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章夜半铃声

    更新时间:2016-05-13 19:14:55本章字数:2124字

    002章夜半铃声

    我心头一颤,手臂一下子就哆嗦起来了,我做快递员给阮家村77号送快递,你他么给我领到野坟上去?

    这是门牌号?

    给死人送快递?

    我活了二十几年了,还真是活久见啊。

    我一口气没憋住,冲着老婆婆大吼了起来,“奶奶,我叫你奶奶好吧,我不知道我哪儿惹到你了,但是虽然我惹到你,你也不能这么害我啊!”

    “你知不知道我走投无路才找了这么个工作,我要是十二点之前快递送不到,我就得被开除!”

    “可你领我走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指着面前这野坟,说这是77号?”我屏住了言语,摇摇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

    老婆婆锐利的目光盯着我,先是目欲喷火,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渐渐地缓和了下来,用像是二十来岁的女孩一般的声音对我说,“这儿就是阮家村77号……”

    她举起双臂环绕了一圈,说,“这整片荒坟地,就是阮家村。”

    她顿了顿,然后指了指自己说,“我……就是阮晓倩。”

    “什么?”我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

    刚才一直带我走的那个老婆婆竟然突然说自己是阮晓倩?我忍不住看了看快递单上的信息,阮晓倩这名字,怎么想也不可能是个年近古稀的老人家啊。

    见我疑惑的眼神,老婆婆的手一摆动,面前那座孤坟上面突然开始有东西燃烧。

    我想说的话噎在嗓子口,双目不自觉的瞪的大大的,磕磕巴巴问她,“你,你是……阮晓倩?”

    那老太太也不言语,嗯了一声,斩钉截铁,毋庸置疑。

    我思绪半天,脑海里面的朦胧累意早已全无,再看向这老太太的的神色中,充满了一阵阵的后怕。

    老张的声音也突然间就在我的耳朵里面嗡嗡作响。

    “我给你底薪五千块,要是评级好的话,我还给你加提成……”

    “你必须保证每天都要在十二点之前把快递送完,而且在送快递的时候一定要遵循客户的要求,别人让你怎么做,你就得怎么做。”

    “如果是后面那一片村子的话,你就顺着咱们门前这公路一直往前走,走到村头第一眼就能看见一户人家,她的门前挂着长明灯,你就敲敲门,问问那个大娘,那片村里面所有人她都认识。”

    一股寒意彻底笼罩我的全身。

    我想要将手边的快递扔出去,结果东西还没脱手,我就不敢扔了,蹑手蹑脚将东西放在坟头上,我疯了一般循着来的路仓皇逃窜。

    老张!

    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快递员的工资这么高了。

    跑了很久,我竟然转出来了,从老婆子那门前把自行车解锁,我开始往回飞奔。

    等到了快递处的时候,我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我站在门口,累得忍不住开始连连大口吸气。

    歇了一会,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我抽出一根烟点燃,烟头在夜色中忽明忽暗,明灭不定。

    我的大脑凌乱了,孤坟,快递,长明灯,高工资,诡异小屋,老婆婆身上仿若鳞片的东西几乎将我的大脑撕裂。

    我一咬牙,拿出手机给张哥打了个电话。

    那边甫一接通,我就大声的朝着那边吼了起来。

    张哥在电话那边一句话都没说,等我发泄完了之后,才语气诚恳的跟我说,“小李啊,我承认,咱们这个快递处送的地点,是有不干净的东西,但是它的工资高啊。”

    张哥一幅无赖坦诚的话让我一愣,结果就听到他继续说。

    “我们快递员就是个信使,就算他们再怎么不舒服,也不会把事情怪罪在信使身上啊,你说是吧,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呢。”

    “可……”

    我刚想反驳,张哥就又说了一句话,把电话挂断了。

    他说:“小李,我再跟你交代一句话,你自己考虑。现在我给了你一个这样的工作,虽然可能你不能接受,但是他的工资水平还是很好的,如果你同意继续干下去,我跟上级申请会再给你一套房子。如果你不同意,那我也不强求……”

    我撂下电话,张哥慈祥和蔼的面容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又想到自己现在这种找不到工作、又不敢回家尴尬的处境,竟不知道如何自处。

    坐在门口不一会儿就十一点半了,冷风呼呼地灌进来,让我冷静了下来。

    我是个正常人,我一点儿都不想卷入这不干净的东西里面,即便是工资高我也不愿意。

    我心里面暗暗合计,不管张哥怎么诚恳,怎么和蔼的对我说,其实他的主要目的就是要留下我,继续让我工作。

    可既然他自己可以继续干,为什么非要留下我?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具体什么问题我不知道,但这对我一定没有好处。

    我决定辞职。

    不管是谁在骗我,但我不想陷入任何一个未知的漩涡。

    明天一早,我就要告诉张哥,我就要把这身工作服扔他脸上,大声告诉他——老子不干了。

    想通之后,我关机上床睡觉。

    可能是因为今天情绪起伏实在是太大,我刚躺下就很快睡着了。

    朦朦胧胧中我似乎听见我手机铃声响了,下意识伸手去摸,摸到之后才恍惚意识到我应该是关机了啊……

    说来也奇怪,我刚摸到手机,那铃声就不响了。

    我把被子掀开,开了床头灯,仔细看了看,发现手机明明还是关机的状态。

    “唉。”我叹了口气,这也真够悲催的,本来碰上这种几百年不曾一见的鸟事儿就心累,没想到竟然还出现幻听了。

    坐起来喝了口水,我开机看了看时间,恰好是十二点多,我才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头竟然变得昏昏沉沉的。

    我再次躺在床上,却久久难以入眠。

    我一直算是一个心比较大的,可今天遇到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害怕,只是因为明天我要辞职,所以我强迫自己要好好休息,但是细细回想起来,我突然发现,这一天给我的冲击力……

    我根本忘不掉了。

    就在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我一个激灵,第一时间就抄起了自己的手机,然后突然发现手机上面竟然显示了一个未知的号码。

    谁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

    我摁下接听键。

    那边传来渗人的喘息,然后有人对我低沉道:“快递员的工作你必须干下去,除非你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