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章学院没人敢住的寝室

    更新时间:2016-05-13 19:16:20本章字数:2212字

    006章学院没人敢住的寝室

    将快递迅速的送完之后,我惶恐的离开了学校。

    先前我感觉到的事情竟然成为了事实,竟然真的发生了如此诡异的事情。

    我很确信,当时那快递很轻很轻。而且我将快递递给那学生之后,那学生还冲我笑了一下。

    他收完的快递,怎么会被风吹下去砸死人呢?

    我越想越怕,只觉得无边的恐惧侵袭我的全身。

    那个男生对我诡异的笑容当晚一直回荡在我的脑海里,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根本睡不着。

    大半夜迷迷瞪瞪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手机铃声响了。

    看了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徐北宾打过来的电话。

    我愣了下,然后很快就欣喜的按下了接听键,今天跟她分别之后实在是忘记了,我都没有联系她,没想到竟然是她先给我打了电话。

    “北宾,你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开口问她。

    徐北宾很严肃的问我,“刘奇,网上热传的那个学生被快递砸死的新闻,那学生出事的时候你在场么?”

    我一下子懵了,支支吾吾道:“我在场啊,我当时送完快递刚下楼,那个学生就已经被砸了,我还没看两眼,他就已经死了……”

    电话那头徐北宾好像一愣,片刻之后才告诉我说,“刘奇你一定要记住,在我爷爷来的这两天路上,你无论再看到什么东西都不要好奇,而且无论谁叫你的名字,你也不要回头。”

    我凝声无语,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这么握着手机握了好久,电话那头徐北宾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那刘大奇,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先挂了啊。”

    别。

    我冲她喊了句,然后有些嗫喏的问她,“北宾……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追她的故事已经很久远了,我再看她虽然心中还是有心思萌动,但却被她的神秘硬生生将我拉回了现实。

    无论是她的爷爷,还是她第一眼看到我就问我是不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都表明了她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否则她不可能听到我讲我这两天内遇到的事情的时候,眼皮连眨都不眨一下。

    “你觉得呢?”徐北宾卖了个关子。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徐北宾突然在电话那头娇笑了一声,然后调侃我说,“我说刘大奇,你不会把我当成鬼了吧?”

    我说肯定不会,谁是鬼你也不可能是鬼。

    再说就算你是鬼,我也不会怕你的,就算你想吃掉我,我也心甘情愿。

    我这话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电话那头突然静了片刻,然后徐北宾噗嗤一声笑了下,说,“刘大奇啊,既然你信我那就好。”

    “我肯定不会害你的。至于我是什么人,等以后,你有机会自然会知道的。”听她说这话的时候,我似乎感到她语气中含着一种浓浓的落寞。

    我咬了咬牙说,北宾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无论你是谁,我都会是那个当年追你的刘大奇。

    徐北宾这次没有回应,直接挂断。

    我听到手机里传来一阵嘟嘟的忙音,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或许,她就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吧。我自顾自想着。

    再说,以我现在泥菩萨过江的境况,怎么还是牵连到了她呢。

    我关掉手机躺在床上,过往的一幕幕都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那时候年龄还小,我傻呵呵的给她买笔芯买零食,陪她走路,两个人之间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突然班主任骑着电动车呼啸而过……

    想着想着我突然睡着了,梦里我依稀能感觉到徐北宾在渐渐离我远去,她开始了她的新生活,而我则在路上奔跑。

    呼吸粗重得像是老式风箱,胸肺腔火烧火燎,我回头看了一眼,后面混沌一片看不清楚,我恐惧的向前奔跑。

    因为在后面似乎有一双眼睛在若有若无的盯着我,看着我成长,看着我的悲伤快乐高潮低谷。

    天灰蒙蒙的,世界都是灰的,突然一个朦胧的头像出现在天空顶层,他用低沉的嗓音告诉我走下去,一定要走下去,否则你会死的。

    我咬咬牙,更加快速的奔跑,突然四周景象如镜子一般崩塌,我瞬间坠入无尽的黑色虚空。

    我从噩梦中醒来,再摸摸自己的后背,已经浸满了冷汗。

    找了口水喝,梦里的东西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能略微一个低沉的声音让我继续一直走。

    一直走,一直跑。

    当我从惊惧中回过神来,突然间门口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走出去,印入我眼帘的是两个警察。

    我问他们干嘛,他们说现在学校发生的这个案子跟我有点关系,说要带我回去调查。

    虽然感觉莫名其妙的,但我不得不跟他们走一趟。

    等到了审讯室,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警察坐在面前等我,他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制服笔挺,眼神锐利。

    他简单的问了下我的情况,然后扔了几张照片给我,问我认不认识这个男孩,照片上正是昨天晚上被快递砸死的那学生,他在血泊之中,面目狰狞,双目凸出来,身旁的快递角落上沾满血迹。

    我胃中一阵干呕,想吐,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吐不出来,照片上的男孩的脸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

    我说我不认识,我只是去六楼送了一件快递。

    警察紧紧盯着我看,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疑惑了一下就反应过来了,卧槽我就送个快递,这特么给我直接晋升成犯罪嫌疑人了?

    我说我真不认识,我当时去了六楼632寝室,把快递递给那个寝室的一个学生,然后就下楼,结果刚下楼就看到外面那学生已经被砸死了。

    警察突然眯着眼睛看着我,那眼神很犀利,似乎要洞穿我的心境似的,“你是说,你把快递交给了632寝室的男生?还有别的什么要继续交代么?”

    我说是啊,这难道还有假?

    我明显看出来那警察在怀疑我,可事实就是这样,我能怎么编?

    我真的没啥可交代的了,我摇了摇头,大叹晦气,果不其然,这事儿最后还是扯我头上了。

    那警察继续眯着眼睛,却突然抬高了音量,道,“刘奇,我奉劝你不要撒谎,你所说的三舍b区632寝室,原本就是空寝,那座寝室原先四个男生全都死于非命,至今仍是近江商业学院唯一没有人敢住的寝室。”

    他哐当一拍桌子,冲着我吼,“现在,你跟我说说你把快递给了里面一个男生?”

    我直接被他给唬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