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1章化蛇咒

    更新时间:2016-07-26 20:56:01本章字数:2678字

    051章化蛇咒

    阮晓倩只顾着独自唉声叹气,也不管我,完全不知道我现在整个人的震惊的面容。

    我盯着阮晓倩问了起来,“所以说,这些尸体都在这底下,是因为阮小五,不,是因为你们的祖宗来防止你们的尸体腐烂和僵化?”

    阮晓倩点了点头,声音在空旷的院子里再度传出来,她说是。

    我眼睁睁的盯着她,忽然间脸色有些难看的振声问道,“那为什么你们这些尸体不入土为安呢?”

    阮晓倩知道我还在怀疑她,说,“你难道以为我们不想入土为安么?你看看我们的手臂。”她把手上那种鳞状物的东西再度递给我看。

    我若是之前听到她这些话绝对不会有什么反应,毕竟只是我很早之前就已经发现的东西,但是如今听到阮晓倩将不会入土为安和手臂上面的鳞片一起说出口,顿时冷不丁打了一个寒战。

    这一刻我想起那一晚上阮家婆婆手臂上面的鳞状物体在月光下泛光的诡异情形来了,莫非,这里面真的有什么秘密?

    我问阮晓倩,“你们手臂上这些鳞片,到底是什么?”

    我刚问出这句话,阮晓倩一怔,低下头有点颓丧的说,“这是化蛇咒。”

    化蛇咒?

    阮晓倩这一句话一出口,让我顿时浑身一震,我想刨根问底,但是却不知道应不应该去做,就试探性的问她,“这化蛇咒是阮小五下的?”

    “是空亡屋那人下的。”阮晓倩脸色一变,根本不假思索的说了出来。

    我咽了口唾沫,化蛇咒是咒语,咒法。这难道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面真的有人会法术是么?

    我问她是不是这样,我整个人的脸色都有点急切,我感觉三观都要完全崩塌。

    阮晓倩道,“这不是法术,不过和法术类似,这应该可以称作是巫术和咒术。”

    阮晓倩讪讪笑道,似乎明白我内心的想法,她说,“你看到我们,难道还以为这世界,是科学的?”

    是啊,连鬼魂和尸体都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还有什么是比这更诡异的呢?

    可是,化蛇咒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就是要把阮家村的人全都化成蛇?

    葛布衣衫那男子究竟是什么意思?而且那鳞状物体上面蜿蜒犹如龟纹的又是什么情况?

    我回忆了一下阮家婆婆手臂上的那形状,然后转头看向那片火海,还有些尸体未曾跳下去,我看的清清楚楚,那的确就是龟纹。

    “和你想象的一样,如果我们真的入土,那我们可并非会安宁,”阮晓倩说道,“我们所有人,都会变成一条条蛇。”

    这怎么可能?!

    变化之术?

    我个人表示不信,但又不知道如何反驳,只能静静看着阮晓倩的目光。

    阮晓倩笑了笑说,切记我没有骗你。

    我说,那现在这意思是?

    我指了指火海中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也指着还未跳入火海的人。

    阮晓倩说,我们得走了。

    “走了?”我不解。

    “灰飞烟灭。”阮晓倩补充了一句。

    我们?我知道她说的我们没有我,但是包括她和她身后的全部,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忽然有点懵,在这其中,还带着一股失落。

    我讶异的看着她,直接惊讶的吼出了声,“为什么?”

    阮晓倩竟然要死了?

    我根本看不出来为什么,我眼看着她在我眼前出现,眼看着她将张天给打倒,眼看着她指挥着身后那些尸体跳入火海,我的脑海中就在刚才那短短时间之内出现过无数个场景,唯独没有她要灰飞烟灭的一点征兆。

    阴风还在呼呼地往我的肚子里面灌着,我精神一阵恍惚,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只觉得大脑一片眩晕,我被阮晓倩这句话,直接给惊着了。

    阮晓倩道,“六道剑已经出土了,他们的躯壳不会再不腐,也不会有活过来的希望,为了不让化蛇咒触发,我们必须燃尽。”

    我思绪有点乱,脑袋一阵阵的发胀,说,既然如此,哪怕你们化成蛇又怎么样,那样也比现在直接化成灰烬强吧。

    我说这话的时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有点气急败坏。

    阮晓倩的情况也不太好,她脸色本来就白的吓人,此刻更像是蒙上了一层青气,她直接爆发,“刘奇,你是不是男人,怎么那么多事儿!我们要是不死化蛇,那就是和奇绝尸鼠一样的鬼物,你满意了吗?!”

