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5章尸蚜

    更新时间:2016-06-28 20:47:36本章字数:2938字

    035章尸蚜

    “爷爷,你不是说他是高人么?”我浑身一震,一下子抓住了徐家爷爷的胳膊攥的更紧了,我紧张的问他。

    徐家爷爷根本没有理会我的问话,他就像是没有看见我一般,双手捧着那里面有着红色血水的杯子,拿起来放到唇边喝了一小口,我看的一阵心悸。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开始狂起来了,撇开徐家爷爷现在的动作不谈,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让我还在迷幻之中,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那个和尚突然间就变成了一个怪物,而且大地都开始龟裂?!

    难道就是因为他是旱魃?旱魃又是什么东西?

    这一切就在短短时间发生,显得格外的恐怖。

    “徐家爷爷,你别喝啊。”我冲着徐家爷爷说,但是无疑是徒劳的,徐家爷爷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整个人都已经呆滞了。

    黑袍早已经消失不见,我想已经钻进了他的袖子里面。

    我有点疑惑,冲着徐家爷爷说,“姓徐的,你想想北宾!”

    连叫了好几声,徐家爷爷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要是搁在平时,徐家爷爷早就说我没大没小,然后拿东西抽我了,对我说完之前那两句话之后,他就已经不理我了。

    叫着叫着,徐家爷爷忽然站起了身来,就像是一个被拧足了的发条一般,一瞬间就在地上直了起来,就像是弹簧弹起来的一样,然后他的目光直直对着那口水井,拿着杯子,再度从井水里面开始往外捞东西。

    我有点不甘心的凑了过去,趁机想看看到底徐家爷爷在做些什么,可是当我刚刚凑过去,正看到杯子往上甩的时候,甩出来的是满面的血污。

    我冷不丁被吓了一跳,急忙抹了一把脸,然后看到徐家爷爷从井口站了起来,他的脸上也被甩上了血污,满面的血迹,但是他的脸上却绽放着一丝笑容。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的身子还是像是筛糠一样剧烈的抖动了起来,嘴角发出阴沉的笑。

    徐家爷爷到底是什么人?!

    我在后面看着,觉得情形变化的太快,我现在见到的所有人,几乎都是疯子!

    现在连徐家爷爷也都难以抑制自己的表象!可是他的情形却又如此的诡异,这让我不得不多想。

    他干瘪的身体就如同坚硬的石头一般,在抖动的过程中冲着我走了过来,疯了一般跳将起来,狠狠地撞在了我的身上。

    我用手掐了掐自己,记得眼泪都快下来了,我问他,“你告诉我,你到底是好人坏人?”

    我眉头一皱,话说的很直白。

    当然我知道无论怎么样,他会说的都是好人,因为即便他真的是坏人,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但结果却出乎了我的意料,徐家爷爷也楞了一下,面上的笑意有点僵硬了,说道,“你猜到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后退了两步。

    难道,徐家爷爷?真的不是好人?真的是他和那个和尚联系起来害我的?可是这根本没有意义啊,想要杀掉我,徐家爷爷完全可以直接动手嘛。

    四周没有风。

    我站在山脚下,却感到比刚才在山上更冷的寒冷。

    山脚下较为空旷,但我无路可退,因为我身后虽然没有山上的那种参天古木,却有无数的小树,我感觉一直压抑着我,给我带来了强烈的不安的感觉。。

    有气味传到了我的鼻孔中,那种气味略有腥甜,不是泥土的味道,也不是方才井水的味道,那……是人血的味道!

    我顿觉惊慌失措,双手揉搓着当初阮家婆婆留下的那把小匕首,在不停的摩挲着,如果徐家爷爷真的有什么过度的行为,我一定会跟他拼命!

    我确定。

    徐家爷爷看到我拿着匕首的动作了,满脸的茫然与讶异,还很奇怪的问我,“刘奇,你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我防着你啊……

    看我一幅小心谨慎的模样,徐家爷爷这才恍然,摆了摆手道,“我的确不是好人,但是跟你没关啊。”

    我撇了撇嘴,盯着他看他作何解释。

    “先随我离开这儿,血气被散出来了,相比很快能引来阴物,此地不宜久留。”徐家爷爷说。

    我看了他一眼,知道若是他想带我走我也根本没有反抗之力,直接从善如流。

    等到了离山脚挺远的地方,根本感觉不到一点干燥的时候,我们这停了下来。

    徐家爷爷知道我在防着他,也不着恼,说,“你在怀疑我要害你?”

