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波卷来(三)

    更新时间:2016-05-17 16:30:40本章字数:2726字

    “云姨,小罗回来了吗?”云希问着云姨,已是要到饭点时分,她那宝贝小罗还是没有回来,她在房间荡来荡去。今天发生太多事了,一下子她那宝贝儿子就没有关注到了。

    “小姐,还没有呢?”云姨也是很着急,小罗从来没有这么晚回家过。

    “不等了我,我等不了了,我不能够忍受那不知道小罗情况的日子了,我要去找姐姐了。”云希带上披衣就往前走去了。

    “小姐等等我,嫣儿,你先在房里吧。”站在一旁等待木罗回家的嫣儿在那杵着。

    云希正踏过那浮桥,待向那水光殿走去。一抹青影映入眼眶,急色匆匆,脚步生莲。

    “姐姐,你怎么来了呢?”云希看着那抹青影正是那水夫人款款疾来。

    “妹妹,我家翰儿可在你哪?”水雨急促地神情,那憔悴的眼神对着云希,露出点点期许来了。

    “姐姐,我家小罗出去就没有回来过啊,我以为在你亭阁中,正要去寻觅呢,难道他们都不见了了吗?”云希的眼睛里的光放淡了,难道,难道她一直觉得有事情发生是因为她那宝贝儿子出事了吗?

    “开始小罗来了,后来两个人就出去了啊,都怪我,没有看着两个孩子呢。”水雨衣服自责模样,说着说着便是要捂住那脸了,惹人心怜。

    “姐姐,切莫自责,怕是在木府玩累了,还没回来呢。”云希心里知晓,也要安抚那水夫人了。

    “妹妹,那我们快派人去找找看啊。莫要出事啊。”水夫人和云希俩人纷纷商量,派人四处询问四处寻找。一下那木府小少爷木翰和木罗的消息遍布整个木府了。

    “木岸,可是你做的呢?”一位妖娆女子环住那木岸的腰,轻声滴问。

    “你说呢?美人。”木岸一转身就把那美人压在身下,轻吐雾气了。

    “当真是你呢?”女子追问。

    “你让我高兴了,我就告诉你啊。”木岸使出那奸笑,想他木林的女人在我木岸身下,怕是知道了,又该是怎样的表情啊,定是那番“你,你这个欺人之人,真是……”,想着木岸便是一阵快活。

    一场旖旎,一阵春风慢慢吹来,那刚燃起的热气又散去了。那女子收拾了一下,轻抚发迹,想来木林已经多年不曾理会她了,她慕容晓定是要找个可以出力之人啊。可是她得到的消息却是木罗不是她劫走的,那会是谁呢?又有多少人会知晓流沙石呢?她理了理思绪,该如何告知尊上呢。

    “扑”一声,那门竟是被轻轻推了一番了。

    “什么人?”木岸还未身穿衣襟,那慕容晓已经飞了过去。那身影不是太像那知儿的身影了吗?难道自己偷个情还能够被自己女儿撞见吗?真是该死。

    “知儿,知儿。”慕容晓只能轻声唤着眼前之人了。

    “哼,我没有你这样的娘,我没有。”木知在前方哭泣,深深哭泣。她听晓木罗失踪,便来问问她的娘亲,可见她那娘亲换上装去了别处,她一路尾随,竟不知是那苟且之事。

    “知儿,娘错了啊。你就原谅娘吧。啊?”慕容晓知道自己的孩子是怎样的脾气,只能够服软了。木知一路往前走去,丝毫不顾那慕容晓了。

    “木知小姐,怎么哭得那么伤心呢?”木管事在那安抚木知。木知低声哭泣,正待要说话了。

    “管事,怎么在这里呢?”慕容晓面露苦色,定不能够让知儿说出那番话来啊。不然她怎么立足于那木府呢。

    “慕容夫人,天色这么晚了,还是带着孩子早早回去吧,消息传来,木翰和木罗两位小少爷还没有找到呢。我是奉族长老爷之命前来了解情况罢了,却不知遇见你慕容夫人和木知小姐了。”

    “哦,那情况怎么样了呢?”慕容晓说着,随带把木知拉在身边了,起初木知倒是挣脱,无奈力度太小,只能够顺从罢了。

    “情况还不知晓呢,慕容夫人,老奴要先行离去了。”木管事便要离去,作揖一下,离去后,一转身,便是那句“慕容夫人,天色渐黑,慕容夫人还是要穿好衣襟才出门吧。”便离开了那浮沉眼界。

