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1章棺材

    更新时间:2016-06-23 22:59:34本章字数:2227字

    031章棺材

    我听到他的话,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

    或者真的就像张天说的那样,他之所以选择了我来成为他的接替者,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我适合。

    我或许真曾满身罪业,想到这的时候我忽然想到那个至今都萦绕在我脑海中的梦。

    我的呼吸粗重得就像是一架老式的风箱,奔跑让我的胸肺腔之内火烧火燎,后面混沌一片,但似乎有一双眼睛在若有若无的盯着我,看着我成长,看着我轮回。

    世界都是灰的,一个朦胧的头像出现在天空顶层,他用低沉的嗓音告诉我走下去,一定要走下去,否则你会死的。

    我快速的奔跑,突然四周景象如镜子一般崩塌,我瞬间坠入无尽的黑色虚空。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没有再说一句话,这些事情已经让我有点麻木,在找不到解释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到底孰真孰假。

    而且我还没忘记,到现在我还是一个活死人。我的魄根本都不全。

    跟着徐家爷爷一路前行,这一路驶下来,在傍晚时分的时候,我们竟然到了一个比较小的山谷,这山谷离快递处多远我并不清楚,但胜在一个美字,曲径通幽,那山谷周围没有人家,一户人家都没有。

    我诧异的朝着山谷里面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发现,只能循着徐家爷爷的脚步跟上去。

    走在路上的时候,徐家爷爷一句话也没说。

    忽然一个人从山谷侧面冲了出来,小山谷不大,所以我看的清清楚楚,那是一个年龄约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他的头发披散着,就仿佛是一个野人,他满手的鲜血,那鲜血从他的手上流下来,撒的一路都是。

    他根本就没瞟我们一眼,而是持续向前飞奔。

    徐家爷爷拧起了眉头。

    我有些紧张的凑头瞧着那逐渐消失的背影,问徐家爷爷,“这是怎么了?”

    徐家爷爷撇了撇嘴,那意思很明显,这人应该是疯了。

    “上去看看吧。”他说。

    我点点头,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可是当逐渐接近的时候,那黑袍又在徐家爷爷肩头开始乱颤,我算是看明白它了,这个黑袍完全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东西,它不怕我,也不怕小鬼,但是偏偏怕阮家婆婆手中的钉尸锤,应当是害怕阮家婆婆将它过阴(这是我自己考虑的。毕竟过阴过的是神鬼,虽然说人死为鬼,鬼死为冭,但鬼尸依旧是鬼,它恐惧阮家婆婆是应该的。)

    如今钉尸锤已丢,黑袍本不该有这幅样子,它该整日对我张牙舞爪才对。

    前几日见到徐家爷爷的时候,并未看到它这幅样子,这就说明这附近有让它恐惧的东西。

    我暗自提了下心。

    又往前行进了挺远的距离,我忽然看到不远处的山腰上,竟然袅袅的冒起了几丝青烟,似乎是炊烟,但又不像。

    那里面,有人?!我有点疑惑。

    徐家爷爷忽然皱了皱眉头。

    “有什么问题?”我问。

    徐家爷爷没说话,但是脸色有点凝重,我看到他的眼神有点变了,浑身打了个寒噤。

    “爷爷?”我有些不甘心的再度询问。

    结果他还没说话,忽然那个之前碰到的中年男人从对面呼的一下跑了出来,他还是和刚才一副模样,一身的血让人不寒而栗。

    他就像是发神经一般的浑身颤抖者,絮絮叨叨的跑,“鬼吃人,鬼吃人了。”

    “鬼杀人了。”他说。

    我看的仔仔细细,那人的脸色苍白,似乎是在里面看到了什么更令他恐惧的东西。

    黑袍也开始发声了,咿咿呀呀的叫的极其瘆人,我敢肯定里面必然出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而且即便是鬼,也绝对比黑袍更厉害。

    我这边刚把事情想明白,徐家爷爷却步了,他扭头对我说,山里可能出事了。

    我说这是怎么回事?

    “那我也不清楚,我们先去问问那个疯子,说不得他知道点什么。”徐家爷爷准备转身去追他。

    我们追到他,开口问他,“你怎么了?”

    那人有点畏畏缩缩的,看向我们的面色有几分惧意,口中也在狂喊着有鬼,有鬼要杀他。

    我仔细看了看他的衣服,很标准的休闲服装,他的手指的关节有些许老茧,比较粗壮,一看就是常年在外的角色,再加上那小麦色一般健康的皮肤以及那挎着的小背包,他应该是来山里面旅游的驴友!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会被吓成这个样子。

    “啊!”他忽然怪叫一声,一下子给我吓了一跳,我瞅着他,看他目光投向并不遥远的一个地方,眼神开始闪烁不定了起来。

    “那边怎么了?”我轻声细语的问他。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浑身怪叫手舞足蹈,比之刚才更加的疯狂了。

    徐家爷爷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先跟我一起过去看看吧,不行咱们先离开这地方。”

    “今天这地方,有点邪。”

    我强自笑了笑,还没见到他说的那高人,我倒是感觉自己浑身紧张起来了。

    “那就去看看。”

    徐家爷爷面色凝重的和我随着那疯子指引的方向向前走着,但是疯子跑了之后,我们就没有了方位,还好有黑袍,这时候我才发现徐家爷爷还是有点恶趣味的,黑袍在哪边哆嗦的厉害,那就是去哪边。

    这让我想起那些恶搞的事情,心道合着这黑袍还能当罗盘用。

    徐家爷爷慢慢走着,我在后面都跟着都走烦了,总觉得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正想细问他到底要给我带到哪里去,但是我扶着山谷的岩壁走的时候一下子摁到了一个空的地方。

    我的身体一下失去平衡重重跌倒,我寻思我得掉下去摔死了,啊啊的就叫了起来,结果却发现我不小心发现的是一个山洞。

    听闻我声音回过神来的徐家爷爷快步赶了过来,看着山洞,凝眸不语。

    我连忙拍了拍身上的土站起来,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可我没有想到的是,徐家爷爷一句话没说,径直就进去了,黑袍也不知道被他放到什么地方了,或许是给保护起来了吧。

    我在后面亦步亦趋的哼着小调给自己壮胆,在逶迤前行中没花多长时间就到了山洞的内部。在山洞的暗色里面有影子在对面的岩壁上交错眼影,我慢慢走着,忽然一脚踩到了一个坑里面。

    我一惊之下叫了一声,结果最里面忽然也传来了一声怪叫,接着我就懵了。

    徐家爷爷说小点声,然后我们一直走到了最里层。

    结果还没等站稳,我低头一看,差点魂飞魄散。

    在我们面前的,竟然是一副棺材!

    一副可以躺人的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