    “嗯。”我直接点头,这没必要骗他。

    徐家爷爷嗤声笑了出来,“我若是想害你,你能活到现在?再说你一点对付我的手段都没有,只能被人保护,我就算真的想害你,你能拦得住么?”

    这点我当然知道,但是我现在最重要的,不是颓废,我不能颓废。我哪怕明知道自己要死,也会努力去搏一把。

    因为我这条命,算是阮家婆婆救得。

    我无言以对,徐家爷爷继续说,“看来你没猜到,刚才那个怪物,你看到了?”

    我点头,我要是看不到那就是说明我瞎!

    “是我害得他。”徐家爷爷根本没有掩饰的意思,直接开口对我如此说道,他这么诚恳倒是让我一愣。

    “刚才他还是个和尚的时候,他说的话你听到了吧,那你觉得是怎么样,你可以先说说。”徐家爷爷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山,对着我问。

    我说听到了,他刚才说什么你抢了他的鬼尸,还有抢了他的绣球,抢了他的赶尸人之位。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问。

    “是的,那鬼尸的确是他率先发现的,可是鬼尸不是我抢的他的。”徐家爷爷似乎回忆起了当年,开始对我讲述起了故事。

    1942年,夏,湘西苗圃。

    那时候徐家爷爷才十几岁,正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苗圃寨主的女儿恰好也是芳龄,而且生的貌美如花,很多人都喜欢她,徐家爷爷自然也不例外。

    还有方才那和尚,也是她的追求者之一。

    当然,那时候的他,还不是一个和尚,他的名字叫做河山。

    苗圃那小寨子隐匿在大山深处,整个寨子都有诡异的气氛,自不赘言,有人会种蛊,而有人,则会赶尸。

    当然那赶尸都是一种流传下来的习俗,真正的大师只有寥寥几人,而且极难见到。

    有一日徐家爷爷和河山一起去深处瞎逛,结果忽然跌入一座山洞,在山洞的下面有一条很细的小溪,徐家爷爷在掉进去再出来的时候,捡起了一小块龟壳。

    龟壳并不奇怪,但是他们都喜欢的那女孩,喜欢用龟壳雕东西,那就不一样了,徐家爷爷自然将龟壳贴身收好,然后跟着河山准备找出去的路。

    在路上的时候,河山不小心跌了一跤,然后整个人都疯狂的嚎叫了起来,那下面,竟然是一具骇人的尸骨!

    他们看到了一具早已经化成枯骨的尸体,而且尸体上面盖着一件长长的黑袍,黑袍上面,还有一个钵盂。

    两人吓得不轻,也不敢做什么,口中一边说着自己罪过,叨扰了先生美梦,一边急忙离开,他们冲着黑袍拜了两拜,然后就找到小路回家了。

    到了家中,徐家爷爷也没感觉有什么不一样的,年轻人的胆子大,心也大,就直接把这事儿给抛诸了脑后,那龟壳也被他贴身戴着,没有放下。

    结果第二天还没醒,小寨子里面就有泼妇在满圃大喊,说哪个不要脸的偷了她家的鸡,还有羊。

    寨子本来就不大,这么一喊,整个寨子的人都有点不乐意了,仿佛骂的是自己一样,这事情也就很快传到了寨主的耳朵里面。

    寨主乐呵呵的起床,寻思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乐子,顺带帮这个大姐把东西给找一下。

    结果等到他到了那人关鸡和羊的地方,看到那空无一物的场地,忽然间脸色一变。

    他慢慢的掀起了关羊的地方的一摞草,然后整个人都开始不好了,因为在他的脚下,不是别的呢,是一滩血水。

    是被冲淡之后的血迹所化成的一摊血水!

    寨主脸色有点难堪,但是最终也没能发现到底是什么原因。

    第二天,寨子里面又有牲畜消失,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三天则是直接死了一个人,那人是寨子里的老人,平日每天早上都会起床劈柴唱山歌,那声音能叫醒整座苗寨,这一日却再没能唱,反倒连尸体都找不到,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血水。

    在他家的门口上,则是画上了一只龟壳。

    还有一个个小小的点所布满的整扇门,那是一个个长着利刃般牙齿的小动物,应该是说小昆虫,八足,却有一排十二颗牙齿,每个牙齿的尖端都似乎有骨质的倒钩。

    苗寨的人都知道,那是尸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