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人归

    更新时间:2016-05-09 19:36:38本章字数:3150字

    桃花树下,一个绑着羊角辫的白衣小小女孩,背靠着树侧倚着一旁正在闭目轻眠的小男孩。时不时还特意向这小男孩的方向挤挤,模样十分俏皮可爱。

    扑闪着水当当的大眼睛,小女孩看向自己身侧的男孩,“怎么都不动呢?”小小的嘴巴,细细地嘀咕着“祺哥哥,醒醒……醒醒”小手时不时还挠挠男孩的鼻头。

    “呃”的一声,从男孩的鼻翼中传出,男孩睁开眼,瞅了瞅身边的人儿,凤眼微眯,慵懒地开了口“怎么了?要回了吗?菀儿”同时手还轻轻揉着小女孩头发,眼中是满满的宠溺。

    “祺哥哥,这里不美吗?你怎么能睡着了呢!哼!”嘟起小嘴,女孩有些生气“这里可是菀儿花了很多时间才找到的,你怎么能这样?你不喜欢吗?菀儿,可是找了很久很久,连脚丫都起泡了呢,不信给你看看!”边说似乎边要解下自己的罗袜,男孩一把握住她的小手,阻止着,却不言语一声。

    “你真不喜欢吗?呜呜…祺哥哥?”大大的眼里,已满是泪水,大有溢出之势。“呃,我很喜欢。”男孩难得地开了口,“真的吗?祺哥哥”水汪汪的大眼睛,听到男孩的话之后,变得亮晶晶,满是惊喜,不确定地问着“真的?”看着她这副模样,男孩难得地再次开了口“嗯,我喜欢,很喜欢。”

    听到这个回答,小女孩站了起来,笑了。银铃般的笑声,弥散在整个山谷。随风掉落的桃花瓣,洋洋洒洒,恍若漫天花雨,落在发髻,落在肩头,看着在自己面前随花瓣奔跑,轻舞俏笑的小女孩,男孩的嘴角也轻扬起一些弧度。

    那是他们的初遇,那一年,他八岁,而她,五岁。

    皇城一道圣旨降下,霎时城中议论纷纷。。

    九王爷穆轩瑾即将迎娶丞相之女苏紫菀。

    街头巷尾都在谈论这一桩姻缘,称赞溢美之声不绝于耳。连待字闺中的少女,都羡慕这不知名的丞相之女。前世修了多少福缘,得嫁这砻凝皇朝赫赫有名的“俊逸”王爷。

    “爷,真得要娶那苏紫菀?”一名玄衣躬身朝着自己面前正在凭轩远望的男子轻声询问着。

    “圣旨既下,寒渊,你说呢!?”闻声,男子回头,一阵清风吹来,窗外的桃花瓣随风飘进屋内,散落在临窗男子的身上。

    如玉的手指,轻拈起飘落在缁衣上的花瓣,嘴角轻启:也许,会不错。。。不是吗?”

    “可是,虽说她是苏胤决之女,可是却从未听任何人提起过,甚至连相府的下人都从来没有提及。爷,是否不可信呢?”听着主子的回答,寒渊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不必理会,不管是不是有这个人,圣旨是真的,是父皇亲笔所写,就没问题。”深知自己主子的脾气,寒渊不再多言,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迟疑了片刻,抿了抿嘴,终是下了决心,还是开了口。

    “可是。。。爷,这样的话,那子钰小姐怎么办?”寒渊看着自己主子,有些担忧地问道。

    听着寒渊的话,穆轩瑾脸上有了些担忧,面上初出些犹豫“先不要跟子钰说,反正她现在还在西灵城休养,不会知道的。”停顿片刻后,淡淡撂下一句话:“寒渊。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不能让她知道这个消息。”

    定安三十六年,砻凝霄帝穆敛霄大行。三皇子穆轩凌即位,国号景和。

    景和元年,瑾王穆轩瑾,奉旨驻守西北边城,举家迁往。

    景和三年,凌帝赐婚,奉先帝遗诏,九皇子穆轩瑾即日迎娶丞相苏胤决之女苏紫菀为妻。

    丞相府花园。

    遥遥望去,一片花草姹紫嫣红,繁茂异常。就在这片花草间一抹银白的身影,在花间来来回回,时不时还会将脸凑近其中,细察它们的不同之处。手刚触到花的茎叶,正想细细看看,一个小丫头冒冒失失地冲了进来,气喘吁吁地大声喊道:“小姐!小姐!出事了……”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焦急。

    “沄儿?怎么了?干嘛慌张成这模样。”原本因为被打扰有些烦的苏紫菀,看着小丫头那担心的神情,明白了几分,不再追究她擅自闯进花药园来的事,反而平静地开口问。

    知道自家小姐的脾性,沄儿不敢像刚才那样咋咋忽忽地,小心的说着“城中都在传言,说小姐要嫁给九皇子,如今的瑾王爷了?!”说话间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家小姐的脸色。

