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2章空亡屋

    更新时间:2016-06-04 00:21:14本章字数:2450字

    012章空亡屋

    我问老婆婆,“你确定这不是阮晓倩做的?”

    老婆婆连想都没想,直接摇了摇头坚定的说:“不太可能,即便你当日送快递的所作所为有点冒犯了她,但她绝对不会因此决定你的死期。”

    我咆哮道,“她设计陷害我让我签了鬼契,还难道有菩萨心肠会饶我一条命?”

    老婆婆莫名其妙的道,“你是不是傻了,让你签鬼契的是谁?”

    我顿时愣了下,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我抬起头皱着眉头道,“是张哥?”

    老婆婆嘴角扯了扯,高深莫测的一笑。

    “真是张哥?”我抬头嚷道,一幅不敢相信的样子。

    老婆婆不说话了,转身就走,临了之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子,记住我的话,什么人都不要去相信,能救你的只能是你自己。

    我疑惑的看着她,在她老人家的眼睛里面似乎噙着晶莹的东西,仿佛是泪。

    老婆婆的背影消失在了我的眼睛里了,可是又给我留下了一大串问号。

    不是阮晓倩,是张哥……

    我思来想去,想到的是一切的开端,是张哥开始拍我肩膀让我好好干的笑容,是他含蓄的道歉,是他普通的玩笑……而后,一幅脑补出来的画面却是一张变形的、狰狞的脸,似乎露出来的是一脸得逞的狞笑。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得打了个哆嗦。

    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感觉自己脑子都要炸了,虽然就这么几个人,但是来回分析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谁好谁坏,谁是谁了。

    张哥告诉我老婆婆不是鬼,还是救我的好人;而老婆婆又说让我签鬼契的不是阮晓倩,而是张哥;在学校送个快递还差点被升级成犯罪嫌疑人,而且还被一发拘留了半天……而且还稀里糊涂的发生了五起命案。

    就算用十个脑袋想,谁好谁坏还不一定十成十有定论呢。我彻底懵逼了。

    张哥?!

    难道真的是他?从一开始这一切就是他给我卷进来的,而且还跟我吹说我本来就跟那什么歪歪扭扭的屋子有联系,一定就是活该,吹的我还信了八分。

    我暗暗给自己打着气了,暗自吼着,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个事儿,先不管他到底谁跟谁了,我得先把姓张的这肚子里面的东西全都刨出来!要不然他把很多事情都瞒着我,我指定会疯。

    妈的,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我还得从张哥身上找缘由,摸了摸别在身上的小刀。

    今天我还真就要豁上这条命问清楚,人死吊朝天,老子不发威,还真拿我当病猫不是。

    我有蹬上自行车了,边蹬边生气,早知道就该直接耍狠了,就跟张哥撂命,拿起刀子来直接戳脖子,他肯定防不住,现在倒好,把自己弄了个脑残还得回去重来。现在张哥指不定会不会防着了。

    我蹬着自行车越来越快,眼神恍惚间前面另一小路上面一个电动车呼啸而过了。

    我定睛一瞧,那人正是张天。

    而他所去的方向,我所料不错的话,正是第一天老婆婆带我去的那个荒坟野岭……

    “妈的,他绝对有问题。”

    我停车了,回头望着,越想越不忿,现在这个点快递还没到,他上那边干嘛去?

    路上卡了个壳,我喘气然后喝了口水,当即下定了决心,低头看了看牌位上依旧在动的字迹,心下骇然,就在那惊恐的几秒钟里,我决定就算死,也得拉一个垫背的了。

    给我领进门的张天绝对是最佳选择。

    我有点癫狂了,一转自行车跟着张天那电动车绝尘而去,气喘吁吁的追着。

    路上骑着车,我眼眶有点湿润了,想给爸妈打个电话,却发现手机一直没在。

    罢了,就算打了可能也是最后一个电话了,徒增念想。

    就这么光棍去吧,就算真死了也得心硬一点。

    自行车狂飙到了六十迈,我蹬着,心下还是紧张的看着前方,害怕张哥回头看见我,不过他似乎一直没注意,电动车一会儿在小路上驰骋,一会又窜进小树林里面小道,追的我觉得喉咙里面火辣辣的,人就像脱力一般,浑身湿透。

    “他到了。”

    我躲在空旷地儿不敢靠近了,这里没有掩饰物,稍一靠近,可能就会被他发现,我眯着眼睛寻思瞅得远点儿,就看到张天停车了,横亘在他电动车之前的,正是那个歪歪扭扭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屋子。

    我身形一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然后我就看到张天在门口敲了敲门,然后门开了,张天走了进去。

    我不知道我的肾上腺素多分泌了多少,但是我却由衷的感觉到了巨大的恐惧,转念一想他之前送过那么久的快递,认识这个歪楼也很正常,但是他竟然敢进去那就不正常了……

    我蹑手蹑脚跟过去,走半路上一把摁到那张刘公讳奇的牌位上才意识到自己是来拼命得了,顿时不卑躬屈膝了,大摇大摆走了过来,我要跟张天好好算笔账!

    反正老子要挂了。

    走近了瞧,歪楼门开着,里面透过门往外散发着恶臭的味道,也不算恶臭,就像是什么东西馊了,又阴冷又难闻,我使劲看了看,里面黑暗得很,不知道里面长度有多深。

    我站在门口,徘徊了片刻。我不知道万一进去会发生什么,对我来说,或许这次进去就真的是死路。

    可是不进去我也无路可逃,我摸着那个牌位,一咬牙一加力,整个人就径直走了进去。

    屋子外面诡异,里面也很诡异,屋子里面没有电灯,显得格外阴森。

    我看不见东西,只能听着声音走,但是进去之后我发现我根本听不到任何人的脚步声。

    屋子里面有桌子,我撞到上面了,而且还摸了一手的灰。

    还有黏糊糊的东西。

    我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后背上的冷汗也将衣服给浸透了,虽然阴冷,但我依旧出了一身的汗。

    我拿起手闻了闻,不是血,没有血的味道。

    不过味道很难闻,而且很恶心,似乎在外面闻到的味道就是这些粘液散发出来的。

    我又顺着路往前走了挺远的距离,然后突然发现前面豁然开朗。我一抬头,前面被点燃了一根蜡烛。

    一个身形枯槁的男人趴在前面的桌子上,从背影看,那是张天无疑。

    我揣着刀走过去,准备和他彻底将所有事情问清楚。然而当我走到他的身边之后,一股惧意从我的身上升腾了起来。

    张哥已经和外面的样子不同了,他双目迷离,面色惨白,就仿佛丢了魂儿一般,我抄着刀站在原地僵了片刻,才抑制住了要跑的冲动,而后一刀抵在了他的喉咙上。

    我思维混乱了,张哥绝对不是一般人!说不得他真的就是鬼!

    “张天,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冲着他吼了起来,此刻只有声音能够驱散我的恐惧,我震颤着问他,“这里到底又是什么地方?!”我害怕了,拼命了,像野兽一样,疯狂的、嘶吼的逼问他了。

    张天看了我一会儿,一点恐惧的意思都没有,片刻后他冲着我阴惨惨的一笑,令我毛骨悚然。

    我被他盯得头皮发麻,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了。

    我的刀往前伸了伸,张天还是没有眨一下眼睛,但他说话了,他仔仔细细打量着我而后幽幽一叹,“这是空亡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