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6章刨尸

    更新时间:2016-07-07 18:53:02本章字数:2209字

    046章刨尸

    就在我紧张至极的时候,那命灯忽然闪烁了一下。

    光点在夜色之中那一闪,几乎都要灭掉,但是接下来又突然非常强劲的燃起来了。

    我吓了一跳,但是张天并没有什么胆怯,对我说你快看。

    我仔细的看过去,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朝着骷髅的方向照射,发现那硕大的白森森的骷髅旁边正围着八个小的骷髅头,正好围绕着八个方位。

    看起来就好像专门摆出来的阵势,我吓得眼睛差点掉出来,用力的晃了一下脑袋,那种白森森的感觉就像是幻觉一般。我当下攥紧了匕首,咬着牙冷冷的看着。

    张天沉默了一会儿,我听到他似乎在喃喃的低语,“骷髅阵。”

    骷髅阵?那是什么东西?我挠了挠头,感觉不太舒服。问张天这是什么?

    张天说小心点挖,挖到骷髅阵,就要挖到东西了。

    我说到底能挖出什么东西来?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张天说,骷髅阵下面就是要找的东西,如果不是血蟾,那就会是人尸。

    张天的话就像是压缩机一样,狠狠地挤压着我的神经,让我很快出在了濒临崩溃的边缘。

    张天继续道,“再慢慢挖一下,应该马上就要到了。”

    话音还没落,忽然我的铁锹一下碰到了什么东西,软软的,我下意识叫了一声。

    张天匆忙跑过来,说是什么。见我一幅被吓傻的样子张天噗的一声笑出声来,说你遇见过多少恐怖事情了,怎么还这么一惊一乍。

    我当然不想一惊一乍,但是每次遇到挑战自己想象力的东西,自然会害怕。

    令我惊叫出声的,不是别的,正是一只浑身血红的蟾蜍。

    它的身上被我的铁锹给碰出了伤口,上面流出来的,是煞白煞白的血水,像是脓液一般恶心可怖。

    它就那么静静地趴在我和张天的面前,像是个人一般瞪着两个硕大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两腮一鼓一鼓的发出叫声。

    “咕……”

    “咕……”

    然后它霍然跳了出来,围绕着那几个骷髅一圈一圈的爬动,它爬动的姿势就像是一个老者一般,步履蹒跚,一步一步的向前挪动,流出来的白色脓液整整围成了一个圈。

    我看到它竟然咧开嘴巴,对我极其诡异的一笑。

    因为它的大嘴巴,竟然硬生生的扯出了一个弧度!

    那千真万确是笑容!

    它时不时晃动着四肢,像是在跳舞一般。

    我的呼吸都快跟不上它的节奏了,然后张天一言不合就上锹,就那么一下,顿时把那蟾蜍给打死了。

    血浆迸裂出来,我看到蟾蜍蹬了蹬腿,那一双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是无辜的眼神。

    那铁锹很很的插了进去,然后拔了出来,而后蟾蜍的一半身体就被贯穿,像是一个被粘住的东西,整个挂在了铁锹上面。

    但哪怕还挂在上面,它的身躯还在蠕动,四肢还在轻抖。

    我说张天你做什么啊。

    张天说不用管,继续挖。

    我的余光看过去,总觉得那蟾蜍在动,但我还不敢看,擦了一下额头上面细密的汗珠,我越来越觉得张天的变化太大了。

    在之前,他更像是个懦弱的人。

    而现在变得有点狠辣了。

    不过想起他身上那恐怖的伤口,我觉得还可以理解,那命灯还在亮着,我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天色有些朦胧,天边开始有乌云笼罩了,周围的光线变得越来越暗淡,这让我心里更加不安。

    而张天也不说话,就那么讷讷无言的开始挖,我总感觉他迫切的要挖出什么东西来。

    而伴随着恐惧的滋生,我对那下面的秘密也越来越好奇。

    那就挖吧。

    我和张天一锹一锹深挖下去,挖的身上满头大汗的,却还一点东西都没有。

    我忽然想到刚才张天说的,骷髅阵下面不是血蟾,就是人尸,那刚才已经挖出血蟾来了,下面就什么都没有了呗。

    可张天为什么要弄死那蟾蜍呢?

    我心中一想,却什么也想不通。只得默默看着张天继续干活,张天虽然身体有些虚弱,但似乎什么时候都不会累一般,就那么一下一下的挖着,像个机械一般。

    我闹不明白了,直接不耐烦的问,“你到底要干嘛?”

    张天狠狠的一铲下去,突然就在耳边忽然一阵风呼啸而过,命灯整个灭掉了!

    我一惊,那张天岂不是死了?

    当我转身的时候,张天正费力的向着命灯的方向奔跑,然后猛地吹了一口气,那摇摇欲坠的火光顺着那口气再次燃起。

    也是这时候,张天有些颓丧的蹲在我身边。

    “那阮家,和我家有关系。”

    有关系?我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有些讶异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张天额头冒虚汗,说,“我也不知道,那书是我净身出户的时候我老婆翻出来的,是我父亲当年留下的东西。”他指了指他给我然后放在地上的那本书。

    我不知道他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张天却竹筒倒豆子一般,一句句的说了起来,“你生来与阴祟之物有联系,我也是。”

    “我父亲当年是阴阳师。阴阳师你懂么?”张天问我。

    我呃了声,整个人被噎住了。

    他继续道。“我实在父亲写的东西里面看到我家可能与阮家有关系的。我得查查。”

    我点头。

    我说,“你刚才为什么要将那蟾蜍给杀掉?”

    张天面色严谨,说:“你一定不知道血蟾是什么东西吧。”

    我点头。

    张天说,血蟾血蟾,是因为它喜欢喝血,喝人血!

    我打了一个寒颤,张天说,你说血蟾有罪么?

    我说它喝人血为什么会在这里?

    张天拧着脖子说,“有人血的不只是活人,死人也有血。”

    “所以,这底下肯定有东西!”他很坚定的说。

    张天叹了口气说你就信我吧,哪怕挖不出东西,我也努力去找过不是么。

    说完他站起来,继续扛起铁锹,说再挖十五分钟。

    在接下来的时间,我才突然意识到张天这一锹一锹的有多重要。

    因为当他再次站在那血蟾旁边的骷髅阵,继续挖下去的时候,只一瞬间,他就刨出了一具雪白的胴,体。

    那是个女人的尸体。

    而令我最为吃惊的是,那尸体竟然还未腐烂!

    而且,那尸体我竟然认识!

    那是阮晓倩!

    张天将尸体拽出来,然后继续往下挖。

    我捏紧了匕首,看的一阵哑然,浑身发颤,我忽然感觉这一切都是幻觉!

    可诡异的事情,在这一刻就偏偏出现了。

    门口的长明灯霍然灭掉!

    一片漆黑!

    阴风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