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8章人亡

    更新时间:2016-06-20 22:51:14本章字数:2387字

    028章人亡

    阮婆婆看着白皮灯笼怔怔出神,忽然脸色就僵硬了起来,口中低低的哼道,“尸鼠其王,喂尔其香,灭尔血誓,治尔千伤。”

    我皱着眉头,只觉得阮婆婆唱的悲戚,而且这哼着的东西似乎对对面的尸鼠有什么影响。

    那鼠王的确顿了下,细细打量了一番。

    我咽了口唾沫,妈的连老鼠都比我聪明。

    我俩慢慢退着,鼠王停顿了数秒之后又开始冲着我们来了,给我吓得啊,只觉得心里慌乱,好像有人在喊着我让我快跑,千万不能回头,跟那天我在梦里梦到的一模一样。

    一股求生的欲望腾腾的就烧了起来,我感觉身体都轻盈了一下,准备拉着阮婆婆开跑,但是她反倒停下了,我一愣,也跟着停了下来。我虽然胆小,但是要我看着救我的阮婆婆给我当后背,这种事我做不出来。

    只见阮婆婆一撩方才的雪白寿衣,手上瞬间从我身边抄过了那只细小的锤子,似乎卯足了力气,向着尸鼠王面上刺去。

    哒。

    只听到细微的一声,阮婆婆的手往下使劲摁了摁,面前那尸鼠王身躯一趴,整个小身板就被钉了出去,在地上滚了滚,耳朵耷拉着,就像是死了一般。

    我扫了一眼看过去,那钉尸锤恰好钉在鼠王的脑门上,而那鼠王也瞪着眼睛,一股黑色的东西如同绢细的流水从它的眼眶流了出来,逐渐的汇聚成了一滩一股,这些黑色的物质没有向四处流,反倒是向着鼠王的耳朵汇聚。

    黑色的东西越来越少,似乎被耳朵吸收了,咕噜咕噜的在地上乱滚着,好像热的冒泡,忽然间,那鼠王就这么直愣愣的站起来了。

    它的身板还是那么小,但是钉尸锤已经没入了它的头颅,而它的嘴边,竟然生出一只硕大的牙齿,牙齿的顶端,是一把锤子的形状。

    我一低头,正看到它抬起脑袋对着我,硕大的牙齿没有让它显得笨拙,干涩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似乎还充满了戏谑。

    “我去……”

    我拉着阮婆婆撒腿就跑,路上跌倒滚了好几个圈,我心道幸亏这时候没被控制住,要不然哪怕我顾不上自己,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阮婆婆被吃掉吧。

    我这辈子都没感觉自己跑的有那么快过。

    但是依旧没什么用,一共六只尸鼠向我冲了来,我看的骇然,大声喊着徐家爷爷,这比当初在空亡屋更令人绝望,尤其是死在畜生的口下,还是专门吃人皮的畜生。

    我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都怪我,要不是我一个喷嚏打出去灭了香,现在这一切根本不会发生,要不是我为了那点小钱和那仅有的自尊给张天签了合同,那那个被快递上的钉子杀死的男生会不会死?还有那四个被烧死的学生。

    我总以为是所有人都在害我,可是到现在我依旧活的好好的,我算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我带来的,包括现在四周疯了一般想要吃掉我的尸鼠,我头皮发麻,心中有些后悔了。

    腿脚发软,阮婆婆捏住我肩膀直接使劲,然后自己跳了下来,我问她,“阮婆婆,你怎么?”

    “我赌错了,”她说,“你马上离开去找那赶尸人,这千年尸道行不是我俩能解决得了的,毕竟我只是个过阴人。”

    我眼皮一跳,但是没心思去问她过阴人的事情了,“走啊!快跟我走啊!”

    “走不了了。刚才那千年尸在空亡屋内都能控制你,这些有他意识的尸鼠又怎么能放我离开?”阮婆婆说着,却似乎是一脸解脱。

    我咽了口唾沫,听着她继续跟我说,“小伙子,那尸鼠不会吃你,因为它们都是那屋内的鬼尸控制的,而你对他还有用处。”

    “你现在就去找到赶尸人,让他别报仇,杀不了别把自己搭进去。”她说。

    我有些于心不忍,听这话她像是在和我道别,我抬起头不让自己的眼泪下来,天上的月亮被乌云遮蔽着,像是披上了一层轻纱,月光很暗很暗的。

    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静静地听着。

    “你先走吧,这尸鼠虽然不会杀死你,但我不确定会不会咬你,很疼的。”她说。

    “我还是小看了这千年尸的恨意。”她说。

    “对了,帮我照顾照顾小倩,”她说,“如果你一直没死的话。”

    “还有,如果有时间,我那屋子的长明灯,一定要亮着。”她说。

    “为什么?”我脱口问了出来,这也是我一直都难以理解的事情。

    “我阮家村那么多人惨死,那么多孤魂野鬼,总得有个能凑的去处吧,我举把火,他们就能凑到那边角落里唠嗑了。”她说。

    “你走,我还能拦一会儿。”她对我笑。

    然后我看着阮婆婆把寿衣穿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摸了摸身上掏出一把小匕首,看着那只小巧的鼠王她笑了下,但却转身冲着那比较大的尸鼠去了,我往后退了两步,看着她用脚使劲踩着一只尸鼠的尾巴,全然不顾那尸鼠对着她的脚踝啃噬。

    她硬生生的吧匕首从尸鼠的眼睛里面插进去,然后拔出来,当刀尖离开尸鼠的身体,噗嗤一声,那血液顿时就飞溅了起来。那尸鼠还在咬,口中掀起一块血淋淋的人皮。

    然后她又冲向了下一个尸鼠。

    我眼泪顿时流了出来,看着阮婆婆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夺路狂奔。

    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直到我恰好遇上徐家爷爷。

    我冲着他哭,“你跑哪去了?”

    “那老婆子说尸鼠王会在阴湿的地方,我去找了。”他悠悠叹了口气,“结果没找到。”

    他有些气恼,“按理说投下香饵,这尸鼠就会循着香味去了啊,但是这尸鼠王怎么会不见呢?倘若杀不死,怎么引诱那鬼出来。”

    我不吭声,盯着他的眼睛,抹了两把泪之后说,“尸鼠王我们见到了,现在……阮婆婆可能已经死了。”

    “这不可能!”徐家爷爷顿时一惊,“那香饵滚过的香可以让尸鼠鬼打墙,这点那老婆子不可能不知道。”

    我说,“你能对付的了尸鼠么?”

    徐家爷爷不解的皱了皱眉。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字一句的说了一遍,徐家爷爷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我看到他摸着手里的黑袍,低声道,“你说那尸鼠王嘴里多了一把钉尸锤?”

    那黑袍凛然颤抖。

    徐家爷爷的脸色有些苍白了,他从身后摸出一道符来,对我说,“走,咱们去看一下。”

    “最起码给老婆子收个尸。”他说。

    我和徐家爷爷回到了刚才尸鼠那地方,结果尸鼠已经离开了,那里只有一滩浓浓的血迹,我看过去,有些细小的碎肉。

    我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了。

    我直直走向那被咬的稀碎的寿衣,想要帮忙收拾点东西,给阮婆婆立个坟。

    我走过去,咯咯的声响响起,有白骨在我脚下断裂,发出瘆人的声响。

    我眼泪哗的就止不住了,我知道,那是阮家婆婆留下的。

    因为我脚下有把匕首,我用双手把它捧起来,揣到了怀里。

    极度珍重的,揣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