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金銮散执命

    更新时间:2016-05-26 12:02:47本章字数:3804字

     春风吹来,萧瑟一片,那染红的白衣,却在众人面前浮现,好像那是刚刚从那棺木当中爬了出来一样,活生生地站在面前。

    “娘亲,小罗回来了。”木罗轻轻地一句话,却如玉春风一般。

    “我的小罗,你怎么了?怎么会是这样的呢?来,娘看看。”云希捧着小罗的脸,看着那满是鲜血的小罗。

    “娘,是,是沐晨哥哥送我回来的。”小罗轻启红唇。

    “那痛不痛呢?”云希抱住自己的孩子,却看见了那一旁的沐晨,世人皆知那是一个冷血的少年,如今却不知为何他会送小罗回来呢。

    “沐晨少爷,谢谢你,带回我家小罗,云希感谢你。”云希对着沐晨作揖。

    “云夫人,不必如此客气,我不过路过罢了,恰恰遇见了他罢了,还好他命大,那么一群狼,也没能让狠狠伤害他,不要谢我,那是木罗小少爷的命好。”沐晨不冷不热。可那成片的人却不是那般想,想那木罗毫无玄力,若不是沐晨帮忙,定是死无葬身之地的。可是怎么好运气遇见沐晨呢?

    “多谢你,不然我家小罗……”云希止住眼泪,挤出一丝笑容对着沐晨。

    “砰”的一声,小罗倒在了地上。

    “小罗,小罗,快送回房。”云希急了。

    “云夫人,他怕是许久没有进食了,怕是很饿了。”沐晨示意了一下。

    “谢谢沐晨少爷。”云希抱起小罗就飞向了那云香阁中飞去,那孩子紧闭的双眸,云希留下那浅浅泪珠,她的孩子,怎可受那么多的罪呢?

    “小罗,撑住。”云希给小罗运气,运转体内的玄气,一步步供给小罗玄力。

    “砰”的一声,云希倒地,口吐鲜血,为何小罗回排斥她的玄力呢。

    “怎么了?云娘。”木林抱起那倒地的云希,轻轻抹掉那嘴角的血迹。

    “三木,为何小罗回排斥我的玄力呢?我要去看看,看看我的小罗那身染的血迹。到底是为何呢?”云希重伤,那被自己玄力的反噬。

    “云娘,你休息一下,我去。”木林扶起云希在一旁,自己往前,看着那脸色渐渐变得紫色的小罗。

    “小罗,我的儿子,一定要支撑住啊。”木林云手,运功,度气。那小罗的后背全是那隐隐升起的雾气。心里不由一紧,难道小罗是中毒了吗?

    “砰”一声,小罗倒在了地上,而木林也是口吐鲜血,模糊倒地。

    “三木,你怎么了?”云希踱步过去。看着那满脸发紫的小罗,那倒在地上的夫君,顿时觉得生活的种种热情被深深浇灭了。

    “你们不要给他运功了,我都只是封住他那逆流的血液,他已经中毒,为了不让你们担忧,只是看见他那身上染红的血迹。”沐晨进了屋,轻轻诉说道。

    “沐晨少爷,你有没有办法呢?以你玄宗的等级,是否可以逼出小罗体内的毒呢?”木林屏住眼睛,问道。

    “他其实是中了毒不过,我起初给他封住了血脉,可如今你们都冲破了我的封印,可如今,我只能逆行筋脉,封住暂流的血液,木罗中毒已深,必须尽快找到解药。木罗应该中的应该是金族的黎毒,不过你们府上的金丝,金夫人,应该可以解此毒,用金族独有的金鸾散可以解,不过,要记住,木罗只有六个时辰,错过了,便是那逆行筋脉而死。只有六个时辰。”沐晨强调了一番。

