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波卷来(二)

    更新时间:2016-05-16 18:16:33本章字数:3807字

    木罗欢心地往木翰居住的那个水光阁走去,想着可以与三哥好好地玩了,木罗甚是开心,左走一步,右移一步。

    “你听说了吗?现在木城集市上举办了一个什么制作桃花酿比赛,据说什么人都可以参加,还可以品尝那甘甜可口的桃花酿呢。”一位侍从对着一位丫鬟说。而站在一侧的木罗听见了,有桃花酿可以吃,娘亲总是不给自己吃多了,怕是会醉呢。

    “那好参加呢,我做的那桃花酿那是可以的呢。”那侍从与丫鬟的声音远去了,哈哈,叫上三哥,可以去吃桃花酿了。

    “三哥在吗?”木罗问着那门外的水伯。水伯一见那娇滴滴脸孔的孩子,心里就想沾了蜜一样地甜了。

    “小少爷,来找我们家木翰少爷啊,他在屋里跟着夫人呢。”水伯喜爱着孩子,连连领他进屋了。

    “三哥,三哥。”木罗开始叫唤起来了。一没进屋,那声音倒是先到了。

    “娘,好像小罗来找我玩了。”木翰看着他身边那严肃的水雨。

    “来了,就来了啊,你快点练字。”

    “夫人,我来找三哥。”木罗站在一旁,对那水夫人行了一个礼。

    “我家小罗看了啊,木翰,快陪小罗去玩啊。”水雨一见那木罗来了,便是立改态度了。木翰瞥了一眼水雨,哎,他的娘变脸比他翻书还快,真是弄不懂了。

    “娘,那我和小罗去玩了啊,那字我不练了啊。”

    “好,快去,别让小罗等你啊。”水雨替木翰理了下衣衫,便放行了。

    “水伯,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水雨问着那水伯。

    “小姐,一切准备好了,只等那鱼儿上钩,可是他们会出去吗?”水伯有些疑问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会的,不会,我们就采取其他计划。”

    “是。”水雨看了看远去的身影,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她水雨可以掌控的罢了。

    “三哥,我想出去啊,我想去吃那桃花酿啊。”木罗撒娇着。

    “出不去的,小罗。”木翰看着眼前的小罗,他那明亮的眼睛透着光。

    “三哥,你会有办法的,要不我们去求夫人,带我们出去吧。”木罗不一想水夫人那么好,肯定会带他出去的。

    “别想了,小罗,我娘肯定不会带我们出去的。”木翰垂下头,他娘怎么会允许呢。

    “不行,只有今天有桃花酿吃,我要去吃桃花酿。”木罗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好了,小罗,三哥答应你就是了。”木翰不忍看着那小罗丧气。

    “不过呢,你要答应我,出去之后一切听我的。”木翰训着话。

    “好,一切听你的,三哥。”

    木翰带着小罗来到一处偏院,那里残破不已,其实这里早已荒废了,不过他偶然玩球的时候发现了,那里居然有一个很大的洞,好像是老鼠挖的吧,很大一个,可以通向木府的外面,一出去就是那热闹的集市了。

    一群人正在慢慢靠近那云香阁,而云希正在为那木林渡气,散去他那体内的煞气。云姨看着那密集的黑影要传来了,她的心里不由一紧,小姐还在里面。如今只有自己,可怎么办呢?

    “来着何人,竟敢如此放肆?”云姨提高音色说道,也是为了给里面的小姐提一个醒罢了。

    一群黑影站在那屋前,蒙着脸,看着那云姨在那守着。如今机会来了,一定不可再错过机会了,云香阁属于那偏院的阁了,等所有人听到战斗怕也是许久之后了吧。

    一剑飞来,直刺云姨的心尖,云姨倒也不闪躲,只见那剑就要植入心脏,却听见那一声锁喉声,那人深深地倒在了地上。那群黑影看了看倒地之人,才明白却不可轻敌了。速度如此之快,怕是她们始料未及的吧。

    黑影愈多了,云姨有些力不从心了,有黑影正要冲入那屋内,突然一阵掌风传来,那正要破门而进的黑影在空中被劈成了两半,甚是凄凉。

    “云伯,你回来了啊?”云姨看着云伯来了,顿时就不再担忧了。

    “云锁,小姐呢?”