    “没错。”直截了当的回答,面色淡如平常,丝毫没有一份待嫁女儿的羞涩。“啊!”听到自家小姐的回答,小丫头不敢相信地愣住了。

    “小姐,老爷回来了,在书房等你。”就在沄儿发傻的时候,张管家走了进来,向苏紫菀禀报丞相已经回府的消息。“知道了,我就来。”微微一探身,苏紫菀便独自走出了花药园。

    书房中,听闻女儿回来而匆匆回府的苏胤决又伏案于公文中。凝神静气的檀香在香炉中缓缓烧着,不久就弥漫室中。“砰…砰砰…”书房外传来叩门声,来不及细细辩分来人,苏胤决对着门口唤了一声“进来吧。”又俯下头察看公文。

    过了片刻,门被推开,一袭银白色云水纱裙的清丽女子缓步进内,粉白黛绿,梨花修面。一进屋,淡淡荷香袭来,久久未听到回答,苏胤决觉得有些奇怪,抬头一望,看着缓缓而进的人儿,愣住了,脱口唤了出声“琼霜?!”

    听到这声呼唤,女子走到书案前,轻轻俯首“我是紫菀。”听到女儿的回话,一直凝视忘神的苏丞相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面前的人儿,连忙放下手中的公文,急急地问道:“你不是不想回来?我知道,你娘是因为我才会……菀儿,我一直都在等你,等你回来,等你原谅我……现在你回来了,是不是说,你原谅我了?”话语间激动得难以自持,完全失了形象。

    可是,脱口而出的话久久却没有回复,空气仿佛就凝结在他们之间,无法化开之时,她说话了“娘亲,让我转告您一句话……我明白。”言语中没有带任何色彩,她直视着他,眼波闪过一丝无法理解的怒意。

    “我会嫁人,无论嫁给谁。”话说完,想离开。见状,苏胤决起身阻止着“菀儿!你不愿,就让爹去跟皇上说,就是拼了这命,我也会让你如愿的。好吗?”最后两字低声下气,满是渴求。

    “无须费心,女儿告退了。”看着苏紫菀离去的身影,苏胤决心中五味杂陈,苦涩难言。

    往日种种,曾经渴求的平静与安宁,早在她决定留下来的时候,骤然成为死局。

    三日后,砻凝丞相苏胤决正式对外宣布幼时离家疗养十年的独女——苏紫菀,即将婚嫁的消息。

    然而,这原本该欢喜的嫁娶大事,却意外有了些曲折。

    岚遐国提前朝拜进献,使者要求九王爷陪同,务必出席。凌帝初登大位,为维护邦交,火速传召九王爷进京,婚礼延期,另挑吉日。

    岚遐国提前朝拜进献,使者要求九王爷陪同,务必出席。凌帝初登大位,为维护邦交,火速传召九王爷进京,婚礼延期,另挑吉日。

    三日后,朝华殿。

    “众位爱卿,对于岚遐国使者提早觐见,有何奏报?”一袭玄青龙爪滚边绣金朝服的凌帝,端坐于最高位。对着下面朝臣问察。看着底下面面相觑的众位大臣,却没有人回答,凌帝心中有些不悦,用手指敲打起了桌案。“臣以为…”

    “瑾王爷到!”殿外的传唤声,打断进行中的朝会,原本颇为不悦的凌帝竟有些喜悦,眼中闪过一点笑意,殿门打开,来人单膝跪地,稽首朝堂“微臣穆轩瑾拜见皇上!”声音醇厚清朗,如铮铮弦音,又如潺潺流水,悦耳动听。

    “平身!瑾王爷连日奔波赶来,一路风尘。就不必参与了!”

    “是,臣告退。”随后退出了殿内。

    “吱”的一声,殿门开了,一直等在殿外的寒渊,看着独自出来的王爷主子,伸着脑袋左右张望了一下,快步走到了穆轩瑾面前,头往前一凑,好奇地小声问道:“爷,怎么样?”模样嬉笑贼眉鼠眼至极,丝毫没有一点江湖中传言的孤傲冷决。

    看着自己眼前这家伙的样子,穆轩瑾一巴掌推开就快贴到自己脸上的那张脸,冷冷地开了口:“你这家伙,再在我面前露出这副模样,我就带你去见离澜。怎—么—样?”原本因为被推开有些不甘心想再扑的离渊,听到“离澜”二字立刻止住动作,不敢再动毫厘。眼巴巴地望着自家主子,可怜兮兮地开了口:“爷?爷!,我错了!!哎呀!我不多话,我不多话,别带我去见离澜!”

    听着离渊的话,穆轩瑾浅笑着回了一句“噢?那,我带…”听懂王爷的意思,寒渊赶快插了一句“也别带离澜来见我!主子!爷!王爷!”

    笑了笑,不再理他,穆轩瑾走出了朝华殿,径直一拐,走去了另一处地方,一路上陪伴着离渊故作弱弱地讨饶声。一路走着,发现侍从宫女越来越少,四周环境越来越荒凉,原本还在讨饶的离渊,不再言声,小心戒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