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春心浮动

    更新时间:2016-05-21 16:45:14本章字数:2726字

     木府大厅里,集聚着许多人,多少人为了此刻一幕,沾红了眼。看着那一袭白衫配上那一身紫衫出现在那大厅当中,引起小小的骚动,世人皆知木城城主的儿子娶了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只是今日遇见,竟会乱了眼,失了心。

    “娘,这里好多人啊,我都不知道竟会如此多人呢。”木罗站在云希身旁,看着这里一切,竟是会如此害怕人多,而且是那种围着你就不走的那种。

    “小罗,不怕,这没事的。”

    “咦,这不是云夫人吗?”一位长得妖娆,却身份妖气的女子站在云希前面,碎碎念着。那轻挑的手指在空中回荡。

    “嫂子好。”云希连连作揖,那是木峰的妻子,是木林大哥说妻子,一向是不怀好意,这么些年,在木府也没有半个子女,终日以嬉笑别人为主。怕是可怜之人必有那可怜之处吧。

    “哟,现在呢,你都可以母凭子贵了,就是不知道那是不是个儿子啊,哈哈哈。”那女子大笑了几声,倒也不怕别人听见与嬉笑了。

    云希低着头,她深知,要想在木府可以平淡过下去的方法,就是少说话,多闭嘴。云姨轻拉云希衣襟,想要提示她家小姐怎可受这般气呢,她实在是不情愿自己的小姐竟要如此受罪。

    云希望了小罗,以前的她倒是可以任由着来,可如今,她有了孩子,是万万不可任性,不可以树敌的了。敌人在暗处,那么明处断不可再树敌了。

    “妹妹,今日怕是热闹得很呢。”水雨带着木翰来了,走在云希身侧。

    “是啊,姐姐,我家小罗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竟有些闪躲了。”云希看着那躲在身后的木罗,摸了摸木罗的头发。

    “孩子都是这样的,怕生呢。”水雨笑了笑,看着远处,像是对着某个人。

    “小罗,你别怕,我保护你呢。”木翰走了出来,说着那昂扬的话。甚是窝心呢,可是小罗依旧躲着,他不想多说话。

    “族长大人来了,快快就坐吧。”有宾客低声说。

    “小罗,快快坐下吧。”

    云希吩咐小罗找好位置坐下。小罗揪了揪,不知在哪里坐下是好。

    “小罗,快点过来做好啊。”

    云希念着小罗。小罗正要坐下,那一个身影嗦了过来,在云希的身旁坐了下来,唯有木罗站着。这时洪亮的声音响起。

    “今日,是为了我们木府两个孩子平安归来。”

    木穹在大厅当中宣布。在大厅中一眼就看见那小身影在那站着,风中摇摆,可是他却依然在那平淡地站着。

    “木罗,你站着干嘛呢?快来爷爷这里啦啊。”木穹对着木罗说道,看着那小身影就是喜欢,虽然他的身上有众多的是非,可是看着他,还是有股别样的感觉。

    “是。”木罗移向木穹那,慢慢移去。而那一双双眼睛看着木罗,盯着木罗。那小小的身影在远去,云希的心里如同火烧,她恨自己没有带住孩子。

    “木罗,你是怕我吗?”木穹低下头,俯下身子,看着眼前这个孩子。“我不怕啊,只是你的胡须太长了,有点太扎人了。”木罗摸了摸木穹的胡子,笑着说话。“是啊,爷爷的胡子就是用来扎人的啊,那爷爷剔掉好不好呢?”

    “好。踢掉会更好看的。”木罗笑着露出两个牙齿,他并不惧怕木穹,在木罗看来木穹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不知为何,那亭下得人们都屏住呼吸,深怕一不小心就会惹上那怒气。那木穹可是出了名的笑里藏刀,出了名的暴脾气。本是一个美男子,却深深要留着那茂密的胡子,深深挡住那俊美的脸蛋,让所有的人品味时光刻在他的脸上。

    “是啊,小罗,你是第一个敢如此说我的胡子的,爷爷,明天就剔了,好不好啊?”木穹非但没有恼,还是一副和善的面孔。

    那底下搓着手指的木知,咬了咬牙,她当初抢了木罗的位置,不过是想他难堪,可如今,他并没有被罚,还可以享受那般待遇,老天真是不公。而那脸部肌肉微微触动的还不止她一个。水雨,看着这局面,她的

