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云希病变

    更新时间:2016-05-29 12:59:34本章字数:3182字

     夜,寂静难测,那吹起的夏风,正在慢慢入骨,而浅浅的月光印在那皎洁的白纱上,那低哼的声音在响起,在黑夜中回荡。

    “三木,我有些渴了。”那女子在月光的印染下薄薄红唇,那脸颊少女时候的娇羞。散落的发迹,飘顺得当,恰恰可宁人心醉。

    “好,云娘,你等我啊,我给你倒杯水来。”那矫健的背影就在月光下回显,倒入一杯水,双份,在黑夜中,藏有那肉眼难见到的小虫,那男子端起杯子,笑了笑,那身上的曲线丝毫不亚于那妩媚的女子。

    “云娘,喝吧。”男子笑了笑,递给了她。

    “嗯,好。”女子一饮而尽,还回望了那男子。

    “云娘,现在不干了吧,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呢……”男子一把抱住女子,那床旁的嬉笑声,低哼声,在这个黑夜中那来自深底的摩擦,最后出了火花。

    清晨的风,凉爽带有一丝丝凉意,却教人奈何须换上轻纱,那女子在浮桥之上,身穿白纱,风往过,那浮动的发丝,销心蚀骨。女子轻轻捋了捋发丝,那一抹,恰入了那男子的眼里。

    “云娘,怎么一大早就来这浮桥之上了呢?还是有些凉意的。”男子站在女子身后,环住了那双手就可掐住的腰。

    “三木,你不觉得风来了,就会敲醒每一道幸福的路吗?”女子任由其环住,那低迷的眼里全是对事物的不解。

    “怎么了?云娘,昨天我们还好好的啊,今天怎么就是这幅了呢?”男子环得更紧了,怕是一个转眼,那眼前的女子就会消失殆尽。

    “三木,你说,我们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那女子别过头,正对那男子的款款深情。

    “云娘,会是很长,会是我数不过来,到了经脉全尽的时候,还能拉着你的手,说出我们曾经是这么好过的样子。”男子随手抚了抚那秀发,多久没能像现在一般情深了。

    “三木,我希望我们是真的,我……”女子停顿了些许。

    “娘亲,爹爹,我回来了。”那远处的声音传来,那可爱的孩子,身穿白色长衣,别上一朵石榴花在那衣襟边上,却是那如月的笑容。

    “小罗,快,来娘的怀里。”那女子招手,宝贝小罗终于回来了,小罗去了木翰那里,去了木翰那玩耍,只是一日,却教她如此思念。

    “娘,我好想你啊。”木罗埋头于云希的怀中,深深呼气,却觉之气息很甚。

    “我也想你啊,小罗。”云希摸了摸小罗的脸蛋,那可以嫩得出水的肌肤,却是那般不舍。

    那苍翠的景,还在晨光中略显,略隐。木翰看着那远处的尘沙,原来,真的有一个可以念想的人真的很好,木翰笑了,那一抹,是印在心上的朱砂,那一粒朱砂痣,却是挥洒不去的沉。

    “娘,三哥那里真的好玩啊,我跟着三哥学写字呢。”小罗站在云希身边,说着,笑着。那木林却在一旁,停留了片刻。这世间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幸福还未离手,流入心底。

    “真的吗?那你会写什么呢?”云希逗笑了一下。

    “我会写木罗了。”木罗笑了笑,那一抹,云希留在心上。

    “好,那写给我看看吧,我很想看看小罗的字呢。”云希搂了搂小罗的肩,那是一个心口上的孩子。

    浅笔几挥,那一个歪歪斜斜的字就露了出来了。

    “娘,写好了。”

    “哦,天啦,小罗,这个字是不是歪了呢。”云希指了指,不过还是会心地笑了。

    “娘,好像是啊,不过我还是写好了。”木罗摸了摸头发。

    “小罗写得很好呢。”

    “娘,我是不是长大了呢?”小罗笑着扭了扭屁股,一转一转的。

    “哎,我家小罗现在就像一个老母鸡了。”云希拍了拍小罗的屁股,拉起小罗进屋了。

    “娘,我一大早就回来了,你快点煮东西给我吃啊。”小罗就在那摇摆了。

    “吃什么呢?小罗。”云希笑着看那可爱无间的孩子。

    “你煮的面条加鸡蛋,放点葱花。”小罗说完之后,就跑进屋了。

    “这个孩子。”云希笑了笑,以为小罗长大了,还是那个样子,就是喜欢磨着自己。

    “云娘,原来小罗就喜欢吃这面条啊?”木林在云希身旁说道。

    “是啊,他早上必须吃我煮的面条。”云希笑了笑,那孩子还真的是呢。

    “好了云娘,我从未给小罗下过厨,那我帮个忙吧。”木林在一旁献殷勤,毕竟第一次给自己的孩子下厨。

    “好,可以啊。”云希更是高兴,以前也都是木林下厨,直到回到木府,那一切都变了,她云希从不知原来木林竟是那般软弱,可是爱上了又能怎么样呢?

