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木罗断义

    更新时间:2016-05-30 12:29:43本章字数:3143字

    “娘,不要啊,我是小罗啊。”木罗红着眼睛看着那持剑而来的云希,那双眸中染上了蓝紫色的火。由当初的红色变为蓝紫。

    一剑飞速,只身而过,那剑恰到木罗喉口的位置,一剑正要穿通之时,木罗闭上眼睛,可以死在娘的云母剑下,也是此生。

    “扑通”一声,云希倒在木罗的跟前,活生生倒下木罗的跟前。

    “娘,你怎么了?”木罗抱着云希,那倒在地上的白衣女子,那身上残留的血迹。

    “小罗,你没事吧?”木林看着那眼前的小罗,那眼里的痕迹,那心里的瘢痕却是深却。

    “你把我娘怎么了?你做了什么?”木罗站起来,一把推了木林,那木林竟是倒退了几步,那么一个毫无玄力的孩子竟可推动木林。

    “小罗,你娘病了,我只是让她安静了一下。”木林试着解释,看着那双眼通红的小罗。

    “你走啊,你给我走,我只要我娘。”木罗抱着那地上冰凉的云希,留着的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那眼角愤怒而出现的汗珠。

    “好,我走就是了啊,小罗,你要小心,你娘现在很不稳定呢。”木林急促地看着那失控的孩子,那眼里满满都是怨恨。

    “娘,你别吓我啊,我是小罗啊,你醒醒好吗?”小罗抱着那云希,低声空哭,可那身后积聚的黑影越来越浓了。

    “娘,你说,你这辈子最不能离开的是我了,你不要离开小罗,你怎么舍得离开我呢?”小罗抱着痛哭,那眼角的泪水流淌,她是有感觉的,只是……

    “木罗,快到一旁去,你娘现在要交给我们了。”木敏说着话及身后的木云。

    “不,你们走,给我走,离开我娘。”木罗瞪着大眼,眼泪怒斥,成了河流。

    “把他拉开。”木敏挥了挥手。

    “你放开我,放开,你凭什么这样做,你没有权利。”木罗跳起来咆哮,眼泪止住,可那愤恨杀气积聚。

    “啪”的一声,木罗的脸上出现那五个爪印。生辣辣地疼,在脸上慢慢撑开而来。

    “我告诉你,木罗,这是木府,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没有实力,就没有活着说话的权利,而权利是留给那有拳头的人,不是你在这哭哭啼啼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记住,今天,脸上的感觉。”木敏挥了挥手,那云希被抬走了,留下木罗怔在原地,那小小拳头紧紧握住,头上的青筋怒张。

    “娘,我一定会变得强大的。”木罗默念着。

    “小罗,发生了什么事呢?”云姨跑了过来,看着那孩子。

    “云姨,娘被带走了。”木罗的眼泪一泄千里,哇哇大哭,一想到刚刚的话,那流出来的眼泪深深给挤回去了。

    “小罗,你娘被带走了?你慢慢告诉我好吗?”云姨也是满是担忧,小罗把他所知晓的事告知了云姨,云姨听得也是一惊一乍的,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

    “小罗,你不要担心了,我们先去弄明白你娘的去向才行。”云姨拉住小罗,她能够看出小罗的眼里的火花。

    “云姨,我想静静。”小罗摆了摆手,可心里的荒凉却是更加地深了,如今要找到突破口,就是娘会被关在哪里呢?必须要找到一个知道消息的人,而且还能够看见娘的人,没错,就是爹爹了。小罗下定决心一定要堵住木林的路。

    “老爷,你何必呢?现在怎么办?还能破除那阴阳蛊吗?”水雨看着木林反噬,在那口吐鲜血。

    “你不懂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木林稍稍处理了一下,正待离开。

    “老爷,你不休息了吗?”水雨倒是开始担心了。

    “小罗肯定会来找我的,我先走了。”木林像是知道一切一样,匆匆离去。水雨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如果他知道自己会对小罗下手,他会怎样呢?可惜,都是这场阴谋的牺牲者。

    “水伯,那个孩子到哪里了?”云希问了问那身旁的老人。

    “小姐,应该快到老爷的殿中了吧。”

    “那好,你把这个给翰儿,让翰儿现在去殿中等待小罗,并且把这个给他,让他服下。”水雨摆了摆手。

    “可是小姐,这水蚀骨会让那个孩子迷失的。”水伯本是很喜欢那个孩子。

    “我知道,必须这么做。”水雨很坚决了。

    “可是你让小少爷去做这件事,会不会太残忍了呢?”水伯不解地看着眼前的水雨。

    “水伯,该是让翰儿和小罗长大了,如今,我必须这样做,水让我们都是家族利益的牺牲者。”水雨叹了一口气,收拾了一下自己。

    “水伯,快去吧。”水雨今日,倒是清闲了。

    “水姨,可以给我梳个头吗?”水雨像是请求,却又像是最真挚的请求。

    “好,小姐,想梳个什么头呢?”在一旁伺候水姨是多年的老人了。

    “就梳那个我刚刚来木府的那个头发吧。”水雨吩咐了下去。

    “好,就依你。”

