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9章没有头

    更新时间:2016-06-11 22:25:27本章字数:2495字

    019章没有头

    和张天从快递处出来,我俩飞奔向移动营业厅。

    我摁开手机,看着未接的十几个来电,心中惴惴不安了起来。

    因为那都是徐北宾的电话,我瞅着看了好几眼,却不知道要不要打过去。

    如果打过去我该怎么说呢?我已经不是人了?

    那样的话,徐北宾会是一个什么表情呢?她会不会担心我。

    张天在车上不住的回头问我,“你觉得我们两个还有救?”

    我说一定有希望,你刚才说的那老子能抽魄为命,那我们还有六条命呢,怕个卵?

    张天听得哭笑不得,在车上都无语了。片刻后他才问我,“营业厅有什么?”

    我摆摆手,“你让我消停会儿行不行,我现在也不清楚他到底能不能救我们两个,但是你总是要有希望的,整天呆在快递处,你觉得你有可能活下去?”

    张天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对我说,“我先不打击你的希望,先和你一起去看看,如果结果不行,我给你讲一件更可怕的事情。”

    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对着张天斥道,“你是不是有病,你不想好过来?”

    张天还想继续说话被我挡住了,我示意我给别人打个电话,然后我下定决心摁着手机给徐北宾回了个电话。

    嘟嘟的忙音之后,对面竟然给挂了。

    我愣了一下,听到张天说话了,他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阴沉,“怎么样,是不是没人接?”

    我听着张天的声音不对劲儿,连忙歪过头去看他,这一看不要紧,我脑门上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张天正盘腿骑在电动车上,但是他的整个头已经调转了过来,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嘴角露出来的是狰狞而恐怖的狞笑。

    阳光恰好打过来,我能看清楚张天的头恰好掩饰在头发里,绿油油的目光散发着幽寒。

    我咽了口唾沫,一脚蹬了张天的电动车一下,然后就跳下了车,大声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张天嘴角的笑意依然不减,而且他的电动车也根本没停,古怪的笑声在我耳边炸响,然后我看到张天骑着电动车就径直的的朝着前面一个大货车撞过去了。

    电动车走着,张天离我越来越远,但是声音却越来越近,“走吧,和我一起走吧。”

    我浑身震颤,脊背上下一片冰凉。

    “嘭!咔嚓……”

    突然间一声巨响在我耳边响了起来,然后我看到张天整个人被撞得飞了起来,他的头依旧保持着那个诡异的姿势,嘴角依旧是那狰狞的笑意,他看着我凶狠的对我说,“你要死吗,你要死吗,你来死吧……”

    然后他整个人向我飘了过来。

    我急得冒了一脑袋的汗,嘴里不住的嘟囔着,“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求生的本能让我转头撒丫子就开始跑,我一看手里捏着手机,然后就连忙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报警,对,报警!有困难就要找警察叔叔。

    可是拿起电话,刚准备拨通,却发现手机里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喂?喂。喂?!刘奇?刘奇你干什么呢?你打我电话怎么又不接了?喂?你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你说话啊倒是……”

    我脑袋一懵,这不是徐北宾的声音吗,听了几声,我忽然感到身体一片冰凉,然后脑袋就轰的一下仿佛被炸了似的。

    我眯了眯眼睛,突然间看到我正在公路上沿着路牙跑,鞋子都给跑没了一只,回过头我发现张天在后面也在跟着我跑,目光讶异的看着我大声吼,“你有病啊?”

    身后几十米那儿还有个货车司机冲着我这个方向嗷嗷的喊着,“你想死别他妈找我的车啊?你有病吧,是不是想死?想死去死啊!”

    我哑然了,懵逼了,然后跑回去连忙问张天,“怎么了?”

    张天跑的满头大汗,满脸蒙圈,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声音都颤了,“你干嘛一惊一乍的,在车上突然就跳下车,还冲着大货车就去了,你差点被撞死你知道么?”

    我摇摇头,说,“不是我一惊一乍啊,你刚才在车上头都调了个个儿,然后还要骑着电动车去撞货车,我这才跳车的啊。”

    一时间,张天也不说话了,我俩瞬间变得很安静。

    那货车司机也是骂够了,开着车继续往前去了,到了我俩跟前还是不忿,估计是刚才被吓得不轻,他开着窗户过来冲着我俩就是一口浓痰……

    张天抹了把脸,说,“我刚才还想跟你说那恐怖的事情呢,看来现在不用了。”

    我试探性的问他,“到底是什么?就像是我刚才那样?”

    张天点了点头,说,“幸亏我刚才反应快叫停了司机,要不然你这小命儿,今天算是交代了。”

    我皱了皱眉,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要是葛布衣衫的男子要害死我的话,那他不就没地儿续命去了么?那到底是谁?

    我捏着手机思索着,突然手不小心碰到扩音键上了,然后徐北宾的声音嗷嗷的,“刘大奇,我告诉你,你再不回我电话,你的死活,老娘不管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晾了徐北宾一大会儿了,这才急忙接起电话,“喂,北宾我现在去找你,徐家爷爷来了么?我有话要跟他说。”

    我在听筒这头似乎能听到那边有些微的啜泣。

    徐北宾哭了?她在担心我么?我突然间想到这,心中竟然开始美了……

    “你这几天去哪了?我打电话也没人接,去找你都不知道去哪儿!”

    我愣了下,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告诉过徐北宾自己的住处呢,连忙道歉,但是思忖良久也没敢说自己这几天晕了,最后道自己手机坏了,才修好,就连忙给你打了个电话。

    徐北宾仿佛是信了,对我说,我爷爷早就来了,一直在等着你联系呢。

    我说那就好,你现在在营业厅么,我这就去找你,你带我去你爷爷那里去看一下吧。

    徐北宾说好。

    和徐北宾通完话我就和张天去了营业厅,徐北宾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然后她带着我们两个去了自己家。

    到了她家楼下的时候,我看到那边树荫底下有几个老头在下象棋。

    我往那里瞅了两眼,发现这地方好像冷冷清清的,即便有几个看象棋的,也都在旁边一言不发。

    徐北宾指了指前面一个老头,涩然一笑,道,“刘奇,那就是我爷爷。”

    我看过去,那老头抬起眼来,瞥了我一眼,却没有说话,只是那双花白的双眉锁得极深。

    阳光从树梢上投射过来,将桌面切割成了光与暗的两界。暗面那一段,徐家爷爷的身后有一个身穿长袍的驼子,我眼皮眨了眨,只能勉强看清楚那驼子的轮廓,像是个人却又不像是个人。

    令我诧异的是,哪怕在徐家爷爷周围,那些人也似乎根本不在意的样子,仿若未见。

    可是,我却无比清晰的闻到了一股腐臭的味道,他始终弯着腰,弓着身,脑袋垂到了低端,极低,全身透着诡异的情形,他好像在冲着我笑,嘶哑的喉音像是阴影里的恶枭在厉啼。

    我回头看了张天一眼,他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在等着我向前。

    我往前迈了两步,再抬头,走近后发现自己已经能看清楚那驼子。

    在那低矮的身躯,长袍的掩映之下,那若即若离的却是人形,但那人,赫然是没有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