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泪滴成珠

    更新时间:2016-05-24 12:23:10本章字数:2038字

     旭日东升,所有的光辉正在映月,同那还未消失的残月,在天空中慢慢褪去。

    木翰坐在那床上,在那望着无际的黑夜褪去,黎明到来,却是一片黑夜,摸不着边际。那是一双无望的双眼,盯着那空洞的墙,扬起的眸子,又低了下去。

    传来一阵声音。木翰起身,难道是小罗回来了?木翰突然起身,难道是小罗,小罗真的要回来了。

    “小罗,小罗。”木翰一路狂奔跑了过来,他那一路,那跌了一跤,绊住了自己的脚,一颗晶莹剔透的牙掉了,可木翰爬起来的功夫很快,木罗就在前面。

    木翰推开门,推开那扇门。

    “小罗。”那木翰笑着露出那笑容,那半颗牙掉了。

    那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停在半空中,那一抹笑容停住了。

    “叫什么小罗呢?我木婉在你面前,怎么不看我呢?”木婉露出那一丝笑容,一丝笑意却挂在脸上。木翰低下了头,垂下头,却一个转身进屋了。低着声音,那低声呜咽的声音在抽搐,抽着身子,发着抖,明知不可能回来,不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痕迹,才能够抹掉所有的记号。

    “哟,木大少爷在这里颓废呢?你那小跟班呢?”木婉跑进来,一屁股坐在那凳子上,看着那低头的木翰。

    “有点反应行不行啊?”木婉踢了踢木翰的屁股,像是有劲,像是有趣。

    “还没反应啊?”木婉看着那木翰,为何却没半点反应呢?难道那木罗就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那木罗有什好的呢?你就这样念着不忘啊,那个白得像个娘们,就这么让你担忧,要我说啊,木罗定是要被那踏雪兽手撕了,那内脏定是洒落一地,被那老鼠吃了。”木婉越说越起兴。竟是要拍手鼓掌,竟是要尽情嘲笑。

    “够了,你够了没有,我的小罗,是你可以说的吗?”木翰一个转身,看着那,不就是用眼神来瞪住,那火红的眼睛,在燃烧最后的光辉。那嘴角的血迹还没散去。那屋内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你还这么犟啊,我说他怎么了,这么久了,是头猪都知道,他肯定已经没了,没了。”木婉跟着大叫,挤眉弄眼一番之后,想要揍人。

    “你走啊,走啊。”木翰叫了一番,停住了,心里有一万个场景遇见小罗,那对着自己笑的小罗,那会露出微笑,会嚷嚷大叫的人为什么就不出现呢。明知道的结果,为什么当时踏雪兽不来抓他呢?如果是这样,那他为何要让小罗远去呢。

    “你够了,到底想怎样呢?窝在这里等死啊,全天下只有一个木罗吗?”木婉骂完之后,不理木翰,离开了那件小屋子,他何尝不知道,天下有很多小罗,可住在心里的只有一个。

    “小罗,等我,我相信,你一定还在原处,你不会离开我的,不会的。我的小罗,你在哪里啊?”木翰心里想了想,拾起自己掉下的那颗碎牙,要将这牙齿留好,以供小罗回来笑话。“好饿,好饿。”木罗还未睁眼就开始大叫了。他现在正睡在那蓬松而舒服的,软软的肉上。抱着那么大一块肉,怎么能不饿呢?“醒了啊。”那块肉开始说话了。“里卡,里卡,好饿啊。”木罗压着声音,像是小心翼翼地回避着什么。

    “别吵了,给你吃的。”里卡这个家伙,随手便拿出一些果子给了小罗,仍旧闭上眼睛,休息着。

    “起来啦,里卡,我一个人在这个洞里很怕的。”小罗推了推里卡这个笨大的踏雪兽。一摇,没反应,一推,推不动。小罗看了看那里卡,它那毛茸茸的胡子甚是好玩。

    “哈哈,里卡,看你不理我。我就是要让你理我的了。”小罗慢慢地爬到了里卡的肚子上,慢慢踩了上去,再到心口,再到脖子跟前,蹑手蹑脚的。

    “嗯……”里卡突然来了一阵鼻音,吓得小罗立马趴在它的心口上。

    “好险啊,差点掉了下去。”小罗拍了拍胸脯,还好身手敏捷。继续前进,看着那茂密的胡子,小罗笑了笑,这么茂密,真不知道要多久才可以长出那样的胡子,还是先给胡子打个结,自己就可以在上面荡秋千了,像在云宫里一样,可以自由地荡来荡去了。

    “里卡,里卡,醒醒啊。”木罗就眯起眼睛,得意一笑,里卡没发现我,我就可以继续下去了。木罗理了理里卡的胡子,发现那些胡子都是洁白的,如雪一样,可是却杂乱无章,小罗发现那胡子真是可爱,慢慢扯动了一下,里卡慢慢地动一下,好可爱的,还是要轻轻扯一扯。

    “好舒服,原来在这样的一个小洞了还可以这样舒服,真不知道三哥怎么样了?要是三哥也在就好了。”小罗念着,一边念着三哥,一边荡着秋千。其实是用里卡的胡子做成的秋千。

    木翰望着那四壁,原来真的是心碎的痛点。小罗,当初就不应该拖你下水,如果爷爷说的话,可以拒绝的话。眼泪掉了下来,却不知道是如何滴下的,原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这个罪魁祸首造成的。

    “三哥,我们在这里,等着他们回来吗?”小罗问着木翰,那是一个极差的天气。

    “我们也进去看看吧。”木翰鼓动小罗,他不愿看见那木婉的眼神。

    风开始吹的很大了,那雪暴开始袭来,那雪点慢慢滴了下来,敲打着那光滑的地面。那徒有的痕迹,慢慢地抹掉。

    “三哥,好大的风啊。”木罗喊着木翰,一边抓着那僵绳,一边抓紧帽子,深怕那可怜的耳朵要露出来。

    “哐”那一声,一个巨大的怪兽出现,那血迹斑斑,在怒对着木翰。

    “三哥,快走啊。”木罗一把拉着马冲向前,三哥不会有事吧。

    “小罗不要过来啊,小罗。”木翰的叫声已经来不及了,踏雪兽突然拉起小罗往外移去,那轻轻地一甩头,木翰震到远处,伤了手臂。

    “小罗,小罗。”那眼角的泪凝成了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