    到林殿时,小罗踌躇了一番,该是如何呢?真的向前吗?有勇气吗?不行,为了娘,必须鼓起勇气来,挺住啊,木罗。

    “爹,今天是我不对,可是你能够让我见见娘吗?”木罗站在一旁,看着那在椅子上小憩的木林。

    “小罗啊,过来。”木林呼唤小罗过去,看了看那孩子,心里满是心疼。

    “爹爹,你告诉我,我可以去见见娘吗?就一眼,一眼都可以的。”小罗哭腔一副,满是心里的愧疚。

    “小罗,不是爹爹狠心啊,是你娘现在很不稳定,怕会伤到你呢。”木林面露苦色。

    “爹爹,我求求你了,让我见见娘吧,我远远地看着就好了。”小罗央求。

    “那好吧,我答应你,不过我把你带入门头,你自己进去,一定要小心,知道吗?”

    “嗯,知道了,爹爹。”小罗尾随木林出门。在那站着一个人,如同雕塑一般。

    “见过爹爹。”木翰作揖。

    “起来。”

    “小罗,你还好吗?”木翰一把抱住小罗。小罗挣脱了一下。

    “三哥,我没事,你怎么来了呢?”

    “小罗,不要怕,我在你身旁,还有就是,你如果觉得怕了,你就吃个这个。”木翰拿出一粒像是糖一样的东西,递给小罗。

    “我不要。三哥。”木罗推了一把。

    “快点,拿着,这是我娘给的,以前我怕的时候,她都会给我的,你拿着吧。记住啊,怕了就吃了。”木翰宽慰了小罗一下,小罗的眼泪还是没能止住,哗哗流下。

    “好了,小罗,你跟着爹爹去吧。”木翰拍了拍小罗的肩膀,是男孩就得那样。

    “好。”小罗跟着木林离去了。木翰看着小罗远去的背影,总是觉得会有事发生,为何小罗一离去,他就会眼皮一个劲地跳呢。算了,迟点回去吧,还是先跟着小罗去吧,万一有什么事还可以照应一下。

    “小罗,到这里了,你进去吧。”木林已经进去说好了,就跟小罗说。

    “好,爹爹。”

    “你怕吗?小罗,里面很黑。”木林担忧道。

    “我不怕。”小罗提了提嗓子,像是给自己鼓励似的。

    那牢狱的深处,真的是一片黑暗,一片潮湿,一片晦暗,伸手不见五指。小罗抖了抖身子,想拿出木翰给他的那个东西,可又放下了。不行,还是要胆大一点啦,继续向前走去。

    呼呼的声音传来,那来自深处的牢狱。

    “还是吃了吧,目”像是有个声音对着小罗说。小罗拿起那东西,一把就往嘴里送,吃完之后就觉得全身暖烘烘的了,丝毫感觉不到寒气逼人。那门紧闭,那里面的正是云希,睡在那床上,闭目。

    木罗就在那看着,那已经不再那么黑了,已经过了黑的那个阶段了。

    “娘,你可以听见我说话吗?我是小罗啊。”小罗在那呼叫道。可那里就是无法传出声音来。

    “别吵了,看两眼就快点出去了。”那侍从开始出现了,开始怒斥小罗。

    小罗停顿了一下,怔住了。继续看着那在床上的云希,可身子突然开始热起来,而且是真个骨子都要爆炸的那种。

    “唰”的一掌,那牢门被打开了,那骨子里在深深膨胀。

    “快,拦住他。”那侍从开始发话了。

    “快,去封住牢门。”有侍从开始去那封锁牢门了。

    “怎么了?”木林看着那关牢门之人说道,心里一惊。莫是小罗出事了?

    “里面那个小孩突然发疯了。”现在我们要先封住牢门。

    木林刷得一下,飞了进去,小罗本来好好的,难道是木翰给的东西?糟了,是水蚀骨,必见亲人的骨,才能算解除,天啦,水雨怎么可以这样呢?

    那牢门已经被小罗震开了,那云希依旧躺在那,毫无血色。木罗正要一掌劈过去,那身子挡在小罗的跟前,劈在木林的左手的肱骨,只见那骨头和肉裂开了。小罗一看见那骨头,就倒下了。

    “小罗,醒醒。”木林抱着小罗往外走。

    “爹,小罗怎么了?”木翰惊呆了,那小罗整个人乌紫。

    “翰儿,你去问问你娘就知道了。”木林抱着小罗,必须要解毒,还有自己的伤口,还在渗血。

    “小罗,你不会有事的,我定不会让你有事的。”木林想了想,好在自己赶得及时,不是小罗身亡便是云娘亡,这样的狠毒,该是怎么样才能做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