    “小姐在为那老爷疗伤呢。”云姨边打斗便回着话。

    “你怎么不设结界呢?”云伯带着疑问,飞快设好结界了。这下他放心了,认真地打斗,这些人在他看来再来一百个也不是问题啊。

    所有的黑衣人都倒在了地上,瘫倒了。

    “谁让你来的?”云伯领起一人的衣襟,捏着那气管的位置。

    “是,是一个夫人……”正待说完的时候竟被一根银针刺入心脏,倒在地上了。

    “云锁,这是个阴谋呢。”云伯在嚷嚷道。

    “怎么回事?这是”木穹看着那遍地的尸痕。

    “族长大人,有人意图行刺木林少爷和我家小姐,我等发现了,便与之打斗了。”云伯开始回着话了。

    “哦,光天华日,竟敢擅闯我木府,快,封锁木府,立即查出是何人所为。”木穹听闻到那响声,便立即过来了。

    “是,族长。”立马有人开始行动了。

    “你们可惹上了什么人了呢?”木穹问这话,毕竟那么久了,云希还没有去见过他,去拜见他,他倒是听说云希的儿子在陪着爹爹练功呢。

    “族长,我们回木府的路上,遇上一场。不知他们是不是一伙人。”云姨也搭着话。

    “哦,看来云希的仇敌还是不少啊,带我去看看林儿。”

    “是。”云伯一挥结界,那里面正是云希正在运功,却觉得运气不过来了,怕是要被反噬了。

    “别动,我现在为你换气,你调整体内的玄气,慢慢调节就是了。”木穹看着云希的难关了,想来木林这身子也是受不了的了吧。木穹的功力怕是多人不及的了。很快木林便恢复了血色,云希倒也度过了难关了。

    “让他俩休息下吧,”木穹吩咐道。

    “三哥,你让我俩进洞去?”木罗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那三哥。

    “是啊,不然怎么出去啊。”木翰没好气地说,毕竟他也没有办法嘛。

    “木木,我好像听见了有孩子的声音啊。”一位身穿侍从衣衫之人在说着话。

    “没有啦,你一点搞错了。快走,肯定不在这啦。”两个侍从走了出去。

    这时,木翰一直封住木罗的嘴巴,可木罗拼命摇晃着,前面有一只老鼠。一听那声音远去,木罗便抱着木翰大叫。木翰看了看那一只老鼠,想来他那什么都不怕的小罗,竟是害怕老鼠啊。木翰傻笑了一下,终于知道小罗的软肋了。

    “三哥,走了没有啊?”木罗像只八爪鱼把头埋在木翰的怀里,双手双脚全挂在木翰身上。

    “还没走呢。”木翰说着,可扑哧一笑却出卖了他。

    木罗跳了下来,“哼,骗我。坏蛋。”

    “小罗,你原来怕老鼠的啊?”

    “谁说我怕老鼠的了啊,我才不怕呢。”木罗撅着嘴巴就往前走了。

    “好了啊,我家小罗什么都不怕,就怕那街边的老鼠,可以了吧。”

    “我不理你了,三哥混蛋。”木罗气愤地往前面走。木翰知道小罗肯定生气了,倒也不说,就在身后等着他回头了。木罗想着,那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啊,居然怕老鼠。

    “好了,小罗,三哥错了,”木翰便拉起小罗的手往前面走了。小罗还是不理他。

    “来,正宗的狐狸上场了,可以炖,可以烤,还可玩的哦。”一位大汉在那集市上叫卖了。

    小罗一揪,看见那一只小小的狐狸在那笼子里躺着,甚是可怜吧唧的。

    “三哥,你错了对不对啊?”木罗使着性子,说着话。

    “是啊,三哥错了。”木翰一听这语气,怕是要他帮忙了。

    “三哥,我们买下那只狐狸吧。”木罗提议了。

    “买那个作甚啊?”木翰故意装着不懂。

    “我想要。”木罗用那直勾勾的眼睛看着木翰。

    “好,买。”

