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7章唇动

    更新时间:2016-07-10 13:27:56本章字数:2394字

    047章唇动

    整个天色都是瞬间的一沉!

    我看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阮晓倩的尸体就那么被拉了出来,浑身上下不着寸缕,肌肤光滑细腻,看起来还依旧拥有弹性。

    她的睫毛很长,哪怕是尸体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突然间,她的睫毛动了。

    似乎是被风吹动的。

    为什么阮晓倩会在这里?

    我整个人的脑回路都不够使了,我实在是理解不了,为什么阮晓倩的尸体会出现在这里,那她的坟地那块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我从第一次看见她就早已经记清楚了她的模样,因此我绝对不会认错!

    面前这个赤、裸的女子,正是那天激吻我那个身着白色裙子的女鬼。

    她们,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我整个人都有些惊恐了,难道她的死,和阮家婆婆有关?

    要不然怎么会在阮家婆婆的院子里面埋着?还有张天当初跟我说,阮晓倩的死亡是被强暴致死的,究竟靠不靠谱?

    他们还是都在骗我?

    想到这里我心一惊,心说我到底还应该相信谁呢?

    阮家婆婆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

    如果猜想正确的话,那我已经在错误的道路上走了那么远,莫不是徐家爷爷才真的是好人?

    我手中捏着匕首,都慢慢的渗出了汗水来。

    我冲着张天说,“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样都无法解释,既然阮晓倩早就死了,那么现在为什么还是拥有如此光滑而又美丽的肌肤呢?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音调都有些颤抖了。

    张天也是被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缓过来了,片刻他重新握好了铁锹,说,“我也不知道,但是不急,我们先继续挖挖看。”

    挖挖挖,挖你个大头鬼啊。

    我咽了口唾沫,你再一锹下去给人把尸体捅了……

    我在心里面暗暗吐槽了起来。

    张天见我一副吓怕了的样子,笑呵呵的道,“你也别胡思乱想了,我们继续挖挖看,看看下面会不会有解释。”

    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可以笑出来的,整个人都有些呆滞。

    张天忽然指了指还在天上飘得香灰,指了指那个被摔在地上的香炉,说,“别忘了,我们还有这香呢,有了这香,无论是什么事儿,我们都可以尝试问问。如果没人下禁咒的话。”

    我忽然想起那香炉那四句话。

    “此香可窥秘踪,此香可唤神鬼,此香可生死人,此香可逆时空。”

    我有点讶异的是,“难道这香灰能召唤这些尸体说话?”然后还没等到张天回应我自己就噗嗤一下被自己傻得低沉的咳嗽了一声,差点呛着。“死人怎能说话呢?”我差点被自己蠢哭了。

    张天噗的脸色却很严肃,看我这幅样子脸色顿时一正,变得挺拔坚毅起来,说“谁告诉你尸体不可能会说话的?这世界上所有的交流都是回应,尸体虽然已经死了,但他们也会回应。”

    我疑惑不解的看了张天一眼。

    死去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回应,他们都已经是没有生命的东西了。

    张天也不解释,让我继续挖。

    见我不动,张天指了指旁边的台阶,说,“不相干那你们就先歇一会儿,待会我们问问他们。”他指了指阮晓倩的尸体和旁边那几个吓人的骷髅头,,还有一个是刚刚从阮晓倩方才被拉出的下面取出来的新的尸体。

    这尸体依旧是全身赤、裸,但这次是个老者,白胡子被有些煞白的皮肤映衬的更加白了。

    我就呆呆的看着,张天从里面掏出了一具又一具尸体,看起来这地就像是一个乱葬岗。

    长明灯早就灭了,月光也逐渐变暗,整间院子越来越黯淡,命灯的光也开始逐渐的越来越小,我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不敢再说一句话。

    风很冷,吹的我瑟瑟发抖。

    忽然,树梢上面燃起了一个火点,凭空产出,就像是鬼火,它似乎拥有自己的意识,就落在了树梢上面,然后整棵树从枝桠处开始蔓延,逐渐燃起,然后向下,整棵树都慢慢开始燃烧。

    在看到光点的一瞬间张天脸色就是一变,他拿着命灯非常急迫的将火光逼回体内,然后抬头示意我不要害怕。

    我说这是怎么回事?

    “木克土,而火克木。”

    “有东西来了。”张天很笃定的说。

    “你小心点。”

    我低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十数具尸体,对张天说,“要不我们先走吧。”

    张天说不行,我们都做到这一步了,怎么能停下来呢?

    可我根本不知道你要做什么啊!我都快醉了。

    张天说,“我刚才跟你说过,我们的香可以唤神鬼,我们能从他们口中得知阮家村和空亡屋那个鬼冭究竟有何关系!”

    我白了一眼,没说话。

    忽然,我感觉有东西在撩起我的裤腿,像是风,我低下头,什么都没有,旁边没有任何东西在动。

    但我总感觉有丝丝缕缕的寒意在我的裤脚上,那冷意透过裤子直接浸入了进来,渐渐地,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

    我拍了拍张天用眼神示意他,但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疑惑不解的看着我。

    忽然,我的脚脖上面传来了一阵阵的紧绷的感觉,就像是一双女人的手,正在抓着我的脚脖,那手感很细腻,也很光滑。

    那感觉从我的腿上开始,慢慢的向上蔓延,一直摸到了大腿,然后逐渐向内侧开始移动。

    我脑袋一晃,赶紧瞪着眼珠子看,这给我吓得不轻。

    但是还是什么都没有,我愣在了原地,有些目瞪口呆。

    那种感觉很舒适,却又让我有点想要退却,我咬着牙,恐惧的把手伸过去,却什么都摸不到,似乎就像是有人在调戏我一般。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阮晓倩,莫非又是她?

    我下意识的看向了阮晓倩的尸体。

    就在此时,我的眼睛很明显的看到,阮晓倩的嘴角突然扯动了一下,然后她的尸体,就那么开始在我的目光下缓缓的动。

    这是诈尸?!

    我顿时吓得跳了起来,离得阮晓倩的尸体远远地。

    张天有些不喜,“你一惊一乍的,做什么?”

    我说阮晓倩的尸体动了,张天走到面前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说,你别给自己心理暗示,明明没有事情。

    我说,那鬼到底有没有来啊。

    张天说,应该来了吧。

    忽然那阮晓倩的尸体的嘴唇真的就动了,在她的口中还吐出了几个字来,那几个字很清晰,很空灵,我们听得清楚。

    那声音是,“我们到了。”

    然后在其后的,是乌压压的一片回声,像是数百人在共同回应。

    树上面的火随着风燃的越来越大,阮晓倩的嘴唇继续开始动,声音在里面传出来。

    “你要知道阮家村秘密?”那回声继续说。

    我和张天瞬间瞪大了双眼,猛地看向了阮晓倩,难道这个小姑娘,真的知道那么多?

    这时候阮晓倩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就像是一个女子在我耳边娇声吐言,我相信那话她没跟张天说。

    她说,“刚才舒服不?”

    我脸差点红了,她又继续说,“张天不是张天,你小心。”

    我整个人都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