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章荒坟快递

    更新时间:2016-05-13 19:14:22本章字数:3043字

    001章荒坟快递

    很多人都喜欢在淘宝、京东上面买东西,足不出户就可以收到快递,轻松惬意。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快递不只活人可以买,死人也可以……

    事情还得从我大学刚毕业那年说起,那会儿毕业前夕,我和兄弟们出去喝酒后头脑发胀和一群大二的干了一架,结果被学校查到记大过处分,导致毕业证被延发。

    那个年头刚毕业就失业的大学生数不胜数,更何况我这种从不入流大学出来还没有毕业证的。

    简历投了一个又一个,面试也进行了一次又一次,但最后无一例外全都黄了。由于怕父母担心,也没敢跟家里说,到最后房子租金到期,落魄的连个地方都没得住,徘徊在街头,挫败感颓然传遍全身。

    就快忍不下去,准备回家跟爸妈坦白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招快递员的A4纸小广告。

    我捂着脸走进面试地点,还没想到我的命运就此发生了改变。

    面试当天,是顺风快递的部门主管见了我,四十多岁的样子,他叫张天,同事们都叫他老张。

    坐下聊了聊,描述了一下自己的基本情况,我就等着他说话。

      看他对我挺满意的样子,我就等着他给我商量工资事宜,毕竟对我这才是大头。

    见我满脸期待,老张递给我一根烟说,“你如果真想干的话,我一个月给你的工资是五千块,你的评级如果优良,三个月之后加提成。”

    我一下子就懵了,现在快递员不但有五千块的基本工资,还有提成?

      老张似乎早就知道我会是这幅表情,弹了弹烟灰道,“工资高自然有工资高的要求,再说这边就你这一个人,工资自然要高一点。”

    听他这话我就有些明白了,合着就招一个人。想了想就算这样顶多也就是累一点,我咬了咬牙,寻思这么高工资累一点也是正常。

    我说我干。

    老张咧着牙笑了,说,“你自己选择了就好,咱们签合同之前我还得跟你强调一下,第一当天的快递必须送完,晚上就算送到晚上十二点也得给我把东西送到;第二就是在送快递的时候一定要遵循客户的要求,别人让你怎么做,你就得怎么做。”

    我心中莫名闪过一丝疑虑,这不是扯淡么,晚上十二点别人都睡觉了我怎么给人家送,而且第二点怎么说出来,我感觉就好像自己被卖了似的呢。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老张哈了一声,一口烟圈吐出来,说你这家伙想什么呢,有些人白天上班或者上夜班,只能具体时间收货,你这脸色干什么。

    我长舒了一口气。

    老张接着说,“总之你只要记住我那两点就行,要是你做得好,我还给你加薪。”

    还加薪?你真是我亲哥,我当时就恨不得抱着他的脸亲一口了,我连忙说,张哥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干。

    张哥摆摆手不用这样,然后问我,你现在要是同意的话咱们就马上把合同签了,然后你要是没啥事儿,今天晚上就开始干吧。

    这么着急?

    张哥把合同拿出来的时候,我看的非常仔细,其实我有点疑虑,怎么这么大的狗屎运,就砸我头上了呢?

    我努力的把合同上的内容全都看了一遍,以我的智商没从里面看到什么坑,无非都是些条条框框、道德操守之类的东西,看完之后我便准备签名。

    张哥对我说,“注意上面让填的东西,保证真实。”

    听完他的话我这才看见,上面不但让写了出生年月日,还让写具体出生时辰……

    我寻思这东西就没必要太纠结了,也就没给家里打电话问,就直接瞎编了一个填上了,心想这东西还能影响我发工资?

    等到把一切东西都填完之后,张哥去后面给我拿了一套工作服。

    那工作服穿着肩膀有点宽,就是在两边袖口都绣着一个黄套袖一样的东西,上面斜刺啦啦画了一圈看不懂的图案,不过让工作服穿起来都有点洋气。

    交代完之后张哥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我挠了挠头说,“张哥,这一片我还不太熟悉,到时候找不到地方怎么办?”