    阮晓倩这一吼,那些尸体一瞬间停了一下,漫天鬼魂也都遮住了仅能透过来的月光。

    我被这一吼给吼懵了,看着那诡异的情形,感觉自己连一只快要挨刀的羊都不如,羊在被宰之前还能咩咩的叫几声,但我除了眼巴巴看着阮晓倩和那尸体和鬼魂,一句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见我不说话,阮晓倩有些回神,语气平和的说,“你能不能帮我的忙。”

    我缓了一会儿,问,“灰飞烟灭,还能投胎么?”

    阮晓倩情绪一软,“你什么意思?”

    我说,要是你能再投胎出来,我找得到你吧,应该。

    阮晓倩摇摇头,不可能了,灰飞烟灭不会投胎。

    我坐在了地上,从还在抽搐的张天身上摸出来了烟,点了根,捏着烟头刚抽了两口我就把烟给扔在了地上,然后狠狠的踩了两脚,我冲着阮晓倩大喊,“阮晓倩,阮家婆婆跟我说过,让我好好照顾你,你现在给我说,你要灰飞烟灭?!你他、妈的把我置于何地?!”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肚子里面就是有一大堆的气,我也从没想过我第一次和鬼大吼,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而且我认识并且熟知的第一个鬼,并没有害我的意思。

    这在我之后的生活中,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可此刻,我只想让她活着,哪怕就是个鬼,也比变成飞灰好的多。

    或者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绵长的吻?

    阮晓倩眼波轻动,对我嘴角一翘,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我他么会喜欢一个鬼?

    我不屑的笑笑,表情自然的说,“我只是不想你灰飞烟灭而已。”

    阮晓倩凑到了我的身边,脸色变得清晰,她就凑在了我的耳朵旁边,然后对我轻笑,说,“你不用掩饰,我能看得出来的。”

    这个妖精。

    我整个人霎时间脸都有点红了,在这么一个场景下,我竟然还能脸红,我自己都开始佩服我自己。

    阮晓倩揪起我的领子,然后自己的嘴唇猛然贴了上来。

    我恍惚,然后一把将她推开,但是却没推动。

    阮晓倩将我往后面推了几把,然后直接让我贴在了后面的大树之上,然后直接给我来了个树咚,嘴唇热切而又急迫的迎了上来,将我整个堵在了树上。

    我嗯嗯啊啊的,却发现自己连她的力气都不如。

    片刻,阮晓倩放开了我,开口了,说,“满意了么?”

    我他么……满意个卵……

    我咽了一口唾沫,感觉这时候这嘴巴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阮晓倩的目光波动,说,“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

    她说,“上次你在林中收拢阮家婆婆尸体的时候,我都看见了。”

    我目光一闪,她说的应该就是我和徐家爷爷在那些残尸碎肉那边搜寻时候的场景。

    阮晓倩说,“你现在还有那把匕首吧。”

    我的头皮像是被冷风吹了一样,一阵阵的发麻。

    原来阮晓倩都知道。

    我说,哪个血手印?

    阮晓倩还没等我说完,就点点头,说,“那是我摁下的。”

    我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把一切都给我说清楚?

    阮晓倩说,“我说的不清楚么,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忙,我要死了,我原本想要和你一起去给婆婆报仇,但我要死了,我要你杀掉空亡屋的鬼冭,我需要我们阮家村还活着的人的太平。”

    她说,“你不是立誓要给阮家婆婆报仇么?还有,你不会还以为是我们把你带入圈套的么,不,不是我们,是你,一直都是你!”

    “你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