    “这个狐狸怎么卖啊?”木罗跑到人的跟前,仔细问起了价格来。

    “这个嘛,小孩,看你漂亮的份上,十个金币啊。”大汉说着话,明摆着是要欺负木罗。

    “三哥,付钱啊。”木罗对着木翰说道。

    “小罗,一只狐狸竟要十个金币?太贵了啊,我没带那么多钱啊。”木翰对着木罗的小耳说道。

    “不行,你必须买。”木罗不依。

    “怎么样啊?两个小娃娃,想好了没有啊?”大汉眯起了眼睛,终于可以赚一笔了,遇见这样阔气的小娃娃已经是很难了。

    “嗯,这个玉佩够不够啊?”木翰扯下脖子上的那玉佩,那翡翠玉是娘亲送给自己的,如今却要拿来买狐狸送给小罗了。

    “哦,够了够了。”大汉看着那翡翠玉,竟是看呆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玉了。

    “给我啊。”木罗领着小狐狸就和木翰走了,留下了那人群的唏嘘了。

    “那娃娃真是有钱啊,竟被人欺骗了。”

    “天啊,那么漂亮的孩子。”

    一道黑影在那人群中流淌,如此胆大之人,竟敢骗少爷的玉佩,看我不收拾你。

    “小狐狸啊,我叫你小贝好不好啊?”小罗抚着那小狐狸的毛。那小狐狸竟是点头了。

    “好,你就叫小贝了啊。”木罗笑着看着那小狐狸。

    “小罗,你不是想去那吃桃花酿啊。”木翰看着小罗竟是逗着那小狐狸,都忽视了他,只能够提议了。

    “哦,是啊。三哥。我们快去啊。”

    “好。”木翰看了看他那阴晴不定的小罗,倒也是想要给他小罗一个丰盛的桃花酿呢。

    “水伯,怎么样了?”

    “小姐,她们快到那凤凰楼了,准备就绪了。”

    “好。”

    “不过,还有一件事,不知要不要说。”

    “说吧。”

    “少爷为了给木罗少爷买个狐狸,把小姐送给他的翡翠玉给,给付钱了。”

    “真是不要娘了,好了,有什么事再来汇报吧。”

    “是。小姐。”水伯便离开了。

    “三哥你看,就是这里了,人最多的地方。”

    “各位乡邻,今日我们凤凰酒楼举办的便是那桃花酿品尝了,不过名额有限,今日已经满了。所有的人都可以参加的啊。”那台上之人在那宣布着。

    “啊?怎么可以呢?我们要参加啊。”木罗在那大喊,毕竟好不容易出来了,怎么可以没有桃花酿吃呢。

    “哦,小娃娃啊,好,我们现在还有两个小孩名额,留给你们了。”那管事之人就说了。把那木翰和木罗领进了屋子了里,安顿好了她们。

    “小贝,给你吃东西啊。”木罗开心地看着那眼前的桃花酿。小贝看了看那一桃花酿,想要踢开,却不知木罗一口竟喝光了,而那木翰也开心地喝上了。

    “三哥,好醉啊。”木罗说着话,就觉得头好重,原来娘亲不愿意自己多喝呢。

    “我也是啊,小罗。”

    扑通两人都倒地了,睡在了地上了。

    “大哥,现在怎么办呢?两人都到了。”对着那管事之人说道。

    “把他俩拖下去,且不可伤害他们。”

    “是。”

    他们都没发现,少了一样东西,那开始抱着的狐狸不见了。

    “云姨,怎么小罗还没有回来啊?”云希开始担忧了,都这么晚了。她开始就急了。

    “我让他去水夫人那了,怕是水夫人留住小罗了吧。”

    “好,等到饭点的时候,我们就去接他。”

    “是,小姐。”

    天渐黑了,而那小罗正在沉睡,却好像听见那吱吱的声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