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0章赶尸人

    更新时间:2016-06-12 21:51:49本章字数:2786字

    020章赶尸人

    我见状脑后瞬间窜起一股子凉气,蹭的一下往后退了两步,不明所以的看了眼徐北宾,嘴唇翕动着,但最终却还是没有把想问的话问出来。

    可是我却吓得几乎魂飞魄散。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满脸的茫然,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不止徐家爷爷身边那些陪他下棋的人,哪怕张天,也似乎没有看到那个诡异的驼子。而徐北宾,也是一脸的纯真,和以前一样。

    “难道徐北宾要害我么?”我心中难堪了,挠了挠头。

    我一下子感觉到天都要塌了,难道我一直当做希望的人,其实也是要害我的鬼?

    如果不是的话,那这个没有头的驼子又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了?怎么不走了?”

    徐北宾在旁边看了我一眼,有些疑惑的问我。

    在她问我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她对我浓浓的关切之意,我愣了下,然后也没问什么,就径直的朝着徐家爷爷走过去了,反正我现在都已经不算人了,我还怕什么呢?

    徐家爷爷呆的那块树荫旁边零零散散坐了几个老头,有些阴冷,因为地上堆满了老头拿的蒲扇和茶水,地方更显得狭小。

    就在这么一个狭小的地方,我看到那驼子竟然仿佛一根针一般,硕大的体型之占据了一块立锥之地,而且还丝毫不觉得奇怪,我身上顿时涌起一股无奈的情绪,未知的东西才最可怕,而这诡异的驼子,无疑让徐家爷爷的第一面变得犀利而锋锐。

    我正盯着那驼子怔怔的出神,徐家爷爷憨态可掬的转过身问我,“你就是阿北说的刘奇么?”

    我回过神来,冲着徐家爷爷道,“是啊爷爷,我就是刘奇,这次恐怕要麻烦您一下了。”

    徐家爷爷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那慈眉善目的样子又转向了张天,却一下就顿了下,我似乎看到徐家爷爷眼中一闪即逝的锋芒。

    他开口问我,“这位是?”

    “这是我快递处的老板,也是来找爷爷您寻求一下帮助的。”我诚恳的道,言语之间十分恭敬,生怕一不小心惹了这个能救我小命的人。

    徐家爷爷虽然年龄大了,但是模样还是颇为年轻的,尤其是那双眼睛尤为传神,我总感觉他的眼睛能说话。

    徐北宾过去拉着徐家爷爷的手说,“爷爷,人家都来了,你先帮他一下嘛。”

    我在后面听着这话,稍微有点放心了。

    徐家爷爷看起来很疼徐北宾的样子,让徐北宾搬着小马扎,然后起身离开了,临了和那几个老哥们挥挥手说晚上再聊。

    我放心大胆的跟着,却忽然间发现那驼子也跟着走了,而且走在徐家爷爷的前面,那驼子很矮,大致也就到我胸部的位置,但是在大白天的,碰上这么个东西,我还是再一次冒了一身的冷汗。

    我故意慢了半拍,和张天靠在了一起,我转头问他,“张天,你能看见那穿黑袍的驼子么?”

    “黑袍?驼子?”张天疑惑了,前后左右扫了一眼说,“在哪呢?我怎么没看见?”

    我一下子就愣了,果然只有我自己才能看见是么。

    但是现在我又顾不得多问,只能跟着继续走,但是这个活跃在徐家爷爷身前的黑袍无头“人”总是让我觉得有些惴惴不安。

    等我跟着徐家爷爷来到地点的时候,徐家爷爷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了,他开口问我,“你上次在电话里说过你鬼契的事情了,那我问你,你之后发生过什么么?”

    我有些难以启齿了,我差点被害死,这话到底说,还是不说捏。

    “上次说过你不要惹那个老婆子,你没惹她吧。”徐家爷爷问。

    我长舒一口气,这个真没有,那阮家村的老婆婆对我还是很好的。

    我还没说话,徐北宾率先又开口了,“刘大奇,上次我爷爷说你之后无论谁叫你,你也不要回头,你之后回过头没?”

    回头,这好像没有吧。

    我看着三人的目光,寻思在别人特定喊我的情况下,我还真没回过头,因为我这几天见到的人,实在是用一只手就能数的清。

    我摇摇头示意没有,突然间我愣了下,那天在那空亡屋里面,那葛布衣衫的男子虽然没叫我名,但是却喊我了,他是用问句的话喊我的,这有影响么?

    我看了看徐家爷爷的目光,把实情说出来了。

    徐家爷爷明显愣了,“空亡屋?”

    我指指张天说,“他说那是空亡屋。”

    徐家爷爷点点头,然后转身和张天攀谈起来了,等他们聊了