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9章炼鬼尸

    更新时间:2016-06-30 17:27:53本章字数:2156字

    039章炼鬼尸

    我被徐家爷爷的讲述吓得直接从床上掉下来,徐家爷爷却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怎么有那么可怕么?

    我撇撇嘴表示无语,一个人的头一下子凹陷下去,难道还不可怕?!

    我不用猜都能猜得到,当时他看到那副场景的时候,一定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说不定还跪在地上开始悲鸣。

    “我不信你一点都不怕。”我反驳道。

    “我当然害怕,当时我整个人都傻掉了,我感觉到我的魂魄都被抽走了!”徐家爷爷说。

    我眯了眯眼,忽然感觉到自己抓住了什么,徐家爷爷给我将这个故事,一定不是闲的没事儿干,这其中一定有关于我的东西,而抽走魂魄这个点,很明显和我沾点边。

    我说接下来呢?

    那人说谁要化为畜生?难道真的有人变成了畜生?

    徐家爷爷嗯了声,先是四下看了看,然后走到门口关了门,只露出一丝丝的缝隙透光,他将符咒拿出来,然后就在门口甩了出去,正好甩在门上。

    那符咒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无声无息的贴在了门上,跟那扇门就仿佛浑然一体,那符咒闪烁着淡淡的绿光,看起来阴森的可怕。

    徐家爷爷低声说道,“是的,除了我和河山,所有人都变成了畜生。”

    我满心疑惑,“你这么小声干什么,还鬼鬼祟祟的?”

    “我说过,奴役黑袍的那个人我至今都没发现,但是河山之后化为旱魃,我想和那人一定脱不了联系,现在河山就在这边,那我想他下一步,可能就会在这边来。”

    我听的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徐家爷爷在说些什么,整个人一片茫然。

    徐家爷爷差点气笑了,对我说,“诶,你怎么那么笨呢?那人既然能奴役鬼尸,自然能奴役鬼魂,现在我们若是被他驱使的鬼魂发现接下来的秘密,万一遇上,那后果不堪设想!”

    我胡乱的应了一声,刨根问底,到底是个什么秘密,刚才你嗷嗷的把事情全说了,那还有什么是那人不知道的么?

    徐家爷爷一脸黑线,“我,河山并未被化为畜生。”

    他继续道,“而那个跟随着寨主的老者,就是一开始发现,虽然一开始化为了畜生,但是之后,他变回了人形!”

    话说黑袍整个头凹陷进去之后,徐家爷爷等几人先是吓得倒退很多步,之后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因为身后的寨主手里面的权杖啪嗒一下掉在了溪水之中,还有那几个老者的脸色,也在一瞬间变得通红。

    月色下,那几个人抖得像是筛糠一样,渐渐的躬下了身子,然后每当往前爬个几米,就开始停下身子左右四处去看,黑夜之中那双眼珠子都冒着绿油油的精光。

    寨主趴在地上,看着那火,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指着徐家爷爷和河山说,“你们两个,马上有一个跳进火里抓住他,我们帮助你炼化!”

    徐家爷爷说他咽了口唾沫,吓得脸色都有些铁青了。炼化的意思自然是炼化鬼尸,在苗圃很多赶尸人都知道炼尸的危险。

    炼尸首先不是所有人都能炼的,第二则是并不是所有的尸体都能炼尸成功,如若失败,反而会令炼尸人处于危险的境地。

    赶尸是通过固定的手法而驱赶尸体按照自己的方式去行进,而炼尸则是与尸体几乎成为一体,炼尸之难,难以想象!

    而面前这鬼尸明显戾性未泯,而且并不知道他的命格是否属阴,也根本未曾停尸,因为他早已在这地方不知度过了多少年月,此刻这小溪也明显不是四阴之地,并非阴气旺盛之地——也就是死地,因为我和河山上次曾在这逃出去过。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是,炼尸过程内容冗长复杂,少则七七日之期,多则需要九九归一,在这过程中需要每天用公鸡血防止阳气对尸体的伤害,才能用炼尸符咒将炼尸过程完成。加以自己的血液,才能与尸通灵,如果僵尸不受控制,便可以按照自己当初炼尸时候所用的木人,将至毁坏,从而破尸气毁掉僵尸。

    而鬼尸,则可以直接用念魄灭掉。

    这些东西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困难的要命!苗圃数位赶尸人,但一个炼尸成功的都未曾有过,现在寨主只能凭借炼尸来收服鬼尸,可见情况之危机!

    在这黑袍的面前,所带的几人的能力,根本完全无法施展!

    “快点,在不拼一把,我们都得死在这儿!”寨主的威严开始给了他们压迫感,徐家爷爷顿时感到一阵哆嗦,之后和河山两个人面面相觑。

    徐家爷爷他们一边朝着对方看去,一边瞥向身后那黑袍,那黑袍似乎在施加什么力量,寨主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那频率就像是一个人在用尽浑身的解数再让他抖动。

    寨主扑通一声,直接蹲坐在了地上,但身体的抖动他也难以抑制,屁股在小溪的溪水里面开始不停的蹭着那些泥,一点也没有往日威严。

    “快点!”寨主在厉喝!

    徐家爷爷和河山对视一眼,来自年少的默契让他们同时来了一个剪刀石头布!

    徐家爷爷是剪刀,而河山是包袱。

    河山从刚才那种恐惧的情绪中早就缓过来了,这一下输掉,整个人都害怕的发抖,忽然一股尿骚味传来,徐家爷爷捂住了鼻子,差点呕吐出来,河山竟然一下子被吓得尿了。

    说到这儿我感觉我还是很理解他的,毕竟谁都不是超级英雄,当时我第一面见到那恐怖的场景的时候,我也怕得要命,而且做的并不比他好,虽然没有尿出来,但我知道那已经前行在了路上……

    河山输掉,整个人面色凝重的靠近那团火。

    “去吧。”寨主在后面催促。

    徐家爷爷说,“放心吧,有可能炼尸成功,那你可能就是以后的寨主。”徐家爷爷在宽慰他,但是这话却让河山瞬间变脸!

    河山转头看着徐家爷爷,整个人发出一声鬼嚎,道,“凭什么是我,凭什么是我?!”

    然后他整个人都像是疯癫了一般,一下子把徐家爷爷推进了火中,他就站在火的面前,然后头都不回的转身离开,他的头发被炽烈的火给吹的飘了起来,衣服的最低端沾了火苗,整个人的背影露在徐家爷爷的面前。

    徐家爷爷对我叹息着,说,当时河山的那背影,就像是在火中走出来的阎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