    “六个时辰,真的只有那么多了吗?”木林重复了一遍。

    “是的,从现在开始,你们必须要开始努力找到金銮散了。没有时间了,记住了,六个时辰之内回到这里,我为他疗伤。”沐晨说完便消失不见了。

    云希怔住了,如果说,木罗离开自己,生死不定的时候,自己心里有些盼望,可如今他就只有六个时辰,如果找不到,那是天人永隔。怎么受得起唯一的孩子离去呢。不,绝不能让自己唯一的孩子,在这木府当中失去生命。

    “三木,你在这里等着我消息,照顾好小罗。”云希理了理头发,抹掉眼泪。必须要向前,没有人可以给自己机会,唯有自己。

    “云娘……”木林停住了,他怎么会不知道云娘与大嫂的关系呢,只是委屈了云娘了。为了孩子,一切都为了孩子。

    金一阁,金光闪闪,金币生辉,到处都是繁景一片,怕是最富有的阁中了,就连木府木穹都没能装饰如此繁华了吧。

    “小姐,那个云夫人求见。”站在金丝身旁的正是她在金族的随身侍从金弈。

    “哦?云夫人?莫不是是那老三的那个?”金丝在屋内正品尝那午茶时光。

    “是的,小姐,是否要见她呢?”金弈在一旁看金丝面色。

    “她来找我,定没好事,懒得理她。把她给我打发走,我不想见到那张脸。”金丝摆了摆手,示意了一下。

    “是,我这就去。”金弈随后就来到了阁前,看着那水灵的云夫人如今却是那般憔悴,想来这段日子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云夫人,我家夫人不在屋内,你若是有事,就晚点再来吧。”金弈推脱了云希。

    “那我就在这里等大嫂好了。”云希坚定不走,脸金弈也没撤,只能依她了。

    那庭院之内,便是那女子依旧,妖娆动人,可就是缺了一个,一个欣赏的人。

    “小姐,她不肯走,始终不肯,想必是有事求见吧。”金弈看了看金丝,想来那云夫人也是可怜之极啊。

    “那好,你去叫她进来,我道要看看,她有什么事。”金丝摆了摆手。

    “你们可以进来了。”那云希款款进入那金一阁,都说金一阁是多么豪华,什么的,没想到今日一见,却是这般模样,叹为惊人。

    “云希见过大嫂,云锁拜见金夫人。”云希,云锁欠身。

    “哦,今日,你云希到我阁中来,是来看我笑话的啊。”金丝突然饶有兴趣地面向云希。

    “云希不敢,请大嫂恕罪。”云希低着头,多少年了,云希从未低头,如今为了孩子,忍声吞气。

    “哦?你有什么罪呢?要我恕你什么罪,是当年给我下了那个葵散吗?是要现在认错了吗?”金丝突然站在云希面前,轻轻挑起云希的下颌,看着她,四目相对。

    “是不是真的认错了呢?”金丝拍了拍云希的脸蛋,一个转身走了。

    “大嫂,当年的事,真不是我做的,你何必还这样痛苦着呢。”云希提了提。

    “哈哈哈哈。怎么可以忘记,如果不是你的那葵散,我这痛苦的根源怎么会有。都是你,害了我。”

    “大嫂,我们都不愿意见到那个场面,也请你忘记当年的苦楚吧,我今日来求你,是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我的小罗身染剧毒,只有六个时辰可以活了,只有你的金鸾散可以救他了。大嫂,我求求你了。”云希还在欠着身子,未曾起来,那饱含的泪珠却晶莹剔透。

    “哈哈哈……云希,你还不是傻了,我救你的孩子,那谁救了我的孩子啊,连那么一个正当的权利老天都给我,我可怜你的孩子,那是来可怜我的孩子。”金丝怒目,早已不是那风枝招展的女子,面目狰狞,痛苦。

    “大嫂,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云希跪倒在地上,那么一个骄傲不肯低头的女子如今却是跪在地上。

