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3章鬼瞳与菩萨(2)

    更新时间:2016-08-16 20:32:35本章字数:2757字

    063章鬼瞳与菩萨(2)

    我的身躯颤抖了起来,猛地咽下了一口唾沫。

    我听到奶奶的话,先是一愣,再一想,顿时后背发凉,浑身冷汗。

    这鬼瞳,竟然真的是爷爷给我安得?

    而且还是我爷爷和我奶奶一起给我安得。

    不过奶奶说的话是些什么意思?

    “这天生的杀胚,你爷爷当年为保你命给你按上,是福是祸,还真不是我们说了算的?”

    保命?

    保我的命?

    我遭遇了什么,为什么会需要保命?

    还有就是,现在奶奶手里面的黑色物件,就是鬼瞳?

    我看着奶奶,只觉得现在的奶奶无比陌生,哪怕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极快的了解了她所说的话,我也是有一种极度难以置信的感觉。

    谁能想象我爷爷奶奶,竟然真的和这些东西有过牵连?

    看着奶奶手里面的鬼瞳,我忽然间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阴冷,身体不由自主的就打了一个寒颤。

    我看着奶奶,久久都没有出声。

    奶奶也是沉默了一会儿,才转头问了我一句,“这鬼瞳,你还要不要?”

    我要个球啊要。

    我要不是看在这是我亲奶奶的份上,我真的想破口大骂一句,我现在还依旧什么都不清楚呢,我怎么会知道要与不要到底有利有弊呢?

    我想了想,问了我奶奶一句,“我要是不要这鬼瞳,我是不是就能恢复正常人的水平了?”

    奶奶摇头说,“你被抽了两魄,有鬼瞳会变成你口中所谓的活死人。不要鬼瞳,一样会体虚多病,至于活多久我不清楚,但是比一般人都要少的多了。”

    我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泛着一股寒意。

    我才二十多岁了,还没过人生的三分之一呢,现在,竟然跟我说,我能活的年份,要比一般人少的多了?

    我才不干。

    但是收了鬼瞳,我心中又开始惴惴不安的起来,要是再遭遇鬼冭什么的,那岂不是可能活的还短?

    片刻后,我才问,“这个少得多,是多少?能活五十岁?”

    奶奶摇头。

    我脸皮抽了抽,嘴角有些不细微的颤抖,“那……四十岁?”

    奶奶还是摇头。

    我的头开始疼了,难不成活到三十岁,我就得西去?那我这辈子活的也真是太亏了啊,不值当啊。

    我看着奶奶,她冷冷地看着我,根本不心疼的样子,十分纳闷,这还是我亲奶奶吗?只好讪讪的继续道,“那我怎么样,才能多活?”

    奶奶倒也是干脆,也不唉声叹气,冲着我说了起来,“戴上鬼瞳。”

    我靠,我心中暗自自嘲了一句,猛地就爆出了粗口,但只不过是口头禅类型的。我嘴角又是不自觉的抽了抽,这是鬼瞳,可不是美瞳,怎么能说戴就戴啊。

    想起刚才见到的那些场景,哪怕我回想起来,都有些发毛。

    现在他们明明都在我的记忆里面消散了,哪怕我还记得,也再也不会看见,现在奶奶要我戴上鬼瞳,岂不是说以后还要我再去接受他们?甚至见到更为恐怖的东西?

    我浑身的汗毛顿时都竖起来了,奶奶见我的脸色有些发白,就拍着我的肩膀,指着院子里面那个桑树说,“鬼瞳遇鬼的几率其实并不大,相反还有帮你的意思。只不过,当时我们没有人跟你说过,而且,你一遇,遇上的就是分明能抵御鬼瞳的老鬼。”

    “帮我?”我顿时满头黑线,不知道奶奶这句话是从何说起的。

    “鬼瞳有鬼气,一般有鬼,也不会再跟鬼过不去,我和你爷爷也挡住了你能看到鬼的契机,所以你一直和常人无异。”

    我的脑袋转了转,这也就是说其实我一直都和别人有过不同,但我不知道,所以他们有人能看出我不同,但我却什么都不知道。

    这就是说,鬼以为我是鬼,而我看不见鬼的意思。

    我心下震惊。

    还有就是,抵御鬼瞳的老鬼是什么?

    老鬼?

