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8章火海

    更新时间:2016-07-11 23:19:45本章字数:2256字

    048章火海

    张天不是张天?这是什么意思?我的脑袋里面有些乱,根本不知道阮晓倩的话指的是什么?

    我的脸色有些疑惑,但是阮晓倩却不再多言,只是在我耳边再度强调了一遍让我小心。

    然后我看到她的尸体不再动了,而在我和张天的面前,耳边,却出现了呜呜的回声,似乎是有人在哭。

    我当时也想哭,可能是被这些声音感染了情绪,但是我的余光看向张天,却发现张天的唇角竟然扬起了一丝笑意。

    那笑容,有些阴森,有些可怖,有些魅惑!

    对的,他的唇角那笑容,的确就是魅惑!

    来自女人的魅惑!

    莫非,张天被女鬼附身了?

    我咽了一口唾沫,张天的变化实在是太大,我觉得其中绝对有什么秘密,但不知道到底这些意味着什么。

    那个被世事逼的不得不害人的张天,难道又被当成了傀儡操控?

    我吓了一跳,整个人都有些恍惚,比起那些未知的恐怖,傀儡更能激起我心中的惧意,因为我此刻就是一具行尸走肉,就是一具傀儡,就是一具早已经失去了魄体的活死人。

    原先还有张天来给我鼓励和安慰,但现在张天已经不是张天,我只能靠自己了。

    我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几步。

    然后张天装的有点害怕的也往后退,问阮晓倩的尸体,“你说吧,我们想要知道阮家村的秘密。”

    哭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瘆人,在哭声里面夹杂着吵闹,夹杂着笑,夹杂着嗡嗡的人声。

    我强自镇定,仔细看着张天与尸体的对话。

    尸体咯咯的笑了起来,阴风越来越重,我身上的寒意也越来越重。

    忽然阮晓倩整具尸体坐了起来。

    她胸口上面一片雪白,瞬间盈满了我的眼睛,要是平时,我肯定会多看几眼,那两只玉兔蹦蹦跳跳,上面还有两颗小樱桃,而且和正常人的颜色一般,根本看不出来是一具死了好几年的尸体。

    但现在我根本没有一点龌龊的想法。

    “闭眼。”我忽然感到后脖颈凉飕飕的,似乎是有人趴在了我的身后,细细缕缕的朝着我的脖子上面吹气。

    缩了一下脖子,我瞅了一眼张天,发现张天早就已经把眼睛闭上了,我跟着闭眼。

    我问,“我们什么时候能睁开眼睛。”

    没有东西回复我,我能听到的,只有夜色中的风声。

    张天也没有吭声,过了约莫两分钟,忽然我听到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然后树上面烧起来的大火也让我感到了炽热,那热浪扑到了身上,我感觉我额头上面都开始冒汗。

    我隐隐觉得,有东西在火中烧的啪啦啪啦作响,或者是树干?但我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那声音越来越大,不一会儿传入我的鼻子里面的竟然有特别难闻的气味,就像是羽毛被火烧了那种气味。

    是什么着了?

    我想睁眼,但又不敢。嘴里问了好几句,也都没人回复我。

    我说,“张天,你睁开眼了么?”

    张天也不吭声,然后忽然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嗓音在张天的方位传了过来。

    “不要,嗯……啊,救命!”

    那声音和阮晓倩的声音根本不同,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毕竟阮晓倩的声音我是确确实实听过的,而且还很熟悉。

    我直接睁开了眼睛,向着张天的方向看去,却发现张天已经整个人扑倒在了地上,然后整个人都在抽搐,似乎有火在灼烧他浑身上下的皮肤!

    我刚想过去,忽然想到阮晓倩的话,问,“阮晓倩,这是怎么回事?”

    阮晓倩没吭声,我四下一张望,忽然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吓得几乎晕厥,我感觉那时候我的心脏都要停下了。

    因为在我的面前,阮晓倩的尸体已经站了起来!

    她就像是一个指挥员一般,静静地站在树前面,然后指引着身后的尸体,一个又一个跳进面前的火海里!

    那噼里啪啦的声音,就是因为这些尸体!

    那烧焦羽毛的味道,也是因为这些尸体!

    这些尸体,竟然全都站了起来!

    他们竟然在跳!

    在那骷髅阵前面,一具又一具雪白的尸体爬出来,然后跳。

    那死不瞑目的蟾蜍,整张嘴巴开始呱呱的叫着,它的下颌鼓起又瘪下,它的眼睛里面,竟然流出了眼泪!

    带血的泪水!

    那蟾蜍,竟然流下了血泪!

    我瑟瑟发抖了起来。

    这场景填满了我的眼睛,数十具尸体在这夜色里面从洞里爬出来,而后跳进火海,宛如送死的烈士。

    他们有的笑着,有着哭着,有些是白发苍苍的老者,有些是还应该在襁褓中的婴儿,有少女,有残疾,什么人都有,但相似的是,他们全都不着寸缕,他们全都会跳,他们全都睁着眼睛。

    我在火焰之前,看到他们眼睛里面的,不只是空洞。

    更似乎有着莫大的冤屈!

    我惊恐的抬起双手,我的手臂开始止不住的颤抖,我整个人都瘫软了下去,一只手摁在地上,我依旧觉得满心的恐惧,甚至手臂都没有力气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扑通一声,我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

    “阮晓倩,这是什么意思?”我整个人都开始嘶吼,眼泪都和鼻涕一下流下来了。

    这一路的凶险我都已经走了过来,我曾被吓得差点吓尿,也曾被人陷害成为活死人,我相信过其他人,也怀疑过其他人,我即曾有过想要将徐北宾拥入怀中的冲动,也曾立誓要为阮家婆婆报仇,但这一刻,一切全都在我眼前崩塌。

    这根本……不可能是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这根本,就是禁忌!

    为什么在阮家婆婆的院子底下,竟然会有如此多布满怨气的尸体?

    这一次,我整个人几乎崩溃。

    我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连站都站不起来。

    张天整个人还在另一边抽搐,他也哭也笑,却没能吸引我一点注意。

    “这是什么意思?”阮晓倩的声音布满无奈,“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然后我忽然感到脑子一痛,之前遇到旱魃那时候我的感觉再次袭来,我木然的眼睛已经带着了一种特别的光辉,骤然间亮了起来。

    我看到身着白裙的阮晓倩在捋着耳边的秀发。

    在她白皙的皮肤上,却起了一层青色的,螺旋的,类似于龟壳形状的斑纹,那斑纹就和阮家婆婆手臂上面的一般。

    但阮家婆婆是人,而她是鬼。

    我惊恐的问她,“你到底在做些什么?”

    阮晓倩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她的眼睛很纯真,她对我说,“刘奇,请你帮个忙。”

    而后是很多回声,那是有人在附和。

    那声音很诚恳。

    这时候我抬起头,在她身后的天空上,漂浮着的不是云。

    是漫天的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