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章菩萨

    更新时间:2016-06-29 22:16:14本章字数:2696字

    037章菩萨

    河山整个人直接被掐的喘不过气来。

    看样子就要死了。

    我听他讲故事都把自己给吓得一哆嗦,想象着一具尸体就突然间在面前跳起,吓得手里面刚刚捏起来的香烟都给扔了出去!

    别说是我了,就算是素来极其稳重的徐家爷爷,在和我说这一段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他的手颤得厉害。

    “那之后呢,河山死了?”我平静了一下思绪,然后问他。

    “不,他当然没死。”徐家爷爷说,“当时寨主反应很快,在这一点之上他还是很称职的,他手里面的神火一下子就点在了黑袍的身上。”

    把黑袍烧了?我目光有点讶异,难不成这黑袍,和徐家爷爷所赶的鬼尸,还不是一个?

    这里面难道还有故事?

    话说河山被那黑袍霎时间制住的时候,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寨主反应极快,手中的火把霎时间就扔在了黑袍的身上。

    黑袍风化了千年,一眨眼就被火焰点燃,根本没有潮湿的迹象,也没有一丝无法被点燃的迹象。

    我听得尴尬症都差点犯了,听着他看起来天地无极的乱扯一通,而且还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真是差点就信了。风化不风化我不清楚,但我知道肯定不是这个理由,徐家爷爷在回忆,我也不想戳破他的兴致,只能继续听下去。

    因为我知道无论这故事是真是假,但徐家爷爷此刻,还真的没有要害我的意思,无论是利用我,还是这故事是真实的,那我现在都是安全的。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我看着徐家爷爷那忧郁的表情,这一切应该根本不似作伪。

    火把碰着黑袍,自然一碰就着。

    火光一下子就将整个山洞都给照的透亮,可当所有人定睛一看,不由得浑身一惊,差点就叫出声了。

    因为刚才那掐着河山的手,就在黑袍被燃烧的这短短时间之内,竟然凭空消失了!

    后面几个老者的脸色,一瞬间就瞪的溜圆,瞳孔都直接放大了。

    因为,这时候,河山还是那一副喘不过气来的表情,可是他的脖子,竟然是被他自己的双手夹着的!

    像是铁钳一般极其用力的夹住,河山的舌头都直接吐出来了。

    徐家爷爷他们几个人费劲全身的力气,这才将双手给他从脖子上面掰了下来,但是他的指头,就像是铁铸的一般,根本掰不动。

    在他的脖子上面,则是多了一对朦胧的血手印!

    徐家爷爷说那时候他定睛一看的时候,只觉得惊恐,可是在将河山的双手掰下来时候看到他的身后岩壁处的那似乎朦胧的龟壳的时候,不由得脊背发凉!

    火光闪烁着,那有些冰凉而且划痕密布的岩壁上面花着一个淡白色的脸谱面具,而在面具的脸颊两侧则是画了两个血红的眼珠子,上面依稀有血泪流出,在面具的脸庞边,则是有缕缕青烟升腾。

    他……身着黑袍!

    在他的手中,则是捏着一块小的龟壳,那应该是龟壳,上面有淡淡裂纹,裂纹上是红色的,那是血痕,在岩壁之上显露出来,就仿佛在岩壁的内侧而生。

    徐家爷爷说他当时怀中那龟壳烫的更加厉害,他抚摸着它,抬头继续看岩壁另一侧的画面。

    徐家爷爷瞪着眼珠子,感觉一股阴冷的感觉袭遍全身,看到岩壁上爬满的藤蔓,他总感觉有东西在里面窥探着自己,让他感到皮肤发痒,这时候他还加了句,说他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我差点笑出声,总觉的徐家爷爷不是来搞笑的吧?这种细节竟然还能记得清楚。

    另一侧的画面并不恐怖,但也着实吓了徐家爷爷一跳。

    因为另一侧,是一双眼睛率先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那眼睛很慈祥,也很狠厉。

    仿佛那眼睛之中,充满了一种魔性。

    我故作一脸惊诧,说,“那是女人的眼睛吧?”

    徐家爷爷一怔,随后拍着我的肩膀,一脸懵逼的问我说,“你怎么知道?那是女人的眼睛?”

