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章被强暴死的女大学生

    更新时间:2016-05-13 19:17:04本章字数:2279字

    008章被强暴死的女大学生

    视频很快看完了,周围很静,可我的手却有些发抖。

    警察也都陷入了沉默,视频很明显,632寝室确实进了其他的人。这虽然不能立即排除我的嫌疑,但也足够让警察明白,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

    我看了看周围的警官,发现他们似乎都在思考着什么。

    可我想起那视频上模糊的影像,后背顿时一片发冷。

    那收我快递的学生既然一直待在六楼寝室没有出来,那他又是怎么躲开警察的搜寻的呢?

    还有那四个诡异的学生,为什么要抱着自己的被子进入632?难道他们会是凶手,或者帮凶?

    他们为什么要害我?

    我的心里面顿时涌起几分无奈,感觉似乎冥冥之中有无数只恶手向我抓来。

    无论是那座荒坟,还是那所学校,总之我这个快递员所经历过的所有地方,都充满了令人恐惧不堪的诡异。

    “你们怎么看?”老刑警把茶杯放下,开口问向了众人。他似乎没注意到我,或者直接把我屏蔽了。

    “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典型的密室杀人案例。”小女警顿了顿,看向了那个中年警官。

    “可是,这根本不是密室杀人。”老刑警眯了眯眼,说,“这顶多算是有人在密室里面搞鬼,可杀人的是铁钉,那快递还有跟快递绑在一起的铁钉,又怎么会从六楼掉落,而且直接砸到人头顶上面呢?”

    老刑警蓦地提出这个问题,众人均是一怔,齐齐的转身看向了那中年警官,中年警官回头锐利的盯了我一眼,让我回审讯室。

    我不敢反驳,虽然想再听听,却只能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结果我还没在审讯室待二十分钟,那老刑警就过来了,他对我说我现在可以回去了,但是必须要保证自己能够被随时联系。

    因为我可能会有危险。

    我有些疑惑的问他,说我脱离嫌疑了?

    老刑警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

    我不明所以,但是能离开这破地方当然高兴,但看着那老刑警的脸,我还是多问了一句,“我为什么会脱离嫌疑?难道抓到凶手了么?”

    现在的警察效率,难道真的这么赞?!

    “抓住凶手?”那老刑警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皮笑肉不笑的道,“凶手倒是没抓住,可学校又死人了。这次你在审讯室,所以我们暂且排除了你的作案嫌疑。”

    又死人了?

    我靠这学校真会玩。

    突然间,我灵光一闪,一下子就吓得一个激灵,愣愣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片刻后才悠悠转醒,轻声问,“难道死的,是那四个抱被子的男生里面的学生?”

    老刑警脸色铁青,说,“岂止是里面的学生,四个人全都死了。”

    我头皮一阵发麻,吓得呆若木鸡。

    “怎么死的?”我问。

    老刑警冷笑一声,说:“怎么死的?我还想知道怎么死的呢。四个人齐齐烧死在寝室,连一个人都没能跑出来。”他瞪了我一眼,道,“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我马上要出警。”

    看到他瞪我的眼神,我唬了一跳,心想离开就离开,这破地儿,老子还不乐意待呢。

    结果我刚迈出几步去,就听到那老刑警在身后喃喃自语,“三年前这破学校就烧死了六个学生,之后每年都会烧死几个,今年倒好,直接在寝室烧死四个,我干刑警三十多年,还没见过这么玄的案子。”

    说完之后他还幽幽一叹。

    “这该不是真的会有风水犯祝融吧。”

    听到他这话,我后背都起了一身冷汗,怎么想怎么觉得这学校玄乎,每年都烧死几个学生?要知道现在这年代,学校的安全措施就算不顶尖,也是能够暂时抑制火情的,而且更别说一般的消防演习,学生们每年都要进行好几次。

    而在这个学校竟然接二连三的发生火灾,而且每次还恰恰烧死几个学生,简直诡异到了极点。

    不会真的有鬼吧……

    我自顾自的想着,不一会儿就出了警局,上了公交车就准备回快递处。

    我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但我隐隐感觉到,已经有一双巨大的黑手掌控着一切,将我也牵扯进了这一团看不到光的迷雾里。

    我一定要揪出害我的那个人!

    我掰扯着手指,如今我出现在我身边的人,我几乎都摸不透,但是徐北宾应该是我可以信任的,还有徐家爷爷。而张哥这个人,对我肯定心怀不轨,他或许是想自己脱身,就把我给牵扯进了其中。

    至于那个接收快递然后消失不见的学生,那应该先暂时依靠警察的力量分析,以我自己,恐怕要找到他得费老了劲儿了。

    而至于那个老婆婆,或者说是阮晓倩,我想起来就打了一个哆嗦。

    突然间,我大脑中灵光一闪。

    对,阮晓倩!

    我突然意识到,一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个阮晓倩究竟是谁。

    阮家村77号。

    我眯了眯眼睛,决定暂时先从她开始着手。

    想到这,我给张哥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哪呢。

    他说他在快递处,然后问我现在在哪,怎么找不到我?

    巧了,我说我没事,马上回去,你等我一会,我有事问你。

    张哥点头答应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就回到了快递处,这时候张哥正自顾自端着一碰啤酒,就着一碟花生米开吃呢,吃的那是一个自在,嚼的嘎嘣脆,露出一口大黄牙。

    嚯,搞得挺滋润啊。

    我过去抓了一把花生米,放嘴里嚼了嚼,那花生瘪了,一点都不香。我嫌弃的又给放了回去,冲着张哥问,“张哥你告诉我,那老婆婆究竟是谁?”

    张哥愣了愣,说,“你问她干嘛?”

    我眯了眯眼睛,“上次你让我找她给我带路送快递,结果她给我领到坟上去了,我现在问她是谁,还不行?”

    张哥说,“她的身份你最好不要知道,我只能明确的告诉你,她不是鬼。”看到我的肩膀吓得缩了缩,他对我说,“你放心,我也不是。”

    “只要你安安心心在这个岗位上干下去,我保证你一点事都不会有。”说着这话,他还递给我一瓶啤酒,示意我也来喝几口。

    可我哪还有心情喝。我瞪着眼睛,实在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你不告诉我老婆婆是谁,我知道,我自己查。”我哼了一声道,“她叫阮晓倩……”

    我话还没说完,张哥突然就笑了,花生米还呛了他一口,张哥喝了口酒,抑制不住的咳嗽。

    “你是不是傻?那老婆婆怎么会有阮晓倩这么现代的名字?”张哥擦了擦嘴跟我说,“阮晓倩是咱后面那学校三年前被强暴致死的一个女学生,周围这一片商铺,还有家长都知道,当年都传开了。”

    我吓得一哆嗦,啤酒磕在桌沿上,酒水溅了满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