一起身,竟看见那梦中求得一见之人来了。“云希来了啊,终于来了啊。

    “阿林,你看这谁呢?小罗快见过爹爹啊。”

    “小罗见过爹爹。”

    “这是我们的孩子。来过来,让爹爹抱抱啊。”木林抱起孩子,一家三口在那桃林之中乐呵呵,那笑声让桃花低下了头,可那桃林之处,另一人却握紧拳头悻悻而去了。

    天地间,仿佛所有之人见到那一家三口,都要为之动容了。第一次听见花儿开放闭落的声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