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4章旱魃

    更新时间:2016-06-27 22:35:05本章字数:2657字

    034章旱魃

    那和尚冲着徐家爷爷喊完,然后脸上重新恢复了冷漠的表情,他再度双手合十,但我看着他做作的神态,忽然心生警惕。

    就在我警惕的时候,我感到一阵恍惚。

    揉了揉眼睛,我使劲看过去。天色很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周围的乌鸦在一声接着一声的叫着。

    然后它们似乎在铺天盖地的乱飞,我咳嗽了两声,这才感觉到自己方才木然的眼睛已经带着了一种特别的光辉,骤然间亮了起来。

    我能看到那和尚拖着残躯,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徐家爷爷的方向行进着,他不着寸缕,手里面却忽然很缓慢的长出了一只只指甲,那指甲很长,而且很锋利,我感觉能直接划死人。

    他的目光可怜又可悲,仿佛是一个被害的家破人亡的家伙,有着满腹的怨气与燥意。

    他满脸的血泪。

    走了几步,他忽然再度疯癫了一般冲着徐家爷爷喊道,“你该死,你该死!”

    然后疯狂的直冲徐家爷爷而去,徐家爷爷的脸色极度难看,我看到他从背后拿出了一道符纸,和当初想要对付尸鼠王的时候拿出来的符纸一样。

    他冲着我喊,“你个傻小子,还不快过来帮忙?!”

    我听得一下子震惊了,心中想你们两个内讧,关我屁事。我一边应和着,一边慢慢悠悠的动作,根本就没有起身靠近他们的意思。

    徐家爷爷有些生气,“你再不过来,我们都得死!”

    我斥了声,没回答。

    徐家爷爷让黑袍晃起了铃铛,铃铛的声音在我的耳边逐渐的拉长,而且极度纤细,直直的刺入我的耳膜,让我无由来的感觉到厌烦。

    这种声音让我厌烦,但却瞬间将我的意识拉回现实,我看了一眼,那和尚的背后正长出一条大尾巴,尾巴上挂着的,竟然是些淅淅沥沥的骨架。

    我刚才看到他的那慢悠悠的动作早已经不见了,现在他正在急速的与徐家爷爷过招,哪里有半分笨拙?

    他浑身上下都打了一个哆嗦,面前的打斗声自然能传到我的耳朵中,可是外面的场景却诡异神秘。

    方才的那和尚,竟然变成了一个背后长着尾巴的人形怪物。

    它的下肢像是人一般能够站立,但是上肢却已经变成了两只爪子,而且在挥动的时候,那爪子总是能带起一道道的厉啸风声。

    徐家爷爷身形左躲右闪,不敢让它的爪子挠到,反倒反手一挥,符纸贴在了怪物的后背上,怪物嗷的一声乱叫,顿时身上发出了滋滋的响声,而且在符纸贴着的地方冒出了缕缕的烟雾。

    我在后面看的一阵瞠目结舌,没想到竟然会发生如此像是幻境的一幕。

    那怪物往后倒退数步,徐家爷爷看起来放松了警惕,却丝毫没有注意到,那怪物偷瞄他的时候,眼里面阴沉的可怕,就像是在算计着什么,他依旧是那副恐怖的模样,但是嘴角那干枯的血肉抽搐着,像是在笑。

    我咽了口唾沫,围着他俩看了很久,我才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儿。

    在我的周围,除了他们两个发出的声音,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就连刚才的乌鸦叫声也不见了,更别说在这山中本来就随处可见的虫鸣也在霎时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空气中充满了一种焦灼的气味,极度的干燥。

    我没多想,但是四周依旧安静的仿佛不是一座布满树木绿草的山峰,反倒是像一座干枯的旱地。

    那符纸在怪物的身上霎时间化为灰烬,而后徐家爷爷似乎顿时惊醒,整个人都开始退步,他边退步边对着我吼,“快离开,快离开!”

    徐家爷爷的声音很大,但我根本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刚才我已经被铃铛的铃声唤醒了一回,虽然我强忍着看着他们,但我心里还是有些发慌的。

    我发慌的原因就是我根本搞不清楚所有的状况,不知道这个和尚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徐家爷爷到底要做什么?他这是带着我闲的没事儿羊入虎口么?

