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风波卷来(一)

    更新时间:2016-05-16 18:15:55本章字数:2763字

     “三哥,谢谢你没有拆穿我,没有在我娘亲面前拆穿我啊?”木罗嬉皮笑脸地对着木翰。

    “哼,就是你,害得我下水啊,我要让你也试试那水的滋味呢,现在我都开始哈欠了呢。”木翰没好气地说。望着他那可爱的弟弟,他并不是没有弟弟妹妹之人,可是还是喜欢和木罗腻在一起,怕是木罗是最最俊美的弟弟了。

    “三哥,我也在哈欠呢。”木罗说完,便连打了三声哈欠。

    “你那个也算吗?明明就是骗我的啊。”木翰闭着嘴巴看着他那忙碌的弟弟,嘴上指着,心里乐呼呼的。

    “三哥,我也哈欠了,我们扯平了。”木罗飞快地跑了。一点都不留木翰说话的机会。

    “爱……小罗。”木翰笑了。原来小罗竟这么可爱,怕逃避责任竟是如此,不过还是可爱的弟弟。木翰愈发的喜欢上了这个弟弟了。

    微微亮的日子,还是吹着风,不过云希她要送心爱的宝贝去陪着练功,她不知道,这不知是灾还是难呢?已经推脱不了,那只能够慢慢答应。

    “小罗,你要陪着祖爷爷好好练功啊。”云希交代着。在那风凌冽的日子,教诲着自己的孩子,一步步地把他送到了木皇殿门口。

    “娘,回去吧。我没事的,快点,还有云姨,走吧。”木罗轻轻呼唤着她娘亲的名字。

    “来,小罗,我们去练功了。”那木云念着木罗的名字,带着他继续练着那无极之功。云希看着那远去的一大一小身影,竟不知眼泪掉了下来。怕是因为,风吹得太大了。

    一件披衫盖过来了,给她深深披上了。那一双冰冷的手伏在衣襟上,看着那远去的身影。

    “天气冷,风大,还是披上为好,免得着凉了。”木林安抚着那心爱的女子。

    “三木,你怎么来了,你一向都是不能够忍受风寒的啊,快回屋去吧。”云希看着那脸色渐白的木林。

    “我没事……”木林未曾说完,心口的位置却是百般地剧痛了。

    “三木,你不会有事的。云姨,快来帮忙,扶着回屋。”

    “是,小姐。”云姨扶着那木林的另一侧。一转身便回到了那屋子里,第一次云姨那么近地看着木林,那绝美的容颜,怕是多少年,她的新都会化成一场春水让东流去。

    “云姨,快,把门窗都关好了。我要替三木运功了,任何人不得打扰,记住了,小罗回来的话,让他去姐姐那里呆着啊。”

    “小姐,其实我也可以的。”云姨面露苦色。

    “快去。”云希看了看云姨,她怎么不懂得她心思呢,只是因为,因为如今不是时候罢了。

    云姨退下了,在那窗外守着,直跺脚。那接近真相而又远离真相的她,原来是这般着急呢。

    “云姨,木罗哥哥是不是在里面啊?”嫣儿笑着问云姨。一向嫣儿醒了都找木罗玩。

    “嫣儿,小罗呢,他是去那练功去了呢。”

    “云姨,你骗我,肯定是木罗哥哥偷懒,他还没有起床呢,我要去看看,一探究竟呢。”嫣儿说着就要伸向那门了。

    云姨一把抓住了,“嫣儿,你去别处玩吧,老爷和夫人在里面呢,难道你想吵醒她们吗?”云姨只能够搬出云希来做挡箭牌了。

    “好吧,那云姨陪我玩吧。”嫣儿嘟着嘴巴说着话。云姨看着那般可爱的孩子,可惜还是小姐的事情重要啊。

    “嫣儿,你自个去玩吧。别走远了啊。”

    木嫣(已经改名叫木嫣了)离开了,宜人独自走在那小路之上,那小路上的桃花朵朵,飞舞其中。想念那小木罗了,竟还要叫他哥哥,自己都不知道要比他大多少岁了呢。嫣儿傻笑了一下,竟是沉醉在那想念的符号上了。

