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小小里卡

    更新时间:2016-05-23 16:41:29本章字数:3656字

    甘地的风变大了,像是那特意刮过的一样,到了夜间,就是那寒风侵蚀到骨子里的痛了。所有的一切都开始静止了,风停了,就连村前摇晃的那棵老柳树都停下摇晃的枝桠,等待那一场血雨腥风的到来。甘地这里,横尸遍野,到处都是血腥之后的残渣,那一具具完整的尸首都难以看见。住在甘地上的人倒是也有些,不仅仅是木展带来的木府之人,还有其他的族系。

    木展分配了一下屋子,那小罗是与木翰一个屋子里呆着,两个蜷缩的孩子在那冰冷的屋子里躲着,那是一座低矮的小房子,在屋内却也是寒气逼人。在这里,粮食是看看那些甘地村民是否有屯居,若是有,则有,没有,就只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获得了。木罗和木翰所分到的粮食并不多,只能勉强度日,若是在这又冷又饿的日子里呆下去,估计先被驯服的不是踏雪兽,而是木罗先被饿死,冷死在这一片大陆上了。

    “三哥,这里好冷啊。”木罗哆嗦着身子,一阵阵的冷风吹来,吹到骨子里了,那心里的寒意更加甚却了。

    “小罗,不要怕,我们会暖起来的。”木翰想要缩起来,可是自己是哥哥,要在木罗面前展示自己哪能够这样子呢。

    “三哥,这里还下着雪,好冷,好饿。”木罗念着念着就要睡觉了,太冷了,一个孩子怎么承受得住那么冷呢。木翰看了看小罗,心里很是愧疚,毕竟如果不是自己硬拉小罗下水,也不会是这样了,怕是自己的私心害了小罗。木翰越想,心里越苦涩,就慢慢地也睡下了。

    天渐渐变亮了,在这甘地的村庄里,那微弱的光反射在那厚积的雪上,却成了最好的照明灯了,那是一片树林,林子深处不知是有什么,却也不知那深藏着什么。

    “好了,今天是我们一同去降服那踏雪兽的日子,记住了,不要到处乱跑,跟着队伍前行,在这片林子里,我们是无法骑马的,有座骑的就呼唤座骑,没有的自己想办法,既然都来到了甘地,相信都是勇敢之人才敢来甘地,表现出你们的勇气来,这里是勇者的天下。记住,你为何而来,如果现在想回去的,害怕了的,我会让精兵送你们回去。

    木展的训话开始了,那个身穿青衫之人,面露的是凶狠之气,面上毫无平和二字。木翰看了看木罗,深怕一不小心就会走丢,或是回到木府。可是小罗,仍记住了娘的话,既然选择了,就要站着面对,却不哭着回去。

    “冥觉,现身。”只见那一头金灿灿的牛出现了,那木展骑上他那金牛。

    “尚雀,归来。”那木婉骑上了那尊荣的貂。

    “乌克,重现。”

    “知晓,近身。”…那所有之人换上了那座骑,唯有那木翰与木罗面面相觑,不知所然了。木婉见了见那两个小家伙,明明毫无玄力,竟敢来送死,真是可笑了。

    “出发。”所有人扬起那一片雪,飞快前进了,木罗和木翰只好驾起那马匹跟随,谁让他俩没有座骑的呢。真是活该。

    越到林子深处,那寒意就更加重了,哆嗦起来的就不只是那小罗了,就连木翰也开始哆嗦了。木翰揪了揪眼前的景象,那是一片荒芜,早已没有在木府里的生机,就像是那干瘪的林子,是不是还冒出点气来。

    “三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赶上去啊。”木罗和木翰两个家伙落单了,自然是要关注一下,什么时候才能追上去了。

    “小罗,你不要担心,我们很快就可以赶上去的,我们不怕就是了。”木翰说的话像是宽慰,又像是给自己信心一样的。

    这时木府,已经是晨起的好时光了,那妩媚的女子,在木府的当中,轻轻俯身,轻启朱唇,梳妆打扮,望向那木府深处,想来,自己是要去见见老爷了,既然醒了,何不拜见呢。

    木府里的平静,如同往日一样,不过,此时,更加静了,静到觉得一切就好像没发生过。而那远处去驯服踏雪兽之人,也没传来消息,那消息链子断了,可心系之人的心,却从没有断过。云希一直念叨着木罗,那是她的孩子。

    林子深处浮现一片紫色,不那是红色,红得发紫。只见那一片都是倒地之人,在那踏雪兽上没有讨到便宜,一堆堆倒下了,成片,成片,都是那留在地下的鲜血。

    “爹,这肯定是踏雪兽刚刚来过的地方,你看这些血迹还是温热的。”那木展的儿子木阳噙住寒气地说道。

    “是啊,这踏雪兽,可是那百年难得一遇的怪兽,如果能够被降服的话,我们的功力和实力又会大增了,不过,这可不是那么容易被驯服的怪兽。”木展看了看身后带来的人,个个年轻个个修行尚浅,就算有木府的精兵,可是一旦真的遇见那踏雪兽,还不知道需要保护的人有多少呢。木展摇了摇头,踏雪兽,他木展从未见过,不过想要驯服它的心早就已经有了,这么些年,一直想要换座骑的他,终于有机会了。

    “好了,各位小辈们,前面是踏雪兽血撕的地方,那是一片的荒凉,大家要小心了,还踏雪兽怕是就在前面不远处,一定给我小心,不然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那木府前来的之人,个个都是降服过怪兽之人,不过,那前方的场景,那血撕的场面,还是第一次亲临,心里难免有些堵得慌。木婉吞了吞口水,那内心的激动和摇摆慢慢涌上心头。

