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2章爷爷

    更新时间:2016-07-27 22:32:13本章字数:2293字

    052章爷爷

    听到阮晓倩的话,我的一颗心打鼓般的剧震几下,阮晓倩之前说那封信与我有关什么的,细细想来哪怕让人意外,但是也可以接受,毕竟这是阮家婆婆转交给他的。

    但是现在她忽然说这一切都是我引起的,这究竟是几个意思?

    在我之前看来,所有的事情分明都是被张天,而后被阮家婆婆和徐家爷爷推动者往前走,怎么到现在倒成了一切都是我的罪过?

    我还是受害者呢好吧。

    但看阮晓倩情绪的起伏变化,我还一时间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难道这一切真与我有若即若离的关系?

    这时候张天说的我本来就与这些东西有关的话又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我偶然心怀此念,竟然顿觉自己真的是罪魁祸首。

    或者是我多想了,但除此之外,很多事情也着实没法解释啊,从我找到快递员的工作之后,诡异之事难以尽数,阮晓倩和面前的众多尸体跳跃火海只不过其中的一件。

    但是最诡异的情形是,这一切都是在我的身边产生的,这一切也都是围绕着我出现的。

    我强忍着神色不变,故作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阮晓倩凝望我许久,我望见她如同新月一般的眼眸中流露着秋霜一般的冷芒,我霍然抬首,心中惊讶凛然。

    我知道,或许我终于可以解开属于我的秘密。

    阮晓倩看着我,慢慢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是我之前听过阮家婆婆说过,无论是我们的化蛇咒,还是阮家村与那葛布衣衫鬼冭的千年仇杀,都并非祖先本意,这一切,早就冥冥之中注定好了,而你是破局的关键。”

    我没太听懂,自然没法辩解什么,我实在不知道仅仅凭借这些话,又怎么会将罪魁祸首与我扯上关系?难道就是因为我是阮家婆婆所说的那个破局的关键?可是我到底怎么会成为这破局的关键呢?

    我甚至不如张天和阮晓倩知道得多,到现在整个一圈,仅仅只有我被蒙在鼓里,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见我不说话,阮晓倩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知道个屁……

    我摇摇头表示不清楚,阮晓倩叹了口气,继续道,“阮家婆婆还在说这些的时候,说过一句话。”

    我问她阮家婆婆那是说的什么?

    阮晓倩对我说,阮家婆婆说的是,这世界有因必有果,有失必有得。

    这世间所有的因果,非但浑然天成,更是妙不可言。

    阮晓倩这话一出口,我仔细的琢磨了一下,还是感到回味无穷。

    我之前看书什么的也曾想过这些事情,但是都没有阮晓倩今天所说的精炼,不过我总觉得她在代表着什么。

    接下来阮晓倩道,所以,你是破局的关键,你也就是因果的始作俑者,最起码,这因果的始作俑者,与你有关。

    阮晓倩很坚定的道。

    心中蓦的颤了下,我突然想起当初在和徐家爷爷一起去找那个和尚时候,我目光那忽然的转变,还有那个在我梦中曾经出现过的沙哑的嗓音,他让我一直跑,不要停。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那个声音很是熟悉。

    而且我想起那个徐家爷爷所说的,那个代表着线索的车轱辘,一个隐蔽的大梁的车轱辘。

    我咽了一口唾沫,忽然间一个很不可能的想法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这一切一定是有联系的。

    如果真的如同阮晓倩所言,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与我有关系的,也就是我在很长时间之前,我都曾已经与徐家爷爷所在的湘西联系在了一起。

    我从没去过湘西!

    那只能是……

    我爷爷?

    我想到这里,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

    是我爷爷!?

    我当初一直都觉得那声音熟悉,但从没想过会是我死去的爷爷,而且现在听来,那话的确带着很强的爷爷的口音。

    更重要的,还不是这些,而是那个车轱辘,我虽然对我爷爷的记忆很浅薄,但是我却一直都知道他是一个邮递员,在当初的时候就曾以邮递为生,骑着自行车四处辗转,在其中他曾被安排到湘西和四川一段时间出差,也是在那里邮递。

    爷爷是个信使,他将别人所有的喜怒哀乐、嬉笑怒骂,从千里之外送到收信人手上,然后看着他们笑,他们哭,他们兴奋疑惑悲伤,他骑着自己的大梁自行车满世界的跑,看遍世间百态。

    要是这一切都与我有关,那是不是和爷爷有关?

    见我是始终沉默,阮晓倩突然问,“这时候,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咽了口唾沫,虽是心中无愧,但我想起自己难免不是要为自己的亲爷爷来背锅,但是他毕竟是我的亲爷爷,所有人又不是蠢得,我总不能这时候直接甩膀子走人。

    我鼻梁微酸道,“这不是真的吧?”

    阮晓倩涩然笑笑,再望我说,“看来你真的知道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万事皆有因果,我想这是对的。”

    我的五官都在细微的颤抖,我内心深处十分震撼,如果这真的是我爷爷整出来的事情,那……简直是太可怕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且我不信爷爷会害人,爷爷是个那么慈祥而又温和的老者,怎么会与这些东西扯上关系?

    夜风凉,长夜凄清。

    我的眼皮子跳了几下。

    阮晓倩道,“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还是那句话,希望你能帮我们个忙,这万事因果哪怕不因你而起,也与你有关,我希望你能延续阮家村的活着的血脉。”

    她指了指棺材中的剑,道,“这把剑你可以拿走了,我想它总比那匕首好用的多了吧。”

    她轻笑。

    然后我看到她长吁了一口气,转身走向火海。

    我将她直接摁在了我身后,然后撇头回去,那些尸体已经将要跳完,我能看着他们的尸体上面向外溢血,也能看出他们每个人都似乎在火焰中笑。

    我说你不能死。

    阮晓倩一字一句道,“不死便化蛇。”

    我说我救你。

    我说我能救你,你相信我。

    这是我为了不让她灰飞烟灭说出来的话,但没想到阮晓倩竟然似乎信了,她说,“我只想你帮我那个忙就好。还有,你也要帮我自己一个忙。”

    她说的轻描淡写,但我却几乎呻吟出声。我的脸色霎时间就改变了。

    我冷静道,“你的是什么忙啊?”

    阮晓倩道,“你还记得那个被快递砸死的男孩么?”

    我霎时间怔住,不知道阮晓倩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

    阮晓倩道,“还有之前你给我送的快递。”

    我彻底噎住。

    阮晓倩道,“人寿命有终,我恨人但早已经看透,周维森却看不透,你帮我劝他。”

    “周维森?”

    “他是我男朋友,现在已经人不人鬼不鬼了。”阮晓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