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8章回家

    更新时间:2016-08-08 20:32:36本章字数:2471字

    058章回家

    阮晓倩化为了一条青色花蛇。

    花蛇的意思是在它的眼睛眶处有两抹白,白得耀眼,就像是泪水冲刷后的痕迹。

    就在我的面前,我亲眼看到她的身躯就在目光所及之处慢慢的缩小萎靡,最后变成了一条小蛇,它冲着我嘶嘶声的叫着,吐着舌头,我整个人的身躯都僵硬在了原地!

    我虽然知道阮晓倩中了化蛇咒,早晚会变成一条蛇。

    但是此刻阮晓倩的表现,依旧令我心头一颤,我的手臂都开始哆嗦起来了,我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脊梁骨都在发凉!

    这太可怕了!

    不管阮晓倩是人是鬼,但她的确从一个人形瞬间变成了蛇形!

    就在太阳落山那一刻!

    这怎么可能令我不恐惧?!

    我怎么能不恐惧?

    但我忍住了,我此刻的心情哪怕略有恐惧,但是并不悲伤,我知道那是因为我有急迫的事情要去做。

    我看着这条小蛇,伸出手来把它捧了起来,小蛇似乎通灵,直接就上了我的手臂,我捧着它像是捧着自己的宠物,然后急忙离开这个地方准备回家。

    我直接出了路口,而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看我捧着一条蛇,吓得都不敢拉我,最后遇上一个胆子大的,那师傅挤出一丝笑容问我,“哥你去宠物市场啊?”

    我说不是,手中的青色花蛇吐舌附和。

    司机吓得冷汗都下来了,“哥,你拿着这玩意儿是个什么意思,可别落我车上。”

    我本来就有点不耐烦,冲着司机师傅喊了一句,“你走不走啊!”

    司机一看我不好说话,也不说话了,有点生硬的问我,“你去哪?”

    我本想先给徐北宾徐家爷爷道个别,心想按照阮晓倩的说法,这次真的就是我自己去比较好,也省的我一直在这些圈圈绕绕里面根本捋不到一个头,最后决定还是不去了。

    至于张天,他害了我算是两回,有一回害到了,第二回算是被当成傀儡,但是也没害成,我跟他算是有仇无恩,我不追究他就已经够给他面子的了,虽然昨天他差点被弄死,但那也是活该。

    想到这儿,我直接跟司机师傅说去我家。

    我给司机师傅说了我家的地址,司机皱起了眉头,说这么远啊?

    我说没事我有钱。

    司机说,那你得去火车站或者机场,我可去不了。

    我说行吧,那去机场。

    司机呵呵笑了起来,“机场,你这宝贝也过不了安检啊……”

    我被司机噎了一下,心想也是,便先回了快递处,将自己的钱全都装上,把青蛇装进了一个小瓶子里面,然后塞到了包里,我心想这次回家看看,总不能现在这幅样子,便打扮了一下,还抹了点发胶。

    穿上最帅气的衣服,提了自己花钱买的包,然后买了动车,直奔老家。

    或许,再见到父母,就没有下次了吧。

    我红了眼眶。

    回家的途中,父母的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和奶奶的慈祥和蔼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面。

    细细想来,自从我找到工作以来,一次都没有主动给家里打过电话。

    上了动车,我给爸妈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的瞬间,我听到那头熟悉的声音,“怎么了,这么长时间没有电话?”

    我鼻子一算,抹了抹,说,“我忙工作呢,找到工作了,不过比较忙。”

    “什么工作?”

    电话那头平淡的问。

    我说,“五险一金,一个月六千多,就是有时候会加班。”

    “那不错啊。”我妈说。

    我说诶,这工作是不错,我这次回家看看,又得回去忙了。

    “今天回来么?”我明显听到我妈的声音有点急切了。

    我说嗯,今晚能到。

    然后我就匆匆挂了电话。

    坐在我旁边的一个老头看着我,问我,“小伙子,你哭了?”

    我摇摇头说,“我哭不哭关你什么事儿?”

    老头瞪着眼睛说,“你这年轻人怎么说话的,我这一把年纪,想开导开导还不行了?”

    “就你事儿多。”我冷言冷语道。

    老头气的两只眼睛瞪起来,瞪得老大,恶狠狠地道,“就你这样的,活该被恶鬼缠身!”

    旁边的人都吓了一跳,转头看我,但看我的眼神没有恐惧,都是蔑视,因为我不尊重老人的蔑视。

    但这一下我被老头给说懵了,我知道老头活了一辈子,人生经验肯定比我丰富,但我活了二十多年,见过被人骂有病神经病,没家教,甚至更恶毒的语言,比如辱人父母。

    但我这是第一次听人骂别人恶鬼缠身的!

    而且还是骂的我!

    我整个人都傻了,我再三追问,老头也不再理我,直到我诚心诚意道歉,老头依旧一幅高傲的模样。

    我说,“大爷实在对不起,你为什么那么说我啊?”

    老头说,“我随口说的啊。”

    我无语。动车又过了两站,我给老头买了午饭,老头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冲着我说,“小伙子你不要给我老头子献殷勤了,我救不了你。”

    我脸色有点沉了,我觉得这老头子分明就是不想帮我,但我还是忍住了,我求他了他还不救我,那我也没必要再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了。

    一路无言,等到我最后下车的时候,却恰巧发现这个老头竟然给我同一站下车。

    我有点惊喜,心想还有可能凑凑近乎,刚走过去冲着老头喊,“大爷,你也这站下车啊?你家哪儿的啊?”

    老头回头看我,一点也没有之前的倨傲,淡然道,“刘家孙子?”

    “啊?”我一下就懵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说,“我,我是姓刘。”

    在车上一路上都对我沉默寡言的老头凑近我说,“你回家?”

    我点头,嗯了一声。

    老头说,“你这是大学毕业了?”

    我沉默了片刻,又嗯了一声。

    老头平平淡淡的点了点头,说,回去吧。

    啊?

    我一下就懵了,合着你逗我玩呢?

    老头指了指我的鼻子对我说,“孩子,你撞鬼了!”

    我特么知道,还用你说?我脑门上都是汗。

    他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我可救不了,能救你的只有你爷爷。”

    我爷爷?

    我的脸色当场就变了,刚才这老头说的几句话还有点高深莫测,让我觉得他能救我,但现在我是真的害怕了,我爷爷早就去世了啊。

    那我爷爷怎么救我?

    我心里还在纳闷呢,这老头倒像是没事人儿一样,背着手走了,挺着个大肚子一派老板样。

    我刚想跑过去问问,结果发现这老头竟然在人潮中消失了。

    这腿脚,跑的比我都快?

    我自嘲一句,然后只能回家,半路上遇到的这事儿,我也只能装作不在意。

    回到家的时候,爸妈正在包饺子。

    我鼻孔有点泛酸,说我出去看看。

    我爸说你去看看你奶奶吧。

    我家在老家,爸妈的家和我奶奶的家也就隔了个几十米远,几步就到的事儿,我正好鼻孔泛酸,就应了声,去看看奶奶。

    我也存了问问奶奶爷爷事情的心思。

    当我推开那扇后来新修葺的门,我就听到奶奶家养的很多公鸡开始打鸣。

    大晚上的,按平常奶奶家的鸡都该钻到窝里面睡觉了,几天竟然开始大晚上打鸣,真反常。

    我心下惊骇。继续往里面走。

    那条对我极为亲昵的大黄狗也像是疯了一般开始叫个不停,那些叫声不像是平常的叫声,急促而沙哑。

    当夜,大黄狗叫的发了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