    我的心颤了颤,那岂不是就是说的鬼冭?一千年了,的确他么的够老啊。

    现在了解了之前的事情,其实从我一开始,我遇到的那些事情其实跟我的关系根本不大。

    那个快递处的小广告,是张天让鬼魂贴的,但我根本没有看到鬼魂什么的,是我自己贪心作祟,想要找个好工作去面试的。

    张天说我可能跟这些东西有关,说的应该就是鬼瞳。

    可是他却没有本事让我做什么。

    所以在一开始,根本没人害过我。

    那广告是我自己去面试的,之后我签下的合同,也不过是张天顺水推舟,想要把我当成接替者。

    至于那手机停机之后还出现电话,那是张天怂恿的,但是也说不上有多害人。

    毕竟他也是为了保命。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如果他不是想找一个替死鬼的话,那也不会找上我,说起来张天还得为我这件事负责。他的确在害我,但是他以为我本来就该害。

    我脑子有些乱,自己都快理不清了。

    反正就是偶然。

    再之后我送快递的时候送到的地方是阮晓倩的坟地,而这本就是这快递处的特别之处,就是可以给鬼魂送快递,如果那个人不是我,依旧可以送到坟地去,也能见到阮晓倩俯身阮家婆婆的事情。

    但恐怕在坟地能不能出来,还是另说。

    空亡屋我叫不开门,现在看来也可以解释,毕竟鬼瞳能力如何暂且不知,但总归是个诡异稀罕物件,挡住了空亡屋的门,也说得通。

    再之后,那个被快递上面的钉子砸死的男孩,是在我手上收到的快递不错,但根本就是周维森还在为当年阮晓倩被强暴,有人袖手旁观的事情报仇。

    他养鬼不养鬼我倒是不怎么在意,但是他陷害我倒是真的。

    这一切就像是一串糖葫芦,一串又一串的偶然,就全在我的头上透露出来了。

    不过一直到此时,我也没真正遇上什么直接要我命的东西。

    再之后便是跟阮家婆婆的一系列交锋,那满墙的牌位的确诡异,但跟我有个卵蛋关系?

    我他么是自己走进去的。

    而且,那牌位上面的刘公讳奇之位,阮家婆婆分明知道有,但却又不知道是谁干的,这说明其实阮家婆婆身上,也有对我的秘密?

    若是在这里深想的话,那只能是因为阮家村的秘密,也就是阮家婆婆要求我帮忙。这点算是一开始事件里面,唯一诡异的一点。因为他和后面的东西,或者有一丝一缕的串联。

    鬼相血契是张天骗我签的,他算是引我入门,但之后的事情,全都是因为我要死的好奇心造成的。

    至于阮家婆婆说的那什么还有人要夺取我的性命,我还真不知道到底是谁。

    细细想来,恐怖至极!

    直到我进了空亡屋,遇上了千年尸,我被抽了魄,然后卷入所有漩涡。

    而这所有的漩涡,皆是因为我一脚踏入。

    我是自己走进去的。

    这一切的源头,就是张天,张天善心未泯,之所以拿我当软柿子捏的原因,就是因为它能感受到我身上有鬼瞳的气息。

    而鬼瞳是爷爷安得。

    而爷爷做的事情,似乎和我有关,要不然奶奶也不会说出保我命的话来。

    阮晓倩的话骤然间从我的耳边再度炸响了起来。

    “你以为是我们带你进来的么,不是,从来都不是。”

    “从一开始,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你!”

    “就是你自己!”

    我顿时冷汗涔涔。

    我的鬼瞳,也是在我被抽魄之后才渐渐显露出了身形。

    的确,现在细细想来。

    从一开始,我其实就是自己一步一步踏入这个漩涡。

    我以为是一张硕大的网,其实,只不过是一条收紧的线。

    唯一的疑点就是,我之后遇到的事情。

    在千年尸之前,我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替罪羊。

    在之后,我成了众人眼中的命大者。

    这一切,一定还有原因。

    我看向了我奶奶,我知道,她一定能跟我解释这些事情。

    而我隐隐的感觉到,这一切,或许与爷爷有关。

    更确切的是说,是与爷爷所待得湘西和四川有关。

    而现在,能与我联系起来的,唯有徐家爷爷,所以湘西的一切,才是我了解一切的重点。

    我眯了眯眼睛,忽然间想起了黑袍。

    想起了那岩壁上面。

    杀人的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