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1章死亡预言

    更新时间:2016-06-30 22:01:50本章字数:2218字

    041章死亡预言

    奇绝尸鼠!

    徐家爷爷的描述中,苗圃寨主和那几位老者,全都变成了奇绝尸鼠!

    把阮家婆婆害死的奇绝尸鼠!

    我整个人都有点呆滞,僵硬着脑袋听着徐家爷爷的描述,顿时感到浑身发麻。他们从人变成畜生的震撼,根本比不上这畜生竟是奇绝尸鼠给我的震撼力。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了。

    我想起那天晚上看到的奇绝尸鼠,没有吭声。

    这两者之间,到底有没有联系?徐家爷爷是不是在诈唬我?那河山为什么变成旱魃,这背后又究竟是谁在操纵着一切?还有阮晓倩和我一起给阮家婆婆上坟的时候,花圈上面那个血手印又是什么?

    还有我究竟还有多久才会死?!

    上次徐家爷爷已经给张天看过了,张天虽然被抽取体魄,但是找到继任者之后,他已经没有了性命之忧,虽然比一般的人可能身体要差一点,也能看到阴祟之物,但无疑,他可以好好的陪陪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了。

    至于他身上的那些恐怖的翻卷皮肉,徐家爷爷说养上几个月或者多半年,就能恢复的和正常人的水平一般了。

    可我呢?徐家爷爷这次是来带我找高人的,是要救我以及准备去杀死空亡屋的千年尸的,可一切转变太快,我都还没反应过来。

    我眯着眼睛,声音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说,“爷爷,这两地的奇绝尸鼠,到底有没有联系?”

    “我想是有联系的,奇绝尸鼠并非常见,当初在湘西能看到这东西,现在还能看到这东西,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在冥冥中指引着,要不然河山也不会来到此地。”徐家爷爷这句话,说的我心头怦然一震。

    仔细想一番,如果真的只是在此地发生如此多的诡异事情,那根本没有太大的可能很多点都会联系在一起。

    先是徐家爷爷从湘西来到这儿,然后徐家爷爷竟然和阮婆婆一样,知道空亡屋的屋主,而且还与他有仇!

    再之后,奇绝尸鼠的出现和河山旱魃的出现,无疑把事情推向了更加扑朔迷离的状态。

    阮晓倩又为什么会知道奇绝尸鼠,而且给我那能投给尸鼠令尸鼠无法辨认方向的香呢?

    她第一面见我就吻我确认我是不是值得信任,那现在我既然已经值得信任,我是不是可以从她那儿打开突破口?

    这样我就真的有一个帮手了。

    我现在还是一个人打转,身边的所有人只有徐北宾和我真心实意,但是徐北宾又在徐家爷爷的监管下,我根本不能把希望都放在她的身上。

    我迫切的需要帮手。

    哪怕是个女鬼!

    否则我就像是个无头苍蝇,一直在所有的地方乱撞。

    不过,上次阮晓倩对我说,以后尽量不要去查学校那些事情,至于那些被烧死的人,即便有些该死但罪不至死,她也不想我去插手这件事。

    我直觉上能感觉得到,这其中一定还别有隐情,但是这些事情既然事不关己,自然高高挂起,我只能默默地祈祷那些孩子们,能快快乐乐的活着吧。

    有些事情真的是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我说徐家爷爷,你现在我们都有空,你能解释回答我几个问题么?

    徐家爷爷说当然可以。

    “你带我来找高人,为什么会遇上你说的河山?”这点是令我最疑惑的,虽然徐家爷爷在其中也差点被河山给整治了,但我总觉得,他知道些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那和尚已经变成了河山。”徐家爷爷诚恳的说道,“当年我去茅山炼化鬼尸,之后回湘西的途中,曾在这里遇到过一个和尚,那和尚一眼就看出了我是炼尸之人。简直火眼金睛。”

    “他对我说我这辈子会遇贵人,也是在此地。”徐家爷爷的眼神飘忽,似乎是在纳闷,那贵人到底在哪儿,怎么这么多年了还没出现?

    “他给了我一张纸条,说以后我要是遇上什么解不开的难题,就拿着那张纸条到山上来找他。”所以徐家爷爷就来了。

    徐家爷爷说他已经二十多年没看到那个和尚了,这次来就是来碰碰运气,哪里知道在山上竟然能看到那个疯了的驴友?!

    “我一开始是准备上山的,但是途中感觉到有点不安,就停下了一会儿,而我所炼化的鬼尸也一直在提醒我注意什么。所以我最终还是决定要上去看看。”徐家爷爷说,“上面遇到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怎么,你还在怀疑我?”

    我呃了声,那倒没有太怀疑,不过就是因为说我能看见鬼尸那件事,我心里面一直有这个事儿亘着,所以整个人都比较敏感。

    “所以说,那和尚本来不是河山是么?”我问他。

    “对,当年我看到的和尚,绝对不会是河山。”徐家爷爷说,“我想,他一定是跟我过来的。”

    我皱起了眉头,这跟我之前想象的根本不一样,但无疑是对我更有利的,这也就说明了徐家爷爷没有害我之心,也或者是他掩饰的太好。

    但我知道一件事情,对我好的人,不一定是帮我的,而对我坏的人,也不一定是害我的。

    比如阮婆婆之前对我凶神恶煞的样子,但最后却独自一人上前,救了我的命。

    所以我选择性的相信徐家爷爷,而且现在我没有任何头绪,只能相信他。

    我这时候朝着徐家爷爷看过去,灯管就在他的头顶之上,现在照下来,总感觉他的影子阴暗一片,都有点看不清他的脸了,这或许就是灯下黑吧。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他说。

    “爷爷,你不是说那纸条上面有东西嘛,拿出来看看吧。或者上面有什么含义呢?”如果他能拿出来,那我就可以暂时性的安心了。

    徐家爷爷说好,然后从自己贴身的最里面掏出了一张纸条。

    我的眼角余光瞅了过去,然后发现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这样一段话。

    “青烟微袅,旱地忽律。贵人在侧,鬼尸彷徨。当鬼魂漫天,鬼女献吻,尸鼠噬人,血染青云。老衲飘然而去,死亡正式来临!”

    徐家爷爷忽然手一抖,整个人都像是疯了一般。

    “不可能,不可能,上面本来不是这个的?!”

    我问,那本来是什么?

    徐家爷爷说,“本来上面画的是一幅图案,那图案上面,是一个车轮。”

    徐家爷爷补充道,“就是很多年前那种自行车的车轮,很古朴的那种大梁自行车。”

    我已经听不下去了,因为我看完上面那些话,忽然浑身一震,整个人都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