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章有的是鬼!

    更新时间:2016-06-01 21:36:06本章字数:2150字

    009章有的是鬼!

    张哥看我这幅表情,突然意识到什么,问我,“你刚才说,那老婆婆是阮晓倩?”

    我说是的,当时她好像就突然间变了一个人,然后跟我说她就是阮晓倩。

    “这姑娘怎么还没轮回?”我听到张哥低声喃喃自语了一句,但是没怎么具体听清,急忙问他,你刚才说的什么?

    张哥没有再跟我说什么,好像是有意回避了这个问题。我又跟他扯了一会儿想套他的话,结果却发现他根本再也不提阮晓倩和阮家村这几个字,甚至连那个老婆婆都不想多提。

    我有些恼怒了,对他说你得把一切都告诉我,否则这对我不公平。

    张哥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刘奇兄弟,我承认我牵连了你,但是这不全怪我。”

    我疑惑的皱了皱眉。

    妈的智障。

    不全怪你还怪我喽?

    然后我就听到张哥继续说,“你还记得你看到的那栋歪歪扭扭的楼么?一般的人去了之后是能叫开门的,之后把快递放在楼口就行了,可你竟然连那扇门都打不开,说明你根本就与那栋楼有联系。”

    他说既然有联系,那你早晚会跟这些东西牵连在一切。

    这个自圆其说我特么给你满分。

    我在心中咒骂了句。

    可是眼角略微一撇,我发现他的肩膀在瑟瑟发抖,我心中一惊,想从张哥的眼睛里面看出些许端倪,却发现他看向我的目光中连一丝的闪躲都没有。

    难道是真的?我的脑子里面一团乱麻,张哥这些话非但没有给我多少线索,反倒把我扯进了一个似乎更大更看不到边际的漩涡,让我根本摸不到一点头绪,无从查起。

    而且我根本不知道这货的话里面有几分真几分假,我想如果我去买一把菜刀,用张哥的命来威胁他告诉我,他会不会说?但我又下不了这个决心。

    一张巨大的网互相交织,而我只看到了几个线头,我需要一个人来彻头彻尾的帮助我,我忽然间想到了徐北宾,想到了徐家爷爷。

    现在能够给我提供帮助,能够获取我的信任的,只有他们。

    可是徐北宾又是什么人呢?

    如果张哥说的是真的的话,那我又是什么人呢?

    为什么那里会有一栋歪歪扭扭的屋子,为什么我又敲不开那扇门?

    那屋子到底是什么?

    这其中肯定有反常!

    而且阮晓倩死了,所以老婆婆肯定不是阮晓倩,那那一天,……她肯定是被阮晓倩附身了。

    我略微理清了一点思路,老婆婆其实也是受害者,但是她或许也是知情人,或者,她知道自己会被附身?

    那她那天对我说的那些话,其实都是好话,都在救我。

    我真是太傻了。

    要是老婆婆要害我的话,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我在那片坟地跑出来呢?

    张哥说的这点可能是对的,老婆婆不是坏人!

    而如今真正出现的鬼,只有阮晓倩一个。

    那鬼也可以收快递?想到这里,我突然间一阵恶寒,以前听人说的时候,鬼都是虚无缥缈的,可是,为什么阮晓倩可以收快递呢?就算收了她有能怎么用呢?

    一个个的问题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晃了晃脑袋,把这些东西全都驱逐出去,等徐家爷爷一来,所有的事情自然就会迎刃而解,他既然说能救我一命,那肯定就可以。

    我的希望,也只能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我心中忐忑,根本没注意到张哥待了一会儿就自己离开了。

    等到了下午的时候,我自个儿在快递处思前想后,还出去和街坊邻居聊了聊天,最终确定了几件事情。

    张哥没骗我的是,那个阮晓倩确实死了,而且那个老婆婆也确实是阮家村的,而且那些街坊邻居当说到阮家村的时候,各个看向我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打量。

    我心下疑惑,心中的好奇战胜了恐惧,看着那几个人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出去买了两包烟,然后全都递给了一个在门口下象棋的老大爷。

    “我说大爷,阮家村的事情,你能跟我说下么?”我问他。

    那大爷吓得象棋都掉了。

    我帮他把象棋捡起来,然后又给他递了包烟,说,“大爷你不用害怕,我就是打听打听。”

    大爷看着两包烟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跟我说小子诶,以后阮家村的事儿最好少打听为妙,这个村子啊,有邪性。

    我心中骇然不已,寻思邪性能多邪?难不成还是个鬼窝?

    我给大爷把烟点上,说,大爷你具体说说,我就问问,平常在这边送快递,我怎么不得了解了解情况啊。

    那大爷美美的抽了一口,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前几年这个村子总是闹鬼,好多在路上走的都遇到鬼打墙什么的,有的街坊就直接吓死在里面了。现在好了,大家都知道,阮家村这边的路,也没人敢走喽。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有些头晕目眩的,因为前两天我刚从那边跑回来,什么都没有遇到。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让我似乎确定了那个老婆婆真的并没有想害我,要是想害我,一个鬼打墙就能把我困住了。

    到时候我岂不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那老头继续道,现在阮家村那边除了坟地,也没什么青壮年了,有的闲这地儿不好搬城里了,有的则是害怕怎么都不敢回家,前些年还有点老弱病残,现在,这村子里面就一个老婆子了。

    一个老婆子?

    我灵光一闪,心道这不会是那个老婆婆吧。连忙掐住老大爷的话头问他,大爷你说阮家村只有一个老婆子,这老婆子是谁?

    老大爷嘴唇一哆嗦,香烟又掉了。

    之后无论我再怎么问他,他都再也一句话不说,看样子准备直接离开。

    我拉住他的胳膊说大爷你别老是这么一惊一乍的,就个老婆子,你都活了这么大岁数了,怕什么?

    老大爷紧抿着双唇,我看着他的嘴唇都似乎有点铁青。

    我见状更加急切,揪着老大爷的衣服就不撒手了,颇有你不说我就不让你走的意思。

    老大爷目眦欲裂,看着我语重心长的道,“小孩儿啊,你刚才给我递了两包烟,我知道你娃儿人品不孬,心也善,要是你信我的话,那就听大爷一句话,你是在这边送快递吧?立马,立马辞掉!”

    我砰然一震,就听到老大爷继续道,“那个阮家村有鬼,有的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