    “哐”的一声,嫣儿撞上了一个人,那服饰尊荣,不过却又一股狐媚子的气息。

    “瞎了狗眼了啊你,竟撞上我们家夫人,还不认错?”小紫在一旁大骂。嫣儿看了看她倆,闭目,这主仆竟是如此的。

    “还不认错了啊?不认识我们家慕容夫人啊?相死了啊?小家伙。”小紫挽起袖子,就要来拧那木嫣的耳朵了。

    “慕容夫人,不会就是那慕容晓吗?”木嫣想了想,看来这些年她是这样过的啊?难怪没有传达写好的信息回去呢,倒是学会给自己找了条路子啊。

    慕容晓看着眼前的着孩子,她从未见过,可那身上的气势,还态度,还真和他那宝贝知儿相似呢。怕是寻常的孩子,都要吓尿了。不禁想要走进看看,了解一下那来历,在这木府,没有人可以如此这样放肆走向去,怕是得罪不起的人呢。

    “慕佩,竟是如此过日子的啊?”木嫣轻吐了。不过那不再是那奶声奶气的声音了,而是另一幅低沉的声音。

    “尊下,属下知错了。”慕容晓一听那声音,惊颤地跪地就拜了。多少年诶有听见那声音了,她竟是如此害怕了。

    “夫人,你是怎么了?向个娃娃认罪了。”小紫在那捉摸不清。

    “还不快跪下,给我闭嘴。”慕容晓喝斥道。小紫也跟着跪下了,只是没能够明白罢了。

    “慕佩,原来你的手下竟是这样的模样啊?有什么样的丫鬟就有什么样的主子,倒是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嫣儿说着话,露出那天颜的笑容。

    “尊下,这……。”慕容晓看了看身边的小紫,陪伴自己那么久了,怎么下得了手了呢。

    “怎么,不敢下手了吗?舍不得吗?”木嫣看着她那身边的小紫。小紫起初不明白,原来是想杀她封口的啊。

    “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什么都不会说的。”小紫慢慢地往下退了。慢慢地往下退,她不懂得为什么,此刻命倒是重要了。

    “哦,你怕吗?”木嫣走在那小紫的跟前,轻轻挑起那小紫的下巴,用指甲划了划脸蛋。小紫竟是哆嗦不成样子了,她不知道为何她会怕那小孩。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啊?”小紫说完就往外跑了。她无法忍受那不能够把控的气息了。

    碎的一声,竟是天地间只留下那一块紫布了。一块紫布,飘浮在那小路之上。

    “记住,不好好办事,那就是你的下场,可记住了。”

    “是,尊下。”慕容晓颤抖地身子更重了,那摇曳着,怕是一阵风都要把她吹倒了。

    “云希在为那木林疗伤,你知道怎么做了吧。”木嫣轻轻地说了,看着远处那风采,她们慕容家也是要变天了啊。

    “尊下,是我现在就去杀了那云希吗?”慕容晓愚钝地问着。

    “啪”一声,那慕容晓的脸上就能够感觉到那火辣辣地疼痛了。

    “你是要多笨呢,留你这样的愚人有何用呢?”木嫣扬言就要废了慕容晓。

    “尊下,属下还有用呢,属下还有用啊。”慕容晓在那拼命磕头,怕是为了那贱命吧。

    “好,那你说说。”

    “属下是木林的夫人,一定会得到些情报的,传给尊下的。求求尊下了,饶了我吧。”慕容晓拼命地磕头,那血迹就已经出来了。

    “好了,如今云希体弱,正是你带人去取那流沙石的时候了。”

    “是。”

    “去办吧。说完木嫣便离开了。

    慕容晓拾起那地上的紫布,抹去了额头上的血迹,对着自己说,一定要把这些人踩在脚下。捏着的紫布已是碎成了一片一片,一阵风来,那都碎在了心里。

    “云姨,我回来了。我娘呢?”木罗看着那云姨在踱步,就问着那娘亲。

    “小罗啊,你娘亲和你爹爹有事呢,你娘叫你去找你三哥玩呢。”

    “真的吗?那我走了啊。”木罗开心地跑了。

    “好,早点回来啊。”走时云姨还不忘叮嘱,可惜已经跑远了的木罗就已经听不见了。

    木罗走后,那云希依旧为那木林疗伤,若不是四年前的那场事,他不会如此,不然她怎么会带着小罗卷入这场纷争中呢。云希那额迹的汗珠更加多了。

    一群人正往那云香阁移去,而木罗已在木翰那嬉笑了。只见那一味女子在那高楼之上,轻念:“孩子,我对不起你了。”

    “夫人,准备得可以了。”

    “好,你们出发吧。”

    “出发,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