    我说看你刚才那描述,很慈祥,很狠厉,充满魔性……

    徐家爷爷脸色一变,这描述怎么了?

    我说在我当年交女朋友的时候,就感觉她的眼睛是这样的。

    徐家爷爷咳咳咳嗽了两声,顿时脸涨得通红,我看他想变脸,急忙改口,“爷爷你继续说,我就调节一下气氛……”

    我晃了晃身体,表示自己刚才听得身体都有些僵硬了。

    徐家爷爷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那确实是女人的眼睛。

    而且那时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穿着很简单的衣服,但是简单的衣服上面却又极其华丽的装饰,她头顶之上戴着金光闪闪的宝冠,脖子上面还有一串璎珞,她的面庞有些秀气。

    我心想一个女人,和黑袍能扯上什么关系,怎么讲那么多?

    徐家爷爷说,这个女人端坐在一朵莲花上面,左手拿着一个圆形的东西,应该是宝珠,右手则是结着一个法印。她的左右小指和无名指相合直竖着。

    二只手指各擗在中指的背上,显得格外的奇怪。

    我听着他说话,隐隐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但是一瞬间哪里不对劲儿也说不上来。

    徐家爷爷继续说,寨主几人看到这图案之后,瞬间跪了下去,我心中一下子像是闪电一般闪过,站在原地愣了一下。

    徐家爷爷问我,“你怎么了?”

    我用力的拍着自己的大脑,说,“你刚才说的那个人,我好像在哪个场景里面见过。”

    这话徐家爷爷听完笑了,他撇着嘴角,说,“你好好想想,我想你肯定见过。”

    “我又没有去过那个地方,”我心道,“他怎么会肯定我见过?我只是觉得有点熟悉而已。”就在我刚刚想完这句话,话音刚落的那一刹那,忽然灵光一闪。

    我猛地转过了身,冲着徐家爷爷大声道,“爷爷,你说的,那是菩萨!”

    我声音有点大,徐家爷爷都给震了一下,他手里面的旱烟抖了抖,一束火星瞬间跳了出来,差点迸溅在我身上。

    “是的,她是菩萨。”

    徐家爷爷点头。

    下一刻,他的脸色却有些凝重了,他说虽然那是菩萨,她也是菩萨的形象,但是在她的另一侧,却有着另外一幅景象。

    我说什么景象?

    那是一个和菩萨长得一模一样的女的壁画,在那幅画中,那女人手里有一把细小的锤子,锤子的头是尖锐的,而尖锐的那一头,正扎在一个身穿黑袍的人的腹部!

    我忽然感觉出不对劲了,菩萨,黑袍,钉尸锤?!

    我刚想问,徐家爷爷似乎知道我要问什么,直接甩了甩手,不耐烦的回答,“你不用问我,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有些秘密不是我能窥探的了的,自然你就更不行了,而且有些事情,哪怕你已经知道了,你也必须要把他烂死在肚子里。”

    有了冷风,徐家爷爷说咱们先离开这儿,找个地休息一下吧,等到了住处我再和你说。

    我俩加快了脚步,快速的照着离着这儿最近的宾馆而去,宾馆的小姐看着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开一间房,而且还有一个是老人的时候,一脸的鄙夷,我咽了口唾沫,都不敢说话了。

    到了房间之后,徐家爷爷继续跟我说,当时河山缓过来之后,我们准备离开,却意外的跌入了一开始见到黑袍尸骨的那个溪流畔。

    我说一开始不是没找到么?

    徐家爷爷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可能是中了黑袍的圈套。

    具体操作不做赘述,可是当他们掉进去之后,那尸骨还在。

    他也还是穿着那件黑袍。

    但是,在他的颅骨的脸框处,有着一个淡白色的脸谱面具,而在面具的脸颊两侧则是画了两个血红的眼珠子,上面依稀有血泪流出!

    和岩壁上的形状,一模一样。

    众人逐渐靠近,徐家爷爷胆子不小,将面具直接摘了下来。

    那根本不是人脸,头颅的白骨眼眶上面,是没有眼白,没有皮肤,没有肉粒的场景,那血泪,竟不知是从何而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