    张哥把刚拿出来的烟夹到耳朵上,说,“快递如果是学校的话你就直接问学校门卫。如果是后面那一片村子的话,你就顺着咱们门前这公路一直往前走,走到村头第一眼就能看见一户人家,门前挂着长明灯,你就敲敲门,问问那个大娘,那片村里面所有人她都认识。”

    到了傍晚,送货的车到了,让我讶异的是今晚就一件快递,这可乐得我不行,前三个月我是没有提成的,所以快递少只能说明我这活轻松。

    那快递上面写的名字叫阮晓倩,阮家村77号。

    收拾了收拾,我锁好门,骑着自行车出门。我一路骑自行车飞快,十几分钟我就看到长明灯。

    但是让我有点压抑的是,这么大的一个村子里,连声狗叫都没有,安静得很。

    我在门口用力的敲了敲门,那破门吱呀吱呀的似乎很多年都没人住过,声音让我牙酸。再加上这边空空荡荡的,我总是感觉心里面发慌。

    不一会儿,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婆走了出来。

    我问老婆婆,你知不知道阮家村77号的具体地址啊,我第一天上班找不到路。

    老婆婆看了我一眼,问我小张怎么没来。

    我说张哥回家了,以后这一片的快递归我管,以后少不了麻烦婆婆您。

    老婆婆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说你这娃毛毛躁躁的,嘴倒还挺利索,跟我走吧,我送你一程,到那儿我给你指路。

      老婆婆说这句话的时候很郑重,我总觉得她似乎有什么话欲言又止。

    而且我在对着月光看她手臂的时候,总是感觉她手臂上有层淡白色的光圈,就好像一层层的鳞片,阴森森的。

    虽然有点好奇但是我也没多问,感觉可能是老婆婆年龄大了,有什么癣症而已。

      我转头看了看,旁边这时候连个灯都没了,完全就是靠着月亮和星星的光才能看到人影,而且更让我感到诡异的是,周围连声虫子叫都没有,简直寂静得可怕。

    小心翼翼的行走着,速度不快,天空中偶尔有暗灰色的影子飘过,乌鸦的叫声时断时续,我身形一矮问:“婆婆。刚才那个村子不就是阮家村么?”

      “跟我老太婆走还有假?小张跟我走了好几年,不也推荐你过来么,这路到底你认识还是我认识?”就一句话,老婆婆就看起来似乎有点生气。

    “还有,现在拿着你的快递,闭上嘴少说话!”

    我愣了下,突然觉得自己刚才恶意揣测老婆婆,真不是个东西!张哥推荐我的,能有假?

    没一会儿,我就听到老婆婆对我说,地方到了。看了看表,就走了这么一会儿,现在都已经十点多了。

    我抬起头往周围看了看,发现旁边还真的有一间屋子,不过那屋子真的是一点光都没有,整个阴森森的,看着都起鸡皮疙瘩。

    这是一座歪歪扭扭的房子。

    房子的顶部与下面极不对称,憋屈的挤在这空荡之处,不知道为什么,这栋楼明显的扭了三次。

    我眼眉跳了跳,说:“老婆婆,这地儿……有人住?”

    老婆婆顿时变了脸色,用低沉沙哑的嗓音对我说:“你自己去问!到那里一句废话都不要说,就问阮家村77号怎么走!”

    嚯——

    我被老太太这一下子给搞得懵了,刚才还那么和煦,怎么现在说变脸就变脸。

    老婆婆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问,说:“你也别这么看我,我是为你好,总之你以后来这儿一句废话都不要说就对了,否则你以后会有大麻烦的!”

    “这……”我有点不屑的笑笑。

    我被这事儿给搞的云里雾里的,但一时间还真给我吓得不敢多说话了,便按照她的指示去敲门。

    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因为我敲了那扇门,一系列诡异的事情才开始出现,我就似乎被霉运附了体,走哪哪儿就出事儿。

    因为那扇门敲开之后,我就发现那扇门之后,根本没有一个人!

    我一开始很轻的敲门,结果没有人回应我,然后我开始哐哐的砸门,而且我大声的问阮家村77号在哪?

    还是没人回应。

    这直接给我弄崩溃了,因为张哥说每天晚上必须十二点之前把快递送到,但是看这情况,十二点之前送到,这压力很大啊。

    就在我敲得手都麻了的时候,身后老婆婆说话了。

    “跟我走。”

    我一下子无语了,合着这老太太知道啊,玩我呢?

    我忍住没说什么重话,往前走了两步,想问问老婆婆到底为什么这么说,但我却发现,她的眼神已经变了,变得令人毛骨悚然。

    一股凉气从后背贯上来,我感觉面前这老婆婆跟刚才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忍着惊惧往前继续走,不过很快,老婆婆就停住不走,指着前面示意我把快递放门口。

    我牙齿不住的开始打结,后背上面凉飕飕的。

    老婆婆面前指的,是一座孤零零的野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