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章被停机的手机

    更新时间:2016-05-13 19:15:16本章字数:2176字

    003章被停机的手机

    我睡意全无,脑袋像是被雷击了一般,一个咕噜从床上站了起来。

    死死的盯着那个陌生的号码,我点了一根烟,陷入沉思。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人如此威胁我。

    在我看来,这个打电话的人只能是老张,或者是那个老太婆。

    我自从接下这个任务之后,就根本没和别人通过话,能够知道我手机号的人不少,但因为纠葛如此威胁我的,也就只能是他们了。

    难道是因为我刚才和老张打电话问他这件事,老张急眼了?

    可是我转念一想,老张刚才还跟我说我如果愿意辞职的话,他根本不会阻拦,现在再用个陌生的号码给我打这个电话,那不是自相矛盾么?

    难道还非要逼我留下来?

    我想了半晌,最后才拿起手机翻着聊天记录拨打回去,却听到对面那头传来了一阵悦耳的提示音。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是空号,请确认后再拨……”

    我就按照聊天记录打回去的,怎么可能是空号?!

    我仔细对了下,却发现一个数字都没有错,可是空号怎么能给我打电话呢?

    我有些木然的坐在床铺上,盯着手机不发一言,只是一股寒意,从我的胸腔中散出来,徒然传遍全身。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立即前往了移动公司营业厅。

    我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心道有可能是因为移动公司的自动服务可能出现了某些问题,而这个号码,其实还是好的。

    移动公司刚开门,排队的人还很少,我很快就到了业务员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这个业务员,总感觉她眉眼那么熟悉,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麻烦问一下,这个号码的归属地在哪好吗?”我翻开聊天记录,将号码递给业务员看。

    业务员瞅了我一眼,熟练地用超快的手速搜索完毕,然后先是疑惑的皱起了眉头,然后露出一抹职业性的微笑,道:“先生,你要搜索的这个号码是空号,根本查不到归属地。”

    我最后一丝侥幸被硬生生击碎,只是瞬间,一股无力感向我袭来。弄得我浑身都要发颤了,缓和了一下,我转身准备离开。

    下一刻,那业务员却突然间站起身来,道,“对了先生,你的手机,可以再给我看一眼么?”

    我苦笑着递给她,她看了眼聊天记录,疑惑的皱起眉头,“先生,你的意思是昨天这手机号给你通过电话,是吗?”

    “是。”

    那业务员美女的脸色不经意的一变,然后对我笑道,“先生,麻烦你先等一下,我可以帮忙询问一下我们的经理,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正合我意,我自然求之不得。

    等她站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业务员的身材也是超赞,虽然穿着工作装,但是一袭长发披肩简单干练,还穿出了高中女学生那种清纯的感觉。看着她往里面的办公室走去,我就站在旁边等她。

    不一会儿,业务员出来了,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仔仔细细的上下扫了我好几遍,然后惊讶道,“你是刘奇?”

    嗯?我一下子有些懵了,问,你是?

    “嗨,”她举起手来拍了下我的肩膀,“我徐北宾啊,忘了?咱俩初中同学。”

    徐北宾?她一说我一下就想起来了,我初中那时候唯一对一个人有好感的时候,就是她。可是当时费尽心力也没追上,之后就慢慢的断了联系,没想到现在竟然在外地碰到她了。

    没想到现在她变化那么大,我还真差点认不出来她呢。

    和她寒暄了两句,我突然意识到我要她查的那个手机号,开口问她。刚问出来,她的脸色顿时变得很严谨,仔细看了我一眼,说,你等我一会,我去请个假,有事儿跟你说。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看到她的脸色,我有些心慌了,怔怔的回不过神来。

    可她对我的表情视若无睹,也不回答,再次回到了办公室。

    不一会儿,我就看到她换了一身衣服走了出来,一身瘦削的黑色皮夹克,加上紧身小皮裤,很时髦的徐北宾从刚才的清纯亮鲜突然变得性感至极,一股女神范儿,让我一下子有些恍惚。

    她走过来自然而然的挽住我的胳膊,然后向着移动公司外面走去。

    这一路上我都还有些发懵,我虽然不是处级小干部了,但是还被一下子搞得呼吸急促,连想问她的话都给忘了,只是微微偏头看着她娇媚的笑,感觉浑身都开始燥热。

    我当初就很喜欢她,虽然以后慢慢断了联系,但是我对她的那份感情,还是埋在心底的,毕竟那算我最初懵懂的初恋。原以为一切就会这么过去,可是今天它似乎开始破土而出,蠢蠢欲动了。

    我的脑子开始乱了,闻着徐北宾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给我整的意乱神迷的。

    整条路上都是我在跟着她走,她扯着我去哪我就去哪。

    不一会儿我们就停在了一间咖啡店前面,她拉我进去之后,点了两杯咖啡。

    一路上徐北宾都几乎没说话,只是眉头紧锁似乎一直在思考着什么。

    “你皱起眉头,怎么也这么好看?”我看着她的脸脱口而出道。

    “嘿,你嘴什么时候这么甜了。”徐北宾抬眼望了我一眼,然后嘴角一扯,像是笑了笑,之后凝声问我:“我说刘大奇,你是不是招惹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一口咖啡直接咽到了肚子里面,烫得我嗓子都呼啦啦跟冒烟似的。再看向徐北宾的一瞬间,我浑身的汗毛一下子都炸起来了!

    不对,我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为什么徐北宾也能看出来我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

    看到我的表情,徐北宾嘿嘿一笑,然后拿过我的手机,将上面的通话记录翻开,严肃的对我说:“这个号码,是三年前一个被烧死的学生的手机号,我找经理查了查,这个号这三年期间,就根本没有分配出去。”

    她紧紧盯着我的眼睛说,“也就是说,在我们营业厅的通话记录中,根本不可能出现这个号码。”

    不可能出现这个号码?!那电话是谁打的?不是人?

    我悚然一惊,然后听到她继续道,“而且你的手机号码,在昨天晚上十点四十五分也因为长时间没有缴纳话费而被暂时停机了,所以根本不可能接通任何电话。”

    我手里的咖啡啪嗒一声被打翻在地,徐北宾看着我,我看着她,良久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