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风波卷来(五))

    更新时间:2016-05-18 20:45:53本章字数:3364字

     “三哥,我们在这个山洞里有多久了呢?”木罗问着木翰,眼睛直沟沟地看着他。

    “一天多了吧。问这个干嘛啊?小罗。”

    “三哥,不知道我们买下那个狐狸是不是被抓来了呢,我好喜欢它的。”木罗一副很可惜的模样了,怕是极其喜欢吧。在这危机时刻还能够惦记着。

    “小罗,你若喜欢狐狸,等我们出去了,三哥买好多好多给你,好不好嘛?”木翰试着安抚木罗的情绪。

    “吱吱。”一阵声音传来。木罗哆嗦了一下,难道这里有老鼠吗?

    “三哥,这里是不是有老鼠啊?”木罗的身子稍微蜷缩了一下,那手倒是有些发抖。

    “小罗,哪里有老鼠啊?我怎么没看见呢?”木翰一脸的茫然,明明就没有,怕是小罗害怕过了头了。

    “胆小鬼,说的就是你,怕老鼠的胆小鬼。”一阵声音传入木罗的耳朵当中了,所有的恐惧与害怕显示在木罗的脸上。木罗不停地颤抖,不停地哆嗦,想要拼命捂住耳朵,却是双手双脚被绑上的。

    “小罗,你怎么了啊?”木翰见小罗的情况并不对劲了,心里就有些担忧了。

    “刷”的一声,那一只小狐狸跑了出来,从木罗的身子里跑了出来。

    “小贝,你怎么在这里呢?”木罗看着那小狐狸,那一阵魔音就消失了。

    “小罗,这只狐狸从你身子里爬出来的,你不知道吗?”木翰睁大眼睛看着它,那只狐狸拥有力量的。

    “我说你这个胆小鬼,你怎么怕老鼠啊?”那只小狐狸张口说话了。

    “哇,你居然会说话啊,小贝,快过来啊。”木罗知道那叫他胆小鬼是小贝之后就更加开心了。

    “小罗,这个的东西危险啊。”木翰指着那未知的狐狸说着话。

    “木翰,你给我闭嘴呢,不要以为你心里想着什么我不知道啊。”小狐狸慢慢说话。

    “什么?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木翰一脸惊奇,这只小狐狸怎么知道的呢?

    “我都活了几百年了,你那点事我能不知道吗?”小狐狸连看都不看木翰一样,这让木翰很是受挫了。

    “小贝,你说你活了几百年了,为什么你这么小啊?”木罗看着它,嘻嘻地笑着。

    “不要叫我小贝,我都已经几百岁了。你们还是太小了。”小狐狸在地上坐着,摆了摆手。

    “难道你几百年来,就没有长过了吗?”木翰在那里说着话。

    “我这几百年来,都是为了一个人的出世。”小狐狸说着话,一副神气的模样了。

    “小贝,你等谁啊?要等几百年啊?”木罗面露纠结之色,几百年,好像用十个手指都数不过来了。

    “你个胆小鬼,我等的就是你啊,木罗,胆小鬼,原来我的主人竟然会怕老鼠了。”小狐狸一脸鄙视地看着木罗,坐着的屁股到处移动了。

    “小贝,我是你的主人吗?哈哈。”木罗开心地看着小狐狸,那个可爱光亮的小狐狸甚是可爱了。

    “我还不想你是我主人呢,胆小。记住不要叫我小贝了,我叫个格棋,已经九百岁了。”小狐狸说着,还不忘加上一句他就是活了几百年了。

    “格棋,格棋。我不叫你小贝好吧。”小罗回答着。

    “小主人,好。”小狐狸格棋看着他,看着他俩在那懵懂着。

    一阵脚步声传来,走进了。格棋刷的一声就跑到木罗的身子里去了。

    “你们俩个明天就可以离开了。”那蒙面人走了进来说着话。说了话之后,就离开了。

    “小罗,明天可以离开了呢。”

    “三哥,对啊。好好哦。”

    “两个小白痴,你以为别人会那么容易放过你们吗?”格棋跳了出来,慢慢地说着话。

    “那怎么办呢?”木罗问这他那可爱的小狐狸,老是说自己几百岁了的。

    “格棋,你说我们俩个是白痴,那你怎么会被一个农夫抓住呢。”木翰一脸嫌弃地看着格棋。

    “你,哼,我的本事你还没见过呢,明天就让你知道。”格棋没好气地说着话。

    “好,我们等着呢。”木翰奸笑着,看着那个小狐狸格棋,还老是说自己几百岁了,真是好笑。

    木城之内多了些许人,多了那些无法预料与估计的人呢。

    “云姨,现在的木城怎么样了呢?”云希问着云姨。

    “现在的木城应该是看是平静,到处都是波涛汹涌了吧,明日之事,怕是难以躲过了吧。”

    “流沙石注定是要流入这五界当中啊,若是用这流沙石可以换来小罗的命,也就可以了,至于天下是谁的,我云希怎么会在乎呢。”云希说着便拿出了那流沙石,手握紧,天空便是一片紫色,浮起一片紫色,便手握住了。

    “小姐,这流沙石终究还是威力太大了,一般人用不起啊。”云姨叹息道。

    一阵黑影哗地飞走了,留下了那天空中的寂静。

    “云姨,都走了吗?”云希问了下话。

    “小姐,都走了,今日怕是想来确定是否存在流沙石吧。看了消息是传开了。”

    “是啊,小罗定要等着娘啊。”云希一阵唏嘘之后就和云姨进屋了。那漆黑的夜间了里有一个黑影,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原来云希竟不笨,现在还故意展示流沙石在她手中,真是聪明,如此谁一动手,便是那所有人的纷争,看来传说中的的流沙石真的存在。那么又是谁截走了木罗和木翰呢。木嫣想了想,难道是她?不会,她没有那么聪明呢。若是她,她怎么舍得让她的儿子冒险呢,那么会是谁呢?

    清晨的光,是明眸的,所有的不过是明眸的开始了。清晨的光,让人明媚,让人静寂得不可以。

    “云姨,我们要出发了吧。”云希准备好了一切,今日,她穿得是那白衫,一席薄纱,宛如天上仙女。

    “小姐,是。我们出发吧。”

    云希望了望那墙,那墙内的男子还在熟睡,还像个孩子一样睡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了。

    “云希,我陪你去,我到要去看看我那孙子现在怎么样了,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活得不耐烦了。”木穹快马驾来。

    “公公,这,好吧,但是那劫匪只要求我一人交付那流沙石,不然我的小罗就要命丧在那了。”云希想了想那送来的小罗的衣襟,她不敢赌,一旦输了,她赔不起。

    “我们站在那百丈之外,观察情况。”木穹说着那话,定是不然她拒绝了吧。云希看了看,原来,争夺那流沙石之人到处都是,为何不是想要解救她的小罗呢,想来在这木府当中是没有温度可言的。

    人之熙攘,皆为利往。那路上的风都开始静止了,所有的一切都太静了,静到人心惶惶了。

    那相约之地,是那茂盛的松林,到处都是危机,到处都是难以预料的。

    “交出小罗,我就给你流沙石。”云希和那蒙面之人接头。

    “哼,你以为我有那么笨吗?给了你俩个娃娃,我还能够拿到流沙石吗?”那蒙面之人说着话,蒙着脸,看不见那面部表情。

    “那我总得见见我的儿子吧。”云希冷冷地说着话,一句一句都想致他为死地。

    “那我也要看看流沙石啊,如果是假的,怎么办呢?”蒙面之人倒也聪明,随便反问了一下。

    “你…好,我们互相拿出来,看看对方是否拿到的是真的。”云希急不过他,她的孩子在别人手中,她能够赌吗?那是她孩子啊。她心里的痛愈发地加深了,该如何才算是好呢。

    “你到底交不交呢?不交就等着收尸吧,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呢。”那蒙面之人的态度加强了。

    “你…好,我答应你。”云希妥协了。她赌不起,那是她的唯一孩子。

    “城主,这下我们怎么办呢?那个云夫人便是要交出来了,该如何呢。”那身边之人对着木穹说道。

    “不急,云希没那么笨。”木穹倒是不急,这是一场纷争,定不会那么快结束。

    蒙面人看了看云希,明白了,一个孩子的母亲是多么在乎孩子,只要拿捏住这一点,他完全不用担心了。

    “现在,我给你传过去那流沙石,有没有实力,你就自己夺,孩子,我定是会找到的。你若敢耍花招,定要你见不到明日的太阳,我云希说道做到。

    “好,爽快。”蒙面之人也开始做好准备了,这一路上的高手那么多,怎样才能够成功脱身呢,还是一个大的问题,夫人是否有派人来接应呢。蒙面里的那张脸开始有了些变化,那两个孩子早就已经不见了,若是知道了,该是如何呢。他也没有当初的底气了,不知为何五界当中,为何所有的派系竟知道了流沙石,如今抉择甚难了。

    “好,接着。”云希手中拿出一块石子,对着那蒙面之人一扔,正中那手心。蒙面之人简直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林子深处的躁动便开始了,那人群开始集来了。

    “族长,现在怎么办呢?”那侍从倒是着急。

    “不急,好事定在后天呢。”

    “啊,啊。”只见那石子在那蒙面人的手中慢慢融化,连同他的手一步步在那融。

    “你这个恶心的夫人,快,拿刀砍了我的手啊,快。”那蒙面之人开始大叫了。那融化的程度太快了,就要到手臂了。

    “哐”的一声,那刀劈了下去,只见那石子仍在燃烧,仍在融化。

    “最好你拿出点诚意来,就算你今天想来杀了我云希,你也拿不到流沙石。”云希狠绝地说道。

    “你,好,我定会让你会后悔的。”蒙面之人忍着剧痛,驾马西去了。

    “我说的定不会是这样简单的吧。”木穹说着。

    “那族长为何今天要来呢?”

    “今天的好戏还没结束呢。哈哈。”木穹说道。

    林子里的躁动声停下了。

    “小罗,你能够快点吗?”木翰叫唤着木罗。

    “三哥,我的腿好酸啊。”木罗在那吐着舌头。那身后的那个小狐狸格棋也笑了。

    林子里出现了声音,那声音又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