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香消玉殒

    更新时间:2016-05-31 11:33:37本章字数:1836字

    “水伯,让他进来吧,他终究是要知道答案的。”水雨吩咐了一下。

    “娘,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木林大叫,那是人生第一次对水雨那般大声。

    “翰儿,娘对不起你,娘自知罪孽深重,小罗怎么样了?”水雨低声问道,早已不像以前那般的语气了。

    “不干你的事,难道是你想要小罗死吗?我告诉你,有我在,小罗就不会死。”木翰冷眼相对。

    “翰儿,来,来娘这里,娘看看你,好吗?”水雨招手。

    “我不要,你必须说清楚,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必须说清楚。”木翰开始犟了起来。

    “翰儿,你爹呢?他怎么没有来呢?”水雨像是无声地问了一句。

    “爹已经受伤了,小罗中毒。”木翰冷气地看着水雨,水雨身上那一身淡雅,梳着从未见过的妆容。

    “你爹,终究还是来不了了。”水雨一下瘫坐了,摊在地上。

    “娘,你为何不告诉我呢?”木翰生气得如小狮子。

    “翰儿,你去看看小罗吧,到时你就就知道答案了。”水雨在镜子面前看了看自己的妆容,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时光在脸上刻下了痕迹,那眼角的皱纹出现了。

    “娘……”

    “走吧,水伯,带他出去。”水雨笑了笑,心里含着泪在哭泣。

    “林,你说,现在的我好看吗?以前你总说,喜欢我的眉,我的眉如水,万万千千总是不如,不如她云希长得漂亮,可是我不气,我只是气我们都是这家族利益的牺牲者。我知道,你不是无能,也不是懦弱,可是那么大的一个工程,怎么可以没有鲜血呢?你想用自己的鲜血来点燃,可是我不准,我先走了。云希真的是个好女人,只是可是有太多的身份了。我水雨,一辈子,从未后悔嫁给你。林,你说这样的我好看吗?”水雨抚了抚自己的眉,那发髻,流出了眼泪。

    “水伯,你进来。”水雨吩咐了。

    “小姐,什么事呢?”

    “你把这封信交给翰儿,记得照顾好他。他还小,什么都不知道,照顾哈他。”水雨贵了下来。

    “小姐,你这是为何呢?老身承受不起啊”水伯也跟着跪下了。

    “水伯,答应我。”水雨饱含泪珠。

    “小姐,何必呢?你跟老爷说清楚就是了。”

    “水伯,我们相处多年,你应该知道我们水族的做事方式吧,有人活着,就必须有人死去。”水雨突然笑了,像是嘲讽,像是哭泣。

    “小姐,你为何不那么做呢?”水伯也跟着难过。

    “水伯,为了林,他的伟业,我算什么,如果他们成功了,你会再见到我的,水伯,记住,照顾好木翰。”水雨最后说完,水伯离开了水光阁,眼里满满都是不舍。几十年了,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怎么舍得呢?

    水光阁的一把花烧了个干净,所有的一切就在那殆尽,了无生气了。

    “水光阁出现大火,那水夫人已经玉碎了。”那王伯对着木林说道。

    “是我对不起她了,怕是她在等我,等我最后去见她吧,可小罗……所有的一切躲不过她的眼睛,她已经算好了,我会接她的。”木林长叹了一口气。

    那床上的木罗正在熟睡,在那深深地睡着,想到自己的那一幕,竟向自己的娘亲出手,小罗整个人都开始痛了,心真的好痛,为什么最信任的人要给自己下药呢?

    “小罗,你醒醒吧,我是三哥啊。”木翰守在小罗的身旁。

    “嗯”小罗在呜咽了几句,睁开双眼,那清晨的光灼热了他的双眼。

    “你给我走开,你走啊,我不想见到你。”小罗突然往后缩了一下,心里的恨意,痛苦都浮现在那脸上了。

    “小罗,你听我解释啊。”木翰苦着脸,双眼都是泪点。

    “我不要,我不要。”小罗捂住耳朵,拼命地想要逃离,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是心里最大的伤痕。

    “你难受,难道我就不难受吗?在我知道我娘给了我之后,我就不心痛吗?可你知道我娘吗?是,你娘现在很惨,她在受着牢狱之灾,可我娘,我娘呢,她已经死了,已经死了。”木翰哭着声音对着木罗大叫。

    “三哥,你说什么?”木罗大怔,怎么会这样呢?

    “她说,她对不起你,希望你醒来的时候,可以第一个跟你说对不起,她说,她也是逼不得已,她很喜欢你,可这个世界不能够选择的,有很多,最多的是不能选择自己的命运,选择做自己。她说,她已经死了,希望你可以原谅她,原谅那个她。”木翰说着,那眼泪就掉了线。

    “三哥,对不起,我不知道,水姨已经……”小罗甩了甩头,最近发生很多事,好多事,她都无法接受了,那个结果,他无法承受,为何要这样呢?难道只有有实力的人才有说话的权利吗?

    一群黑影积聚,一群黑影包绕了林殿,那木罗的泪珠还未散去。

    “三哥,对不起了,我原谅水姨了,我们都不能,不能自己做决定的。”木罗拂去木翰脸上的泪珠。

    这时的黑影聚集,那人群密集。木敏看着那木罗惨白的脸色。

    “把木罗给我带走,”一声令下,小罗就被带走了,留下木翰,看着那远处的小罗被劫持,看着爹爹受伤,看着娘亲离去。他一下子难以接受这些东西,只觉得头痛得厉害,木翰,还只是个孩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