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6章预言绝境?

    更新时间:2016-08-04 23:10:17本章字数:2117字

    056章预言绝境?

    “忽律旱地发光,你要饮血张扬,青云之巅血止,你则永生不亡!?”

    我骤然间感到震惊起来。

    本来我和徐家爷爷在遇见旱魃的时候,见到的第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的是我要死亡经历的一系列的事情,而且我肯定会遇到,当我全部都遇到的时候,我就是要死了。

    而昨日在阮家婆婆的院子中,我见到了最后三个现象的第一个,也就是鬼魂漫天。

    这本来就该意味着我马上就要窥见死亡的奥妙了。

    因为我仅仅剩下旱地忽律和血染青云两个现象还没有遇见过。

    而现在在阮家婆婆的棺材之中,我竟然又收到了第二张纸条?

    忽律旱地发光,我要饮血张扬,青云之巅血止,我则永生不亡。

    我记得之前徐家爷爷给我解释过旱地忽律的事情,第一就是这有可能代表着水浒传里面的旱地忽律朱贵,也就是说这一切都和朱贵有关。

    我和徐家爷爷还猜测了另外两种方式,因为朱贵当时所代表的就是水泊梁山的耳目,所以这有可能代表着在我和徐家爷爷的身边,还有别人的耳目,而这耳目,非常有可能是对我们两个不利的。

    还有最后一种,我觉得那是最可能的一种,因为这一种忽律所代表的,是一种实质性的动物,代表的是一种喜食乌龟的蛇。

    蛇?

    我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忽然一个激灵,阮晓倩,她不就是中了化蛇咒,要变成一条蛇么?

    难道她就是忽律?

    难道这一切都是由联系的,旱地,难道就是旱魃?忽律,难道指的就是阮晓倩?

    我忽然觉得自己脑海中有什么思路被打开了,难不成这一切都是有一条线联系起来了,难道这才是一切的最终结局?

    所有的事情其实并不困难,也并不难发现,而且还与我有若有若无的联系存在,或者,我现在想到的事情,才是真正的结果。

    我想了一会儿,觉得这一张纸条,应该就是阮家婆婆放的了。毕竟阮家婆婆给阮晓倩说,我以后还能见到她,这不能说明她还没有死,但是却让我明确的知道,我早晚都会遇见她,或许是魂魄,又或者是其他的。

    而阮家婆婆才是帮助我的人,而且,这张纸条是在阮家婆婆的棺材中被发现的,这说明这纸条肯定和阮家婆婆有关系,现在的我,没有了魄,哪怕看起来再像一个活人,但是在理论上讲,我还是与一个死人并无二致。

    所以我会死么?

    不会死,我所有的正式走向死亡,就意味着我会彻底的消亡。

    但现在不会了。

    现在这张纸条上面所写的东西,就是来救我的性命的东西。

    这张纸条上面说,旱地忽律发光,如果按照我的想法的话,忽律所代表的就是阮晓倩,而忽律发光,也就是蛇发光。

    旱地难道就是单纯的指的是干旱的土地?

    我的思绪有点凌乱了,要是这样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之前我和徐家爷爷遇到旱魃的时候就真的看到了土地在旱魃的脚下逐渐龟裂,裂开一条条一道道裂缝,纵横交错,四通八达。

    这就是旱地。

    旱地的忽律,发光?

    我想了想,一条蛇怎么会发光?难道这蛇不是普通的蛇,还是夜光的蛇?

    这年头,难道连物种都有变异成这种的?

    但是转念一想,我浑身霎时间一惊讶,不对!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或许这一切和旱地的关系就不大,忽律发光不可能,但是蛇的某些部位可以是发光的。

    或者准确点来说,应该是反光。

    如果一条蛇蜕皮,而且这皮恰好在阳光底下,那么发光的可能性很大,而且根本不用考虑,一定会发光。

    难道这旱地的意思,就是太阳?

    如果太阳极毒,那么大地干涸也有可能就是旱地的指代。

    这也就是说,第一点之中蛇蜕皮就是所说的忽律发光,那后面呢,我将饮血张扬?

    饮血?

    饮谁的血?他要让我喝水我不怕,但是谁会让我去饮他的血?

    难道是饮蛇的血?

    忽律的血?

    我皱起了眉头,实在是考虑不过来了,最终只能将这作为我测得的最终结果。

    可是后面的半句话是什么意思呢?青云之巅血止,我将永生不亡?

    青云之巅血止,很明显这指的就是血染青云那件事情,可是青云怎么会流血,青云之巅又怎么会血止?

    难道这意味着的是有人要在青云之巅死亡?

    流血?

    我思前想后根本想不到青云和流血怎么会扯上关系。

    青云是在天上,而天上的东西怎么会流血?飞鸟?那样的话我感觉不太可能,这完全是靠我猜的,我也觉得自己猜的不可能准。

    我转头看向阮晓倩,阮晓倩也正在思考着什么。

    我知道我们两个或许此刻在考虑同一个问题。

    什么叫永生不亡?!、

    盯着手中的纸条我整个人都忽然一震,猛然转头盯着阮晓倩的眼睛,我忽然想起来阮晓倩之前给我说过的一句话。、

    她说我命大,

    命大,难道意味着的就是永生不亡?

    我问她,青云血止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阮晓倩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根本不清楚,我站起身,盯着棺材中那玲琅满目的犹如展览品的棺材圆球,觉得这些东西那么眼熟。

    那就是,为什么这里会有如此多的棺材?

    又是谁能把如此多的东西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如此鬼斧神工的雕琢在了这我埋葬起来的棺材之上的?

    难道说,还有什么我根本未曾知道的鬼要害我?这么想倒也不太对,毕竟这纸条是救我的,如果要害我,那他完全可以吧纸条毁掉。、

    而且阮晓倩当初为什么会信誓旦旦的说我命大?她说是阮家婆婆说的,那阮家婆婆又是怎么得知的?

    未来,的相遇怎么会预知?

    以后,的相聚那又有谁能知道?

    我能活下去?

    那这么说的话,无论是血染青云还是旱地忽律,其实都是最后挽救我的东西?

    我朝着棺材看了几眼,然后看向阮晓倩,阮晓倩到底和忽律有没有关系?

    熙熙攘攘的声音在我耳边轰然炸响。

    我脑海中像是过电影一般游走过很多人影,他们摩肩擦踵,他们人声鼎沸。

    忽然后背上有人拍了我一下。

    “啊!”

    我身子一抖,惊恐出声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