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7章我的指纹?

    更新时间:2016-05-13 19:16:41本章字数:2241字

    007章我的指纹?

    我骤然间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脊背更是发凉,只感觉自己身体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看了看警官的眼睛,有意说他其实是在说假话,却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这不可能。”我想喊出来,话却堵在喉咙里,满脸讶异,不知所措。

    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我很确定,我当时在632寝室敲门,然后进了门,当时我还扫了一眼,虽然寝室里面只有一个男生,但是四床被子都是好好的,根本不可能是没人住的样子。

    要是真的如他所说,那个寝室根本没有一个人住的话,那我看到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我出现了幻觉?

    我坐在审讯椅上不住的喃喃自语,被警官一句话给吓傻了。

    警官倒是一点都不慌乱,看起来似乎早就胸有成竹,他只是低头看着我,面露讥讽道,“刘奇,那你现在有什么要交代了么?”

    我交代你妈个头哟。

    我脑子嗡嗡的,真想一拳头给他打的昏过去。我慌忙狠狠的咬了咬自己的舌尖,对着警察说,“632寝室真的有人住,不行我们可以去学校检查,那学校寝室有四床被子的。”

    警官眼神一下子变得凛然,皱眉冷然对我说,“刘奇你不要辩驳了,我们不仅去632寝室查探了一遍,法医还鉴定了那学生的真正死因。死亡原因与快递无关,而是跟快递绑在一起的一根细长的铁钉。”

    “而据技术部测定,这细长铁钉上只有一个人的指纹,那就是你的。”

    我的指纹?

    卧槽不带这么玩我的。

    是谁害我?我思前想后,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一点思路,上次那个电话我还略微有迹可寻,毕竟他们是在胁迫我继续干下去快递员的工作,可陷害我进公安局成为犯罪嫌疑人,……这种把戏我是真的猜不到了。

    对了,那个632的男生。

    既然警察斩钉截铁的告诉我632寝室就是没人,那肯定就是这个男生骗我,对,一定是他。

    我告诉警官叔叔,说,“你要相信我,当时632确实有人,而且还在我们的签收回执单上面签名了的,如果可以的话,你们可以审问他。”

    警察疑惑的皱了皱眉,但还是没放过这个疑点,派人去将证物取了来。

    那中年警官翻看着昨天的回执单,脸色突然间变得阴沉起来。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我对着他问。

    “你自己看!”警官直接把回执单扔到桌子上,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迅疾的一扫,突然发现签收人那个位置,竟然连一个字都没有!

    那是空白的!

    “不,这不可能,明明有人签了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把这东西夹起来。”我冲着警官喊冤。

    中年警官沉默了,似乎是相信了我的话。

    毕竟现在这年头,用能褪色的中性笔的把戏他也不是没见过。

    想了一会儿他走了出去,然后片刻就回来了,透过审讯室开着的大门,我听到外面警笛声响起,音符似乎越来越远。

    审讯室内,我抓着自己的头发,越想越怕,面色大骇。

    这几日的时光对我而言恍若梦境,简直让我转不过弯来,我总感觉似乎有很多事情朝我伸出了魔爪,似乎是要害我,但又若即若离,几欲将我给搞崩溃了。

    现在又让我陷入凶杀案之中,那被快递砸死的男孩竟然是被铁钉扎死的,也就是说那肯定不是意外,而是谋杀,可是,那铁钉上面为什么会有我的指纹?

    我根本没有碰过任何一只铁钉!

    现在所有的事情全都将矛头指向了我,还有那个签收了回执单的学生。

    可回执单上面没有字。

    所以那个人到底存不存在还是未知!

    我说快递上面应该是有电话号码的吧,你们可以追踪一下IP地址啊,你们警察不是有那种高科技很厉害的牛人嘛。我冲着警察喊,急的冷汗都快下来了,我今年才二十二啊,难道要从监狱里过一辈子?

    中年警官瞪了我一眼,说,现在我已经安排人去学校取六楼那边的监控录像带,待会儿就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了。

    他跟我说他们的排查很细致,但却遗漏了一个很重要的点,那就是632寝室那一天到底有没有人。

    而这一点,因为学校提供的证据原因,他们率先先入为主认为那寝室没人了了。

    看到我的表情,他宽慰我说我们只是带你来例行检查,即便现在怀疑你是犯罪嫌疑人,你也不要有太大压力,真的不是你的话,我们自然会放你离开。

    我点点头,示意我理解,警官看了我一眼,让我再仔仔细细的对那天发生的事情做个笔录。

    包括那个男生的身高样貌以及所有我所能记住的点。

    甚至还有那四床被子的样式。

    我思虑了很久,不知道要不要把我遇到的不干净的事情告诉他,但最后我还是忍住了。

    无论是徐北宾还有徐家爷爷的反应,还是张哥与那老婆婆的表现,都表明了有很多东西似乎是存在的,而这些告诉警察或许非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把事情搞得更复杂。

    我不确定这样会不会惹到那个虚幻的鬼。

    再说即便我说了,警察信不信还是另说呢。

    现在这可是科技时代,真理解释不出来的东西,那都是虚妄。

    在审讯室里面,我焦躁的揉搓着自己的头发,过了片刻,一个年轻的女警察推开了审讯室的门,冲着面前的中年警官道,“队长,监控取回来了。”

    她说话的时候,声音似乎有些颤抖。

    中年警官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走出了门,我在身后蹑手蹑脚跟了过去,那小女警斜瞪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

    等我们出去的时候,监控视频已经开始放了,技术人员截取视频,速度过的飞快,片刻后,一个端着茶杯的老刑警盯着那视频,突然喊道,“停!”

    技术人员听到这话,顿时住了手,然后循着老刑警和中年警官的意思一帧帧的开始回放着,旁边有几个寝室的男生抱着自己的被子敲响了632寝室的门,片刻后,门自己打开了,但看不到里面究竟有没人开门。

    然后一直到了傍晚,除了那四个男生出门,再也没有人出来,黄昏时分,我提着快递从六楼进入楼道口,然后敲门。

    门开片刻之后,我走了出来。

    监控持续着,那四个男生又去向了632寝室,抱回了自己的被子。

    直到警察的身影出现在六楼楼道口,在632寝室,也根本再没有一个人出来。

    我偏了偏头,看到中年警官眯了眯眼,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