    “三哥,这里打斗过啊,好多血啊。”木罗缩了一下,那么残忍的画面,在小罗的脑海当中挥之不去,怎么可以这样呢。

    “小罗,会不会是我们的人呢?”木翰也开始担忧了。

    “不会的,三哥,你看,这明显就不是木府的嘛,他们肯定在前面,我们也上去看看。”这时的木罗已经不再那么胆怯了,他肯勇敢地站出来,面对那些残忍的,甚至模糊双眼的场面。

    “加大功力,看我,龙玄木斩,木阳飞在空中,掷剑而下,那体型庞大的踏雪兽没想到一挪便躲过了那攻势,踏雪兽一甩头,那无上的玄力把木阳甩到了几丈远。还像是挑衅地望着那木府精兵,那一个个倒地的人,看着那轻松迎战的踏雪兽,木阳都有些担忧,明明都是玄云等级,怕是自己太过轻敌了。那一剑正要刺向踏雪兽,而踏雪兽正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木展那,那是个高手,想来今天定讨不到好处的。那一剑从踏雪兽的身后刺来,那凝聚所有玄力而来,刺中踏雪兽的尾巴,踏雪兽大怒,一个转身就要怒吼那刺它之人,还竟是女孩,它怎么受得了呢,正待它出手时,那木展的木积千里,运功,让踏雪兽弹飞了出去,落在那数尺之外。还敢偷袭,不行,今天受伤了,定讨不到好处,还是先退下为好。踏雪兽一路狂奔,往前驶去。

    “婉儿,做得不错,今日,我们就去降服那踏雪兽。”木展一路往前,那所有的人坚定信念往前走去。原来踏雪兽的弱点在于尾巴,难怪每次都藏好尾巴呢。

    “爹爹,今日,我们就降服那踏雪兽。”木敏在一旁附和,刚刚虽然受了点轻伤,不过,踏雪兽还是那么诱人。

    林子深处,越来越黑了,林子里的路也开始慢慢磨平了,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是那刚刚发生的一样,漆黑,摸不着边际。越深,越难以把握。

    “快来人来,救命啊,救命。”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响彻整片林子,只见那木翰倒在地上,那双手和耳际流下的血,在愈演愈浓。

    “爹,后面有声音,要不去看看。”木敏一向关注这些,因为那两个孩子始终没有跟上,他也不想回去不好交差。

    “哦,不管他,那踏雪兽要紧。”木展竖了竖眉毛,难道要煮熟的鸭子飞了吗?他木展可没有那么笨。

    “爹,那木林哥哥的两个孩子没有跟上,我怕是他们出事了,我去看看。”木敏继续说道。

    “好,你去吧。”木展挥了挥手,真不知道木穹那老家伙要木翰和那木罗两个小屁孩来干嘛,真不知道死活。现在还要拖累他,想来就窝火。那同样窝火的还有那木婉,而她的妹妹木心倒是平淡地看着,反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行了。何必在乎那有的没的呢。

    “木翰,你怎么样了?”木敏飞快来到木翰那,看着眼前这受伤的孩子,却是那般坚韧。

    “叔叔,我求求你,快去救小罗,小罗被一个很大的怪兽抓走了,快去啊,我没事。”木翰都要急得哭了,都是自己惹的祸,如果不是自己,小罗就不会被抓走了。

    “傻孩子,你现在的伤势要紧啊,那木罗被抓走了,你去哪里找啊,来叔叔给你包扎伤口。”木敏很快就为木翰处理了伤口,那孩子的伤势也不轻啊,定要好好地医治,可惜了那个木罗,不过,木敏有一种想法,就是木罗定不会有事,他不知道为何自己会那般笃定,可是心里却是那般坚定。

    “啊?你是谁啊?你是踏雪兽吗?”木罗在那踏雪兽的肩上趴着,那踏雪兽身体庞大,生怕一不小心掉了下来,命就不保了。

    “哐”那踏雪兽把小罗轻轻地放在山洞之中,小罗瞪大眼睛看着那踏雪兽,太大了,小罗就好像是踏雪兽身上的毛发一样,一样大小。

    “熬熬,几声之后。”那一个小小人影就浮现了。

    “哇塞,你是个人啊,那你是不是别人口中的踏雪兽啊。”小罗更加好奇了,忘记这是哪,处在怎样的生死攸关。

    “我不是踏雪兽,我叫里卡。”那小小人对着小罗说了话,小罗看了它一眼,捧着鼻子才笑。

    “你笑什么啊?”

    “你的鼻子怎么和我不一样啊?”木罗继续笑道,真的太好笑了,怎么一个人却是狗狗的鼻子呢。

    “哼,我这就变回来。”那小小人的鼻子变回来了,可是那尾巴就出现了,那正一条大尾巴。

    上面还留着血,一片片血迹。

    “你流血了啊,我不笑你了,我叫木罗。”木罗看着那里卡,就去帮忙处理伤口了。

    “你叫木罗,好熟悉的名字啊。”小小人也就不见外地让木罗包扎了,其实木罗的包扎还是蛮好的,当年在云宫的时候,木罗就经常为小白兔包扎。

    一个漂亮的结出现了。里卡看着那木罗,心里笑了。

    “里卡,里卡,有吃的吗?”

    “给你肉。”

    “什么肉,是人肉吗?不要。”

    “不是,猪肉。”

    “生的,不要,难怪别人叫你踏雪兽。”

    “不是踏雪兽,是里卡,里卡,里卡。

    “好,是里卡,里卡。吃的呢?”

    “我给你找。”

    ”里卡,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