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9章漫天鬼魂

    更新时间:2016-07-13 22:34:21本章字数:2388字

    049章漫天鬼魂

    那是漫天的鬼魂。

    漫天鬼魂。

    恐惧一霎那之间冲上了我的头颅,不仅仅因为这些鬼魂,更因为那张纸条,原来,真的有鬼魂漫天!

    原来真的会出现那条死亡预言!

    我只觉得黑漆漆的夜色,就像是一具巨大的棺材,张开了血盆大口,想要将我吞噬。

    也就是说现在只有旱地忽律和血染青云根本无法解释。

    等到这两点发生之后,我就死了……

    这么快?!

    距离尸鼠噬人也不过一个月时间,鬼魂漫天再度出现,也就是说我的生命余额已经严重不足了?

    我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我知道那是恐惧。

    漫天鬼魂在乌压压的压迫,他们有的少了身体部位,有的长得极度恐怖,有的不着寸缕,有的凶相毕露……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能看见,但我确实看得清楚,自从那一日和徐家爷爷一起宰山上遇上旱魃之后,我便有了一种看清邪祟的力量,那力量能让我的眼神清明。

    此刻在我面前那挣扎的,咆哮的,嘶吼的,破烂衣衫,残肢断臂,都是鬼魂。

    他们能被我看清躯干,那躯干不是躯干,更像是虚无缥缈的气团。

    只不过气团有人的形状,那是一股子古铜色带着黑的脸面与躯体,我能看清他们的眼窝深陷,脸颊干枯,两只乳白色的眼珠凸秃了出来,显得很诡异,那眼珠更像是漂浮着,嗜血而疯狂。

    眼神萎靡,却似乎带着一股子坚定。

    他们的嘴唇也早已经消失不见,两排牙齿就那么裸露在外面。

    我仔细看过去,在他们的身上,都有那些宛如尸斑一般的淡青色斑纹,和阮晓倩手臂和阮家婆婆手臂上的斑点别无二致。

    更令我恐惧的是,他们乌压压一片人,就在黑夜里对着我,眼睛在外凸着,然后很真诚,很诚恳的对我说,请我帮个忙。

    扑通一声,我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面前这些看起来诚恳而又真挚的鬼魂,一声声的说着帮忙,他们的牙齿就在我面前齐刷刷的上面牙齿击打着下牙齿,故而他们的声音显得有些生硬。

    那生硬的声音和清脆的击打声,在夜色里面传的悠远。

    尸体还在源源不断的向着火海跳去,他们的身躯在这段时间内逐渐变黑,干枯,有些人的都已经开始塌陷,然后我看到特别小的孩子那鬼魂就在我眼前溃散。

    我在想如果我不同意帮这个忙,我会不会瞬间就被这些东西撕碎。

    我整个人都已经变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阮晓倩跪在我面前,对我磕了一个头,再度道,“刘奇,请你帮个忙。”

    我帮个屁忙!我吓得直接跪在地上和阮晓倩开始对拜,她给我跪了三个,我就给她磕了三个。磕的我尴尬症都快犯了,阮晓倩很认真的说,“刘奇,我们真的需要你的帮助。”

    我头也不敢抬,就那么平视着阮晓倩的眼睛,说,你说。

    阮晓倩和别的鬼魂不同,她的样子还算正常,而且美丽。

    阮晓倩应声道,整个人显得有点震惊,她说,“你答应了?”

    我答应你个卵球哟。

    我咽了口唾沫,没回答,看到阮晓倩紧紧盯着的目光,我最后道,“你说说,我尽量。”

    然后阮晓倩冲着那个骷髅阵开始走去,我喊道,“你去做什么?”

    阮晓倩一走,我看着那些鬼魂,觉得自己今天就要挂了。

    阮晓倩头也不转,径直的走进了骷髅阵中,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坚定的机械,她说,“等我上来,你就知道了。”

    我咬着牙跟上去,想看看那骷髅头下面到底隐匿着什么。

    阮晓倩直接下去了,过了一会儿,她竟然自己从里面搬出了一口棺材!

    一个人!

    我看的眼神都直了,她轻轻的把手一放,那棺材落在地面上,我仔细的拨拉了一下,才发现这竟然是一口铁棺材。

    众所周知,棺材一般都是些木头的,我看到这口黑铁棺材,顿时明白,这棺材里面所埋葬的,一定不是一般人。

    我有些疑惑,问,“这是?”

    阮晓倩道,“这就是阮家村的秘密,这棺材里面的人,就是当初与空亡屋那个鬼交手的阮家祖先。”

    我抬头瞥了一眼阮晓倩,她的语气很平常,但是我能看着她在咬着嘴唇。

    这让我有些不忍。

    “那这里面?”我问。

    在我问的时候,身边漫天的鬼魂开始嘈嘈杂杂的声嘶,我感觉就在声嘶的过程中,棺材里面开始咕噜咕噜的发出像是冒泡的声音,就好像茶壶中的水被烧开了一般。

    而且,在棺材之中,也传来了一阵一阵的血腥味,正巧扑到了鼻孔里面,让我感到作呕。

    我下意识看向阮晓倩,阮晓倩也正看着棺材,我说这是怎么回事。

    阮晓倩摇摇头,说,“那天我听见阮家婆婆说,我只需要把这棺材的内容说给你,还有交付给你这封信,那你肯定就会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皱了皱眉。

    阮晓倩道,“这棺材里面的,是阮小五。”

    我整个人一激灵。

    “阮小五?这是水浒传里面的阮小五?”我有些急迫的问。

    阮晓倩道,是的。

    我顿时懵了一下,我看过水浒传,自然知道这打鱼的三兄弟,阮小五被称为短命二郎,在记忆和历史里面记载的,好像是在战斗中战死了啊。

    还有就是,之前的旱地忽律,也就是朱贵,他也是水浒传里面的人,那阮小五和朱贵会不会有关系?

    我的脑子里面瞬间多了很多个问号。

    “他怎么会在这里?”我直接开口问。

    “阮婆婆说,他曾经杀了空亡屋那人所有亲人,所以空亡屋那人对我阮氏一族,怀有恨意,千年不绝。”

    我打了个哆嗦,恨意未绝,苦守千年,我瞬间对空亡屋那害我的家伙有了一丢丢的同情。

    我现在没空听故事,我主要是听到了阮家婆婆要交给我的那封信。

    阮晓倩把信递到了我的手里,我看了看,那纸都快要腐朽了,一看就是很多年前写的信。

    我还没看字呢,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阮晓倩,你让我帮你,我怎么能帮得了你呢?我现在自身都难保啊。”

    阮晓倩说,“阮家婆婆让我相信你,我相信你。”

    我缓缓站起了身子,“我一直都很纳闷,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能带来好事?觉得我能帮忙,无论我去哪儿,我带来的都只是灾祸。”

    阮晓倩突然到道,“可你命大。”

    “命大?”我愣了下。

    阮晓倩扑闪着大眼睛,道,“对,你命很大,否则也不会在之后见到阮家婆婆了。”

    我一下子精神一振,问,“什么,阮家婆婆没死?”

    阮晓倩道,“不是已经把阮家婆婆埋葬了么,她肯定死了,可是在很早之前她就说过,你们还会再见。”

    你一定是在逗我。

    我晃了晃脑袋,觉得世界观凌乱了。

    既然她死了,我怎么会再见到她?我也快死了?

    阮晓倩催促道,“你看信,可能会知道些什么。”

    我听从她的话,打开了信件,可当我看到那字体的第一眼,我顿时愣在了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