    “小姐,你……”云锁一开始就恨气了,以来到金一阁,都没让她们起身,如今小姐都已经下跪了,为了小罗,多么珍贵的小姐。

    “云姨,快,跪下,求求大嫂啊。”云希拉了云锁一把。

    “扑通”一声,云姨也跟着下跪了,为了小罗,拼了。

    “哈哈哈,现在好了,你云希,多么骄傲的人啊,今天为了你那不成器的儿子,居然来求我了。我怎么受得起呀,怎么受得起。”金丝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

    “大嫂,我云希就算是有千错万错,可小罗没有错,救救他吧,他才四岁啊。”云希一边磕头一边说道。

    “好,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还有一个说明。”金丝突然态度巨变。

    “好,你说,不管是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云希一口应答。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千万别后悔。”金丝得意地笑了。

    “小姐,你怎么这么冲动呢?万一是要你……”云姨停住了,因为后来的事不敢想。

    “云姨,不管是什么事,只要可以救小罗,就算让我去死,我也愿意。”云希坚定的立场,让金丝都吃了一惊。

    “你的命,我不稀罕,金弈,端上来,我道要看看她敢不敢了。”金丝示意金弈端了碗乌黑乌黑的东西过来。

    “云希,你家木罗中得是什么毒啊?非要我的金銮散呢,说不定我的金鸾散救不了他呢。”金丝坐在那凳子上,看着那底下的云希。

    “黎毒。”

    “哦,好吧,那我也不能够保证我的金栾散就可以解毒。不过,现在你要答应我的条件是否可以奏效呢。”金丝开始把弄手中的茶杯了。

    “可以奏效。”云希一搭完话。

    “好。那你就把那碗汤喝了,可是放了葵散的,而且我也不一定可以救活木罗的,那你就会像我一样的,敢不敢呢?”金丝招了招手,摆在云希面前的正是那一碗乌黑的汤。

    云希看了看,必须为了小罗,拼了,那乌黑的汤,闭眼,一口气吧。

    “我喝了,算不算呢,你只说喝了就行,没有规定是谁喝。”云锁扫去那残留的药,对着金丝说道。

    “哈哈哈,好忠心的一幕啊,不过,我告诉你,这样不行,而且你刚刚喝的不算。”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云锁气急败坏,可是却无能为力了。

    “喝了吧,云希,你注定是要和我一样的。”金丝笑了一番,如同三月的桃花,朵朵鲜艳。金丝再度招手。

    “我喝。”云希端起碗,迅速地喝掉,连眨眼都没有。

    “怎么样?好喝吧,当年的味道,是不是很熟悉呢。”金丝再度笑了。

    “如今,我已经做到了,你可愿意拿出金鸾散了。”

    “给你。”金丝倒也不含糊,递给了云希。云希接过之后,匆忙离去。小罗,她的孩子,终于可以有救了。

    “沐少爷,金鸾散。”云希给了沐晨。沐晨运功,解除筋脉逆行,用那金鸾散挥在空中,运功吸入木罗体内。

    三个时辰之后,小罗倒在穿上,熟睡了。

    “小罗有没有事了呢?”云希木林问道。

    “没事了,让他休息稍许就可以了。”沐晨说完,就离开了。

    “云姨,你家小姐怎么样了呢?”木林问道。

    “她好像是腹泻了吧。”云姨淡淡地描述。

    金一阁中,那金色预演。

    “小姐,你真的是给她葵散吗?”金弈问道。

    “不过是给了些大黄罢了。”金丝端起茶杯,嗅嗅香味,慢慢品。

    “那你为何?”

    “她云希不管做了没做,我就不知道了,木罗那个孩子,甚是可爱,我也喜欢,不过是想看看云希爱他的程度罢了。原来这个世界,还有她云希怕的时候。”

    “小姐,你为什么不要她交出流沙石呢?”

    “我要它干嘛?”金丝一阵反问,金弈低下了头,心里的顾思更加重了,那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却让小姐如此错过,真是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