    慕容晓看了看自己的衣襟,原来自己竟没有穿好,原来他已知晓了,只是不曾对说了。

    “知儿,记住了,今晚的事,你定不能多说,知道吗?”慕容晓看着那怀里颤抖哭泣的孩子。

    “哼,我告诉爹爹去。我就是要去告诉爹爹,让所有人知道你的丑事。”木知不懂,为何她做这般的事呢。

    “啪”一声,一个巴掌过来,那个掌印留下了。

    “你想害死娘亲和你自己吗?你想要所有人耻笑你吗?”慕容晓蹲下身子,拉着木知的手说着话。

    “我恨你,我恨你。”木知挣脱,便跑了,她的眼泪化成了一道线,林林散散,雾灭了。

    “你这样对她好吗?”木岸站在慕容晓身旁,看着慕容晓。

    “管你什么事,做好自己就是了。”慕容说着便要离去。

    “你的衣服不穿了啊?”木岸没好气地说话了。

    “哼。拿来。”慕容晓拿过那衣襟,便离去了,消逝在那黑夜之中了。

    “云姨,找遍了吗?”云希急促地问着云姨。

    “小姐,没有啊。”云姨哭腔一副。云希倒退了一步,额头的疼痛感越深了。

    夜已经深了,可是那忙碌之人没有停下脚步,这个夜晚已经很多人无法安眠了,多少人在那无眠之夜慢慢熬了。

    “小姐,有消息了。”云姨颤抖地看着云希,手中拿着那纸条。

    “说吧。”云希那眼神略有星光了。

    “信上说,要想救出木翰和木罗两个少爷,就要拿出流沙石来。不然就要撕票呢。”云姨念着的时候,发出了颤声。

    “什么?知道是谁发来的吗?送信之人呢?”云希找出了重点。

    “从侍从的口中得到,是飞箭传来信息的。”云姨说着。

    “快,告诉姐姐了吗?”

    “怕是已经知道了。”

    “我们先去找找,怕是一场阴谋,看看小罗是不是出了木府被抓的,还是在木府之内就已经被知晓了呢。”云希吩咐了下去。

    “是,快,快行动。”

    嫣儿,在那一侧看着那忙碌奔波之人,她笑了笑,是自己人干的吗?她到要看看云希肯不肯救她宝贝孩子的命了。一场好戏又要开始了。

    一缕阳光照入清晨,清晨醒目,那萌萌的双眼依旧不愿打开了。

    “小罗,小罗,醒醒啊。”木翰叫着木罗,那木罗仍在熟睡了。木翰想要摇醒他,可是双手已被束缚了。

    “小罗,小罗。”木翰叫着小罗,可他的头却觉得深深地疼痛了,不知怎么回事,喝了一碗桃花酿,竟是如此模样,竟是被绑了,怕是那就是有预谋的东西了吧。

    “吱吱,吱吱。”一阵阵老鼠的声音传来了。

    “啊?老鼠,老鼠。”木罗一阵狂叫后,醒了过来。看了看,环视了一下,老鼠安在呢?只见那木翰还在张着嘴呢。

    “三哥,我们在哪里呢?有老鼠啊。”木罗痴痴地看着他,看着自己的手和脚原来被束缚了。

    “小罗,我们好像被绑架了呢。”木翰说着话。

    “怎么办?我们应该要想想是谁绑架了我们呢?三哥。”

    “嗯。好。”

    “那两个孩子醒了没?”为首大哥蒙着脸。

    “醒了,像是在窃窃私语呢。”

    “好,等下给他们吃点东西啊,一个晚上怕是饿了。”那大哥说着话。

    “是,大哥。”

    “快快去办吧,我去看看他们就是了。”

    “醒了啊,昨晚睡得怎么样啊?”那为首大哥说着话。

    “哼,快给我松绑。”木罗训着话。

    “小娃娃,绑住了,还这么凶啊,小心我切了你的舌头啊。”他怒努地说着话。

    “我好怕你啊,三哥,我好怕啊,怎么办?”木罗对着木翰说话了。

    “那我就让你怕怕呢。”那大哥凑过脸来,奸笑着。

    “你的嘴好臭,快走。”木罗一脸嫌弃看着他。那为首大哥皱了下脸,昨天没吃大蒜啊,还蒙着脸,怎么就闻到了呢。真是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