    小罗在那小憩,正等待那早饭,其实小罗并不是非要那面条,只是习惯呆在娘的跟前,终日的早饭需吃娘亲手做的。

    “小罗,来上面了。”云希端着面过来了,那一碗热腾腾的面,而木林正在其身后端着两碗面过来了。

    “娘,爹,好啊,我们三个人终于可以一起吃早饭了。”小罗拍手,以前总是想着可以一同吃个早饭,如今却也实现了。

    “是啊,小罗,爹爹陪你呢。”木林笑了笑。

    “我们吃吧,我好饿了。”小罗正待要吃面。

    “老爷,族长有请您过去呢。”王伯的声音响起。

    “云娘,小罗,我不能陪你们了,下次,我一定陪你们啊。”木林起身,匆匆离去。木罗望了望那身影,看着眼前的面,丝毫不说,举手就吃。

    “小罗,慢点吃啊。”云希看着孩子,其实心里还是会有抵触的,可又能怎么样呢?看着那二话不说的小罗,怕是小罗的心里有了疙瘩。

    “娘,我吃饱了,先回屋了。”小罗吃完后就起身离去了。

    云希看着小罗离去的背影,唯有叹了一口气。“云姨,快点过来。”云希召唤了一下云姨。

    “怎么了?小姐。”

    “还有一碗面,我们一起吃了吧。”云希说道,就埋头吃面了,待会还是要再去看看小罗,那个聪明而不多说的孩子。

    云希吃完面后,总觉得头很痛,就在那小亭里小憩了,云姨吃完面后,总觉得昏昏沉沉,就在屋内小憩了,那头愈发地昏了,云希的眼睛开始变了颜色,变得不一样了。那喷涌而出的力量像是在牵扯着云希,云希慢慢地突破了那头晕,双眼通红,直盯着远处。

    “你说现在的夏荷可以采了吗?”那两个婢女在那慢慢走着,说着话。

    “不知道啊,据说今年夏天来得早呢。”

    “哗”的一声,其中一位婢女已在那玄力的挥赤下劈成两半。云希晃了晃头,甚是满足。

    “啊”那婢女大叫,连忙跑走,可在那空中碎成了粉末,那漂浮过来的粉末,云希抓在手上,嗅了嗅,慢慢地吸入。

    “不要,出事了。”那木府的侍从纷纷赶来,只见云希在那嗅空中的粉末,那双眼的通红,一秒的杀气在慢慢积聚。

    “云夫人,你这是?”那其中的一位侍从认出云希来。云希一听到那几字,竟是抓狂,云展浮韵,那靠近的侍从纷纷倒在地上,成了一滩。

    “快,禀告城主,快。”那倒地的侍从把另几人推走了。

    “云夫人,不要啊,不要。”那侍从慢慢后退。

    “弹”那云希轻轻手指一弹,只见那大动脉唰地一下破了,那血竟成一条直线,被云希吸入嘴中,那留下一滴在云希的嘴角,轻轻一抹,一舔,吐吐舌子。

    “啊?”那身后一人大叫,那场面简直不敢想象。

    “妖孽,看我不收了你。”木岸闻声而来,那木垒剑凌空而来,剑气正宁,云希嘴一撇,那凝固的血液正深深地缠住了那木垒剑,动弹不得。

    “你,你使了什么?”木岸扯那剑竟是扯不出来,那是什么,怎么会这么有粘性呢。

    “木风掌”木岸单手挥掌,掌风凌厉,团团聚力而来。

    云希笑了笑,也旋转挥掌,可那巧力,竟把木岸弹到远处去了。口吐鲜血,倒地喘气了。

    “木岸叔叔,你没事吧?”木婉也来了,好吧,说是妖孽,真是妖孽,有怎样的娘,就有怎样的娃。想到木罗,木碗就生气。

    “我没事。婉儿,你别去,你不是她的对手,去叫你爹来。”木岸推了推木碗走。

    “可是……”木碗迟疑了一下,若是能够收服她,她木碗就在木府是不败之地了,可是连木岸都不是对手,她木碗还是保住小命要紧。

    “那好吧,木岸叔叔你要小心啊。”木碗顺势而去,想抓住云希,就必须动用软肋了,看了木罗这小子还有些用处嘛。

    “快去,请人来。”木岸在那苟延残喘。

    “云希,你的宝贝儿子在我手中呢,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木碗拿着一把小刀架在木罗的脖子上,此刻的木罗还在梦中,只是被木碗深深拖着罢了。

    云希瞥了一眼,可现在的她眼里只有杀戮,可那个孩子却让她的杀气更加地重了。云希飞身而过,木婉笑了笑,想来还是这招有用,可毫无顾忌地便是胸前一掌,深深倒在地上。

    “婉儿。”那一声惨叫声在后方传来,木罗此刻却被深深震醒,那掌风的力量。

    云希正持剑而来,那木林已在飞速赶来。

    “娘,你怎么了?”木罗大惊,可剑已经飞来。

    “云娘,小罗。”木林一看,乱了,是顾全儿子还是心爱的妻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