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3章情敌

    更新时间:2016-06-26 19:42:27本章字数:2256字

    033章情敌

    我听到他的话,忽然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被他扯了过去。

    那种感觉很奇怪,让我几乎有一点茫然,我傻愣愣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他刚才说的话我自然清楚,那是刘禹锡写的陋室铭里面的一句话,意思就是山无论有多高,只要有龙就是有灵性的。

    可是这和高人有什么关系呢?我陷入了沉思,想了一会儿,忽然间明白了什么,山是因为有了龙才有了灵性,而他虽然长得可怖,但是或许因为有能力才被称为高人。

    想到这儿,我似乎想明白了。

    他刚才一直波澜不惊的样子,或者真的就是根本不在意我和徐家爷爷的到来。

    跟我说了句话之后,他机械般的转过头去,看着徐家爷爷,“你来了。”

    徐家爷爷的表情有点不自然,我看的清楚,他看向这高人的目光有点闪躲,不仅心生疑惑,难道徐家爷爷和这个高人之间,还曾经发生过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刚才那俱五刑和那疯子,是怎么回事。”徐家爷爷沉凝了很久,还是开口询问。

    “我杀的。”那和尚直接说。“另一个是被我吓得。”

    我心中猛然一个咯噔,刚准备站起来顿时一屁股又坐下了。

    这时候我和那和尚还有徐家爷爷恰巧站成了一条横线,篝火的余光恰好将我们的身影印在身后的岩壁上,我坐下的那一瞬间,忽然瞥到了那里,在岩壁上,只有两条身影。

    我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度看过去,果不其然,三人之中,我有影子,徐家爷爷有影子,唯独中间那和尚,没有一丝的暗影!

    我的手臂不住的颤抖,这高人,不是人?

    他是鬼?

    众所周知,只有鬼才是没有影子的。

    我惊恐的用屁股往后挪动了几步,想要站起来跑掉,整个人都是麻木的,我承认那一刻,我都有些呆滞了。

    难道徐家爷爷也是要害我的人?

    他为什么和鬼魂还有联系?

    我之前就曾经对徐家爷爷抱有过怀疑,但是我只是害怕他会因为黑袍而炼化我成为他的第二鬼尸,但是阮家婆婆的死让我意识到,我谁都不能相信,至少在我为她报仇之前。

    只有我能拯救我的命。

    即便我现在依旧一无所知,我也一直有这么个信仰。

    但当面前那和尚和徐家爷爷面对面露出笑意的时候,我最终还是快要失去斗志了,想起刚才那个疯子的惨状,还有那个尸体的血腥场面,我感觉我的整个胃里面,都是一片干呕。

    “你不该这样做。”徐家爷爷似乎有点惊恐的说了一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

    那和尚阴测测的一笑,丝毫不在意的说道,“你觉得我还会害怕后果?”

    我一听这话,又往后挪了一步,跟鬼讲后果,那不是扯淡嘛。

    更何况这个鬼已经杀了一个人,而且吓疯了一个人了,万一把我给搭上,那不尴尬了。

    徐家爷爷有些严肃的道,“杀人也就杀了,你为何要用俱五刑?”

    “她该死。”那和尚说,“她本有家室,却和那疯子来山里旅游,还在我眼皮子底下野战,我不杀她,对得起她男人?”

    我在后面听得哭笑不得。

    这鬼管的可真宽。

    连人家约炮野战的事儿都掺和一脚。

    徐家爷爷不说话了,我慢慢瞅过去,忽然发现那两个站着的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场景,他们都不做声了。

    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感觉在滋生,而且有东西似乎在暗中窥探,却又不靠近,就仿佛跟在我们的身后。

    徐家爷爷愣了愣,眼神里多了几分同情,犹豫,然后说道,“你还放不下。”

    那和尚竟然浑身立马就是一颤,我迷糊了,这两个人敌人不像敌人,朋友不像朋友,要是想弄我你他么倒是赶紧来啊……

    我暗自腹诽着,再次看向他们。

    那和尚往前步步紧逼,整张脸都要粘在徐家爷爷的脸上了,说,“我放不下?要你你能放的下?你以为我愿意变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他的手臂猛然抬了起来,顿时抓住了徐家爷爷的脖子。

    我:……

    我在身后陷入了懵了的一个状态,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现在的情况太诡异了。

    徐家爷爷带我来找高人却找了个没有影子的家伙,然后奇怪的是他们两个还内讧了。

    我赶紧溜吧,我顺着山岚准备离开,时间紧迫,我已经来不及多想了。

    刚走没两步,那个沙哑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像是佛音,在耳边轰然炸响,“你要是想活着,就不要走。”

    我咽了一口唾沫,然后果断回身,到了原地,坐下看戏。

    要不然那个俱五刑,实在是挑战心理极限啊。

    刚回过身,我忽然听到那沙哑的声音在怒吼,然后徐家爷爷啊的一声大叫,整个人都忽然倒飞了出去,扑通一下躺在了地上,那黑袍从袖口钻出来,向着和尚就冲过去了。

    但是黑袍也是一瞬间,就被打飞。

    我惊吓过度,嘴唇一时间都有些发白,浑身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

    那和尚面露狂喜之色,震声喝道,“你要我放下,当年你为炼化我发现的鬼尸,抢走我赶尸人之位,抢走苗寨所抛绣球的时候,怎么自己不放下?”

    刚才那目光中包含萧瑟和空洞的恐怖和尚,在这一刻就仿佛是要癫狂了!

    他冲着徐家爷爷在嘶吼,“你当初将我逼得遁离,不得不离开苗寨,遁入盐池的时候,你为什么自己不放下?!”

    他说话间开始脱衣服,等到他将身上的僧袍完全解开,脱了下来的时候,才彻底的让我震惊了。

    他方才在僧袍下面显得健硕的身躯,已经完全是一幅黢黑的树干,那上面的道道伤口,也完全的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他的身躯早已经不是身躯,那躯干是黑色,塌陷,像是树皮,干枯,仿若被抽干了所有的水分,看起来就像是一具存放了数千年的僵尸。

    “你当初让我为尸,却不曾考虑我的感受的时候,你为什么自己不放下?!”

    他将那枯槁干瘪的手臂,慢慢悠悠机械般的伸了出去,对着徐家爷爷道,“现在让我放下?”

    “晚了!”他说。

    “你该死!”他在疯狂的嚎叫。

    在他喊出这句话之时,身旁那刚才被风吹的马上就要灭掉的篝火堆忽然蠢蠢欲动,继而霎时间着了起来,火势熊熊。

    我透着光,看着这场大戏,觉得这人和徐家爷爷好像是情敌。

    而当初的结果,自然是徐家爷爷赢了,而现在,胜负却殊难预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