    孩子,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入得了木穹的法眼,可他木罗才回来多久,一个绑架就可以这样,真是不公。好歹自己也是水系之人,她云希算什么,还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嗯,好,那拉手手,不可以骗人呢。”木罗对着木穹说话,那极其像个孩子的话语。木穹笑了笑,和木罗拉了拉手手。

    “今日,是为了两个孩子的回归而举杯了。”木穹举杯,对着那已经设好的筵席,已经端坐好的人们了。木穹笑着饮完了,这么多年,已经很久没有人对他说真话了,那些说真话的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小罗,你喜欢桃花酿吗?”木穹问着木罗。

    “喜欢啊。当然喜欢呢,我还会做了呢。”木罗得意地露出笑容。

    木穹看着眼前的孩子,愈发地喜欢。

    “来人,把我珍藏已久的木柩坛拿来。”木穹吩咐了下去。

    木管事站在一侧,手中捧着那珍贵的木柩坛,众人都听闻那木柩坛的威力,那可是能够酿出整个五界当中最美味的酒来。如今却在这能够遇见,还承蒙于一个小孩。

    “来,小罗,爷爷送你个东西,可以用来酿酒的。”木穹说道。带上一味笑容。浅浅的笑,却能够射穿墙壁。

    “好漂亮啊。木罗一把抱住了那木柩坛,左看看,右看看。好像那是心中瑰宝是的。那木柩坛,是用来酿酒的,不过形状却似棺材,那木柩坛之所以可以酿出好酒,那材质可非一般。那是极其深的灵性之物。木穹看了看那木柩坛,那坛如今是封印了的,如果他不封印,看看是否还会如此听话呢。木穹笑了笑,可这一笑,恰被土雀看在眼中。她怎么不明白木穹的想法呢,只是难为了孩子。

    “老爷,在这么一个日子里,既然你都送了这么珍贵的东西给小罗了,我这个奶奶不送点什么,倒是过意不去了。来,拿我的云奇出来,赐给小罗。”土雀笑着,那云奇是众人皆知的一罐泥土,不过确实极其罕见的泥土,可以吸收天地间所有的灵气,自然是与那木柩坛的作用相斥。

    “爹,娘,如今你们都送了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木罗,那儿媳倒是想知道,身为木罗的娘,会送木罗什么呢?”那女子搭话,正是那木林的大嫂。

    只见所有的宾客,所有木府当中之人都望向了云希,那一袭白衣,永远都是一身白衣的女子,如今该是如何呢,那天资也是会有波动吧。

    “爹,娘,今日,儿媳倒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小罗,只是有个小动物想要送给他。”云希作揖,便说出了一番话。那女子眉头一皱,不是没见她带上什么东西吗?怎么会有校动物呢。

    “哦,云希,那好,让我开开眼界吧。”木穹半咪眼睛,这木府的是非多,风从来就没有停过。

    “云姨,带上那小狐狸上来。”云希在云姨耳边说了些。

    一只慵懒的狐狸在那大厅里躺着,睡熟的狐狸,竟是那般模样。如玉的毛发让人念着不敢忘记。

    “哟,这个好,这可是一个好东西,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太凶了,把小罗吓跑了呢。”木穹像是玩笑,可是却透露着杀气。

    小罗,看着那躺着的格棋,心里乐开了花,今日,格棋和娘谈话后,竟是离去了,自己伤心了一会,没想到竟会在此见面,自己的春心都浮动了,都涨满了一池水了。

    “族长,有消息传来。”木府精力侍从在木穹的耳边说着话。

    “木城城主竟是如此潇洒,在这举办筵席,而那屠村之事竟是闻所未闻了吗?”那一道闪亮的声音传来。那身后还跟着一位少年,十多岁的孩子,冷着脸。

    “沐晨,去看看那只狐狸。”那刚刚说话之人吩咐了身边的少年。

    “不要碰它。”木罗一个箭步跑到了格棋的跟前,面对面看着那个叫做沐晨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