    我站在整片山岚的空地上,感觉就像是一个失去方向被人丢弃了的小孩子。

    看着徐家爷爷的焦急心情,我咬了咬牙,快步的跟了上去。

    一路冲下去,情形依旧诡异,我总感觉根本没有了一丝的湿气,往下越来越远,渐渐地有了虫儿的嘶鸣,但是叫声嘶哑,一路踩过的地方也早有地方的土地有了裂痕,似乎滴水未下很长时间造成的龟裂!

    我抿了抿嘴唇,刚才在我们上去的时候,绝对不是这样!

    而就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土地却能有如此大的变化?

    我根本思考不出发生了什么,只能快点追上徐家爷爷来询问,毕竟那和尚如今的模样,实在是不像一个好人……

    更何况他在这之前已经杀死了一个,吓疯了一个而且还根本没有自己的影子!

    那怪物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我全程时不时回头,发现他之后的眼睛都是垂着的,但方向却死盯着徐家爷爷的方向不变,一点偏差都没有!

    我长呼了一口气,浑身发力,跑的极快,等到跑到徐家爷爷的身边,我稍微放松了心情,因为那怪物似乎没有继续追,我刚想问他,却看到他眉头紧锁,一脸忧虑。

    “怎么了?”我开口问道,声音还不小。

    徐家爷爷吓得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对我使眼色,现在不要出声,然后立马带我转移了地方,我挣脱开来,刚想质问他这是要干什么,却忽然看到就在我们刚才所处的位置,那怪物出现在了视线中。

    我惊得不敢出声。

    我们一路再度狂奔,直至到了山下,这才敢喘出粗气,徐家爷爷问我渴了么?

    我说,“有点,刚才上面有点太干了。”

    徐家爷爷嗯了声,似乎对这地方轻车熟路,很快就找到了一口水井,用携带的绳子和杯子打了点水上来。

    我看了看,那井水很清澈,稍微先抿了口,那井水略微带着点甜意,我喝了一口感觉极其清凉,将我火辣辣的嗓子都给瞬间整舒服了。

    等我喝完,徐家爷爷准备自己打一杯上来喝掉,我刚想夸夸他竟然知道有这么个地方,井水这么好喝,有机会再来的话我能不能在这多拿一部分,要不再让我喝一杯?

    可是当那杯水拿上来的时候,我刚才所想的那些词,全都在脑海中消失的一干二净。

    因为杯子里面根本不是我所想象的清澈的井水,而是红色的。

    血水一般鲜艳的红色!

    在水杯里面的“水”并没有血腥味,但却有些杂质一类漂浮,上面还有淡白色的浮浮沉沉的东西,就像是指甲。

    我大叫一声,差点一头掉到井里面。

    看到那指甲的同时,我忽然想到刚才山洞里看到那个被施以俱五刑的女人,那个被斫断十指的女人,那个血腥而恐怖的女人。

    那我刚才喝掉的是什么?我忽然喉头发紧,感觉到自己刚才喝进去在肠胃里还留下清凉的东西在胃中翻腾,几欲干呕出来。

    “这是什么?”我吓得不敢说话,吐了半天才拉着徐家爷爷,“还有那刚才那怪物是什么?!”

    我说着,我的手的力气不由自主的增大,我觉得夹得徐家爷爷都疼。

    “我们中圈套了,”徐家爷爷的眼睛半眯半睁,似乎在思考,又似乎在沉索,他狭长的眼缝里面露出冰冷的流光,嘴唇紧抿,“他不是高人。”

    “他已经疯了。”徐家爷爷硬着头皮解释,“他入盐池不是为了自救,而是化了旱魃。”

    徐家爷爷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他现在,就是个疯子!”

    徐家爷爷的脸色凝重的可怕,眉头紧锁,表情看起来有点纠结,就像是脑子都分裂了一般,那黑色的眼瞳里面一片漆黑,深不见底。我很少见到他这幅样子,但这一刻,我虽然没明白他的意思,但唯一的感觉,就是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