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1章幻觉?

    更新时间:2016-08-11 18:07:06本章字数:2758字

    061章幻觉?

    当看到面前杨木匠的儿子忽然间坐了起来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人群呼啦啦的全跑了,连杨木匠二儿子他媳妇儿都被这妖异的一幕给吓傻了,下一刻则是惊叫一声,也顾不得哭,就那么疯了一般的向后窜了起来。

    “这是诈尸?”我一脸不明所以的看向我奶奶,那一刻我竟然看到奶奶一点害怕的神色都没有。

    我从来都没有想象过家里人会和这些妖异的东西扯在一起。

    但是自从我在快递处成了人鬼之间一个信使之后,我发现我身旁的所有人,都开始显露出并不为人知的一面。

    无论是徐北宾还是徐家爷爷,阮晓倩还是阮家婆婆,甚至张天和我奶奶。

    奶奶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冲着想要跑的人喊,“别害怕,这不是诈尸。”

    众人哪里听得进去?

    只是杨木匠他媳妇,也就是死者的妈见我奶奶,急忙冲了过来,“嫂子,你也来了,快救救我家儿子。”

    我冷冷看了一眼,觉得其实我奶奶和我爷爷在村子里面,应该真的没有那么简单,只是我以前不知道而已。

    奶奶说,“刚才黄鼠狼身上有毛,发生静电了,缓缓就好。”

    听到我奶奶这么说,我一下子想到了什么,记得以前看解密的时候,就曾经说过,其实很多诈尸只不过是静电的现象,这是对诈尸的科学解释,实在解释不了的就没办法说了。

    但是能解释的,这都是科学。

    这算是一种很普通的物理现象,如果天时地利人和都占据的话,还是很容易发生的。

    也就是猫狗在死者死亡的时候不能靠近棺材的由来。

    现在天气正好干燥,发生静电并不困难。

    不过这种现象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还是让我心底一阵发虚和害怕。

    果不其然,那人只是坐了起来,片刻之后自己又生硬的躺了下去。只不过他的手臂还是支棱着,他妈略带惊惧的走过去将他的手臂放下,然后冲着我奶奶连连道谢。

    我攥紧的拳头手心里面满是汗水,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

    奶奶转头看了我一眼,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奇奇啊,现在胆子还这么小啊。”

    我无言以对,总觉得奶奶哪里不正常似的。

    这一幕除了让我心惊和害怕之外,更是让我多出了一种很奇怪的情绪,奶奶究竟是什么人?

    为什么那婶子在叔叔被蛇咬了之后要来找奶奶,还有看到诈尸之后,杨木匠的媳妇会急忙让奶奶出手?

    奶奶究竟扮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我一时间都找不到自己的脑子了,这一切和我想象的偏差太大,我根本难以理解,因为一直以来,奶奶就是一个疼爱我的和蔼的形象,如今这次回来,我感觉整个家都变了似得。

    难道奶奶也和这些东西有什么联系不成?

    那我要不要直接问呢?

    虽然我是第一次见到奶奶这种情况,但是我现在已经基本能够确定,诈尸也罢,老牛流血也罢,还是龟血陶或者是方才的黄鼠狼三拜九叩,这都不是什么巧合!

    那么这一切,到底是不是冲着我来的呢?

    我和奶奶还有婶子往回走着,但是心里面那口气却一直没松下来。

    婶子有些焦躁的问我奶奶,“婶子啊,这么多年了,你还能救人么?”

    我竖直了耳朵,仔细听着,我觉得她们说的和我要探寻的应该正是一件事情。

    “救什么人啊,”我奶奶笑了起来,一笑露出了脸上的皱纹,“就是个神婆,又不是什么神仙,现在科学不比什么都强?”

    婶子道,“可不能这么说,当时婶子你做的那些事情,大家伙儿可都看在了眼里,当时还有人称你活菩萨呢。”

    我听得一愣,“神婆?”

    为什么我根本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

    虽然我在奶奶家的时间不长,但是每逢年节住的时间也不短啊,但是我从来就没听人说过一个字。

    那婶子见我一脸好奇的探究,道,“呵,忘了刘奇你不知道了,你一直去上学,你奶奶从来不让我们跟你说这事儿。”

    我问为什么啊。

    我奶奶说,“你从七八岁就和奶奶说,要相信科学,我要是告诉你我是神婆,你不是不家来了?”

    我一滞,一时间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

    “可是二十多年了,我也不能听谁都没有说过啊?”我有些纳闷,至少茶余饭后谈资什么的,总能打听的个一点半点吧。

    “你奶奶在村子里的威望可不比你爷爷差。”那婶子接着我的话头道,“你奶奶说不让别人说,别人谁敢在身后嚼半句舌根?”

    “你家这功德无量,你爷爷给大家伙送了那么多年的信,大家伙都看在眼里,要不然你小时候能偷谁家的瓜,一句骂都不挨?”婶子说着说着,就笑了。

    “那现在这是?”我有些纳闷道,“为什么现在能告诉我了?”

    我奶奶忽然说,“你这次回来,不就是想知道么?”

    我顿时浑身笼罩了无边的寒意,一时间强大的好奇心涌了上来,随之而来的,是来自心底的恐惧。

    那婶子一见状况不对,急忙给奶奶告了一声饶,然后快步走了。

    我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我奶奶说,“大黄不是一般的狗。”

    “嗯?”

    “大黄跟了你爷爷八年,然后又让我养了七年,是只老狗了。”

    十五岁的狗,的确是只老狗,我不知道怎么接。

    我奶奶继续说,“如果你是奇奇的话,那大黄怎么都不会咬的,但你确实是,那你就是撞邪了。”

    我一咬牙,看着我奶奶和平常根本不一样的表情,道,“对,我现在其实应该算是活死人。”

    毕竟是我奶奶,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今天在我奶奶这里,这发展实在是有些无厘头了,我也清楚,但是我还能说些什么?怪不得阮晓倩让我回来查一查,如果我不回来的话,哪怕等我再过十年,都不一定知道之前的往事。

    就在我和奶奶说话的时候,奶奶直接出了手,就在我站立原地的那个瞬间,冲我伸出了一只手掌。

    我下意识一退,还是在原地站住了,我分明看到,那对准的是我的头颈。

    我想跑来着,但还是决定赌一把,虽然奶奶和之前不太一样了,但毕竟是我奶奶,我相信亲情在这里,她总不会害我。

    奶奶志在必得的一抓,直接抓上了我的眼前,我能看到奶奶手掌瘦骨嶙峋的轮廓。

    那只手穿破了我的视线,直接深入了我的眼眶之中。

    我的身上顿时笼罩了寒意,奶奶这是要戳瞎我么?

    奶奶的手臂上有些泥壳,但是那一瞬间,泥壳竟然簌簌掉落,露出了惨败色的皮肤,在暗淡的月光照射下,我竟然看到这死一般的色泽竟然在隐隐发青。

    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但是在我的记忆之中,或者只有小时候偶然看到的溺死的孩子的手臂才有着如出一辙的阴森。

    那手臂发青也倒罢了,上面竟然开始渗血,正在不断的向下坠着某种液体,一滴一滴的落在地面上,不像血液,更像是发黑了的稀泥。

    我全身的汗毛在这一刻全都竖了起来,那泥壳也罢,奶奶也罢,在我面前竟然几乎成了一个布景,像是泥塑,一尊泥塑的菩萨。

    我记得我爷爷曾经跟我说过,这世上的路有很多种,很多人走的都是退路。但是命只有一条,无论是谁的命,都不如自己的命值钱。

    我一直以为那是爷爷随口说的,但是当寒意笼罩我下意识的就抵挡了起来,奶奶冲着我那只手,被我硬生生拍散。

    眼前奶奶的面容想要散去,手臂像是投影一般晃了晃,然后又变成实质,再次冲着我袭了过来。

    我这次再拦,但是却没有拦住。

    一股冰冷僵硬的触感出现在了我的头颅里面,面前的奶奶彻底化作了一座泥塑的菩萨,活生生的伫立在我面前,像是一根从腐朽的棺木里面拔下来的锈钉。

    我眼神恍惚了一下,再睁眼,发现奶奶站在屋子里面的床边,手中捏着一个黑漆漆的圆形物件。

    屋门外,大黄狗还在疯了一般的狂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