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0章人变畜生

    更新时间:2016-06-30 18:28:34本章字数:2445字

    040章人变畜生

    徐家爷爷在猝不及防的时候,被河山顿时推到了火中,然后整个人扑在了黑袍身上。

    然后河山冲着寨主大喊,说道,“快点,快点,徐克他要炼尸!”

    徐家爷爷一阵无语,然后他能感受到自己身上被火烤着的噼里啪啦的声响,但却没有一点灼热的感觉。

    但是在神火之中,徐家爷爷感觉到一种身体中所有的疲累都被驱散的感觉,他的身体非但没有被烧坏,反而有一种充盈的感觉,他仰头看着在火中的黑袍,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神火烧不死他!

    神火能烧掉黑袍,能烧掉厌胜之术,但却烧不死面前的这具尸体!

    可是神火的作用就是烧遍天下一切阴祟!

    那就只说明一件事情,他的命格,极阳!

    徐家爷爷在火中渐渐感觉到疼,从开始的充盈到之后的仿若被烈火焚烧,只用了短短数分钟。

    他咬着牙瞪着眼珠子,只觉得自己的眼珠里面都要充血。

    黑袍被猛地一扑身形一颤,寨主和那几个老者全都松了一口气。

    但是黑袍站起身来的下一刻,他们又不可抑制的躬下了身子,而且只有河山,竟然若无其事的在走,他竟然一点影响都没有,就那么明晃晃的在众人面前走过,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火越来越大,渐渐地攀上了徐家爷爷的脸面,就仿佛用烙铁在他的脸上哗哗,那种感觉真的想一下就让人不寒而栗。

    寨主的声音在后面传来,“坚持住,长老们,准备炼化!”

    没有任何匹配,他们开始直接炼尸,通灵!两者合一!

    有老者在嗡嗡的念咒,那声音传到徐家爷爷的脑子里面让他感觉到他的大脑都快要炸裂,徐家爷爷强自忍受,眼睁睁看着血液爬上他的眼睛,然后灼烧他的眼球和瞳孔,最后全都汇聚在头颅之上,慢慢的凝结成一团。

    徐家爷爷眼睁睁的看着他和那黑袍整个人都贴在了一体,黑袍的身上全是腐臭的味道,那是腐化千年的味道,他身上的血肉也不是肉,而是一种充盈的液体,徐家爷爷说在上面能感觉出盐的味道。

    很咸很咸。

    我问徐家爷爷,“那最后你炼尸成功了么?”

    “没成功。”徐家爷爷很诚恳的说道,“但是我他嵌入了我的身体,之后我上了茅山,找到真正的炼尸道术,这才让他们帮我将鬼尸彻底制服。”

    我嗯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那河山之后去哪了?真的是他推得你么?”

    “你这小子,我骗你做什么?”徐家爷爷有点生气,“当时情况比较危机,但是谁推我进去我还不知道么?不过我想之后他一定后悔的要命!”

    说这话的时候,徐家爷爷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我觉得他这是对那个朋友最后时刻背叛的嘲讽。

    “那接下来呢?你能感觉到黑袍身上盐一样的味道之后?”我有些好奇的问,故事到这里,才真正的有点意思。

    屋子里面我的目光看向徐家爷爷,眼中的好奇之意此时才真正浓烈起来,或许是我被骗的太多了,看到徐家爷爷也被玩过感到恶趣味,但是徐家爷爷眼中散发的,却是丝毫没有遗憾的光芒。

    “他嵌入了我的体内。”他说。

    神火之中的炼尸根本没有作用,但黑袍却和徐家爷爷整个贴合在了一起。

    徐家爷爷年轻气盛,与黑袍还在火中交锋,但是很悲伤的是,他根本不可能打得过黑袍,黑袍根本不知道疼,单论拳脚功夫,徐家爷爷完败,若是加上其他,徐家爷爷恐怕连对手都算不上。

    火里面徐家爷爷浑身的衣服早已经被烧了个干干净净,黑袍亦然,一个人与一个气囊一般的东西就那么紧紧地贴着,徐家爷爷略带惊恐的向着寨主哭诉道,“这怎么办啊?”

    看着黑袍那完全凹陷下去的头颅,那在脖子中一个硕大的空洞的时候,徐家爷爷整个人都快要吓哭了,或许真是的炼尸有点功能,黑袍身上充盈的皮肉开始慢慢变紧,变得皱巴巴的。

    好像一副皮囊漏了气……

    他没头,但是整个人都会笑,肚子上面能发出恐怖的笑容,听到徐家爷爷的哭喊,他开始抖动,那夜枭厉啼沙哑而又幽寒,徐家爷爷冷不丁被那笑声吓了一跳,心里面有些不舒坦。

    差点哭出来,对寨主几人自然更加催促。

    寨主也想快点,但是他们身上的抖动就从未停止过,拱在地上就像是动物一般,一边慢悠悠的回应,一边露出翻白的眼珠,最里面发出略带阴沉的笑容。

    徐家爷爷看着这幅样子,一脸无语,准备逃离,但是黑袍却附住了他的双手,他哭笑不得的认命了,喘着粗气,哼哧哼哧的粘在火中,顺手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显然不是。

    徐家爷爷最后两手一摊,爱咋咋地。

    一个老者吐着真言,最后猛地咬了一口自己的手指,咔哒一声一根指头掉落在了地上,血液流了出来,那老者猛地站起了身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火中,血液摁在黑袍身上,然后整个人被烈焰吞噬……

    徐家爷爷啊的一声悲号,黑袍被血液一沾,身上的皮肉缩减的更为厉害,竟然径直的撞入徐家爷爷怀中,然后消失不见。

    我皱着眉头,消失不见?

    对,他就是那一瞬间消失不见,但我却感觉自己的胸口如同加了一块巨石一般,沉重的厉害。徐家爷爷跟我说。

    “那他这是,直接钻进了你的胸口?”我摸了摸自己的后背,后背上全是冷汗,我想我一定是代入了这个故事之中。

    徐家爷爷说是这样子的,我手一抖,浑身的汗毛都一下子战栗起来了。

    “那个老者是死了么?”我感觉还有点悲壮。

    “是的,他死了。”徐家爷爷的眼神流露出悲伤的情绪,“如果不是他最后以血祭神火压制黑袍,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会是一副什么样子。”

    “那结果就是这样,你们回去找河山了?”我脑子有点乱了,刚才徐家爷爷还说什么谁变成了畜生,现在突然一下子黑袍都被打的进入了身体,那接下来是怎么回事?

    徐家爷爷说哪儿有这么简单?!

    黑袍虽然嵌入了他的身体,但是结局并未改变,寨主几人还是拱在地上颤抖,而且根本不知道是谁在控制他们!

    他们每个人都开始抱起了自己的脑袋,然后猛的一扯,将自己的脑袋一下子就给提了起来!

    嘴里面开始发出吱吱的声音,听起来有节拍,就像是歌声,但是那声音极度的尖锐,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然后再出现的声音,则是在整个山洞里面徐家爷爷的惊恐声。

    因为在山洞的小溪之内,那几个从一进这里就浑身抽搐的身影终于在火光的映射之下停了下来,只是几个人形的人都不知所踪,取而代之变化而成的,却是数只体型硕大的老鼠!

    那老鼠的体型有小型家犬那么大,青目獠牙!

    它们的毛发看起来看起来坚硬至极,根根竖起!

    它们吱吱的声音里面,充满了一种空灵与阴森!

    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变成了一只只畜生!

    而且那畜生是……奇绝尸鼠!

    我瞬间目眦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