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3章鬼影现

    更新时间:2016-06-05 00:22:38本章字数:2337字

    013章鬼影现

    空亡屋?

    “什么叫空亡屋?”我头皮有些发麻,光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地方肯定不是善地。

    我握住刀的手有些震颤,但是我强自稳住了,逼问着张天。

    张天似乎有些虚弱,他伸手准备将我的刀打开,但却触到了我的手指上面,我能感觉得到,他的手冰凉至极,就像是在冰箱里冻了许久的猪肉。

    我刀猛地往前一插,正巧刀尖戳进了张天的腰间,我能感觉到,我已经在他的身体里面戳了一个窟窿。

    我心下骇然,恐惧开始肆虐脑海,难道我杀人了?

    我匆匆忙忙向下看去,但却意外的发现,他身体上并没有流出血淋淋的血液,反倒流出了刚才我在前面摸到的那股粘液,因为那股味道扑鼻而来,而且更为浓烈。

    我闻的胃里面翻江倒海,顿觉胆战心惊,吓得几乎要吐出来了。但我知道我此刻不能放松,如果我稍微一放松,恐怕张天就会杀掉我。

    我的刀往前进的更深了,再次对张天喝问道,“告诉我,什么叫空亡屋?!”

    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我相信,我的脸色这时候一定狰狞的可怕。

    张天摸着自己的伤口,哼都没有哼一声,他在看我的时候,眼睛里都闪着嗜血的寒芒,他咬牙切齿的道,“你是要威胁我?”

    我看的心惊胆战,咬着牙不吭声。

    张天似乎是发完了狠,将手指抵在了伤口处,然后我手里那把小刀就开始慢慢向外移动,仅仅片刻,我的刀已经被逼了出来。

    我心里一阵紧张。我还是太小看张天了,一把刀怎么能制得住他?只能恐惧的站在原地,希望他不会转身直接杀了我。

    张天盯了我几眼,然后对我视若无睹了,他回到刚才趴着的那张桌子上,再度趴了下去,我慢慢的退到了角落里,悄悄地看着他的动作,再也不敢说一句话。

    张天在桌子边大概趴了有三分钟左右,然后他绕着桌子左右各自走了三圈,之后便点起了桌子上的蜡烛,口中似乎还念念有词。

    蜡烛亮了,张天也不回头看我,径直往前走了几步,然后跪在了一张蒲团上,嘴里面还在嘟囔着什么。

    我听到随着张天语速的加快,那蜡烛的烛光开始一闪一闪的晃动,在这屋子中显得诡异至极,似乎是刮起了一阵风,冰凉刺骨。

    我心中一凛,这风拂过我的全身,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我就被冻得手脚发麻,连胳膊都快要伸不直了。

    我硬着头皮继续看着张天,只见他似乎念完了什么,然后站起了身来,径直的朝着我的方向走来了。

    我盯着那一闪一闪的蜡烛,心中不住的念叨着,千万不要杀我,千万不要杀我啊。

    就在这时候,张天顿时没有了刚才那种骇人的气息,而是直接对我微笑了起来,道,“这世间有一种屋子,屋门永远都是开一半关一半,活人能看得到全部,但却进不来;死人只看得到开着的一半,可是出不去。这就是空亡屋。”

    我皱了皱眉头,“活人进不来?”

    张天嗯了一声,“活人进不来,死人出不去。”

    我看着张天,顿觉浑身发冷,如果说活人进不来的话,那张天算什么?而且看他轻车熟路的样子,明显之前进来过,那他又是怎么出去的?

    哦好,即便他是鬼,对他暂且不做讨论。那我呢,我现在就站在这间空亡屋里面,那我又算什么?莫非……我已经死了?

    我顿时就急了,一把揪住了张天的领子破口大骂:“那你的意思是我已经死了?一定是你害我是不是?”

    张天摇摇头,把我揪着他领子的手拿开,说,“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你和这栋屋子有联系。”

    他不说这还好,一说这我顿时火了,咬牙切齿的道,“我上次来这儿的时候,根本连门都叫不开,我怎么可能和这栋屋子有联系?我那时候绝对是真真切切的活人啊!”

    张天笑了,拍拍我的肩膀,道,“我话还没说完,在空亡屋,活人虽然进不来,但却能叫开门。”

    我疑惑的听他说着,有些摸不清了,刚想开口问他这是什么意思啊,就听到张天继续说下去了,他有些严肃的道,“而死人……才叫不开门。”

    我有些不淡定了,问:“那你的意思是,我是活人还是死人?”

    张天摇摇头,有些无奈的道,“我也不知道这个问题,但或许,我可以称呼你为活死人。”

    我忍不住跳了起来,一拳就将张天打了个趔趄,冲着他破口大骂,“我跟你说张天,老子忍你很久了,你忽悠我有意思么?就即便我真的是活死人,那也是你让我签鬼契害的!”

    “你以为你现在说什么我还会相信么?你一定是想害死我!”我咆哮着,硬着头皮和张天对峙。

    张天往后退了好几步,但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也没有要转过来杀掉我的意思,这让我有些疑惑,他究竟是什么身份了。

    他一边捂着被我打得脸颊,一边摆摆手,对我说,“刘奇,我承认是我把你卷了进来,但是我的确没有要害你杀掉你的意思啊。”

    呵呵。盯着张天,我企图看出他是否在撒谎,但蜡烛闪烁中我甚至看不清他的脸,但我的神经已经紧绷起来了。

    我不能确定他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但我摸到怀里揣着的灵位,却知道,无论如何,我今天恐怕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想透了这点,我便又轻松了下来。我走到张天面前,紧盯着他的眼睛道,“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害我?”

    “救我自己。”张天很坦荡。

    我哈哈大笑了起来,对他道,“那你现在把自己救了么?如果没有的话,那恐怕就对不起喽。”

    张天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似乎不明白我这话从何说起。

    我看着张天,看到他惊慌失措的样子,我顿觉一股恶趣味在心中升腾了起来,我一字一顿的对他说,“那好,我就告诉你。”

    “因为我要死了,我死之后,无论你怎么利用我,全都白费!”我从怀里将灵位掏出来,直接扔到了张天的手上,张狂的、自在的笑起来了。

    张天的双目顿时瞪的溜圆,我能听得到,他借着蜡烛的光看着灵位上勾勒了多半的日期,鼻中开始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然后他霍然回头,看向那张蒲团。

    也就是这时候,蜡烛突然熄灭,屋子里顿时再次陷入黑暗,而在我的耳边,也发出了哔哔啵啵的沉闷爆裂声。

    接着,我便感觉到一阵阴冷的气息再度笼罩了屋子,我心下一沉,心道今天恐怕连最后一丝活着的希望都没有了么。

    在黑暗中,我目不能视物,紧张的心情再度涌现,我心脏砰砰的乱跳着,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些什么。

    我想找张天,却没有看到他,只是听到一个阴寒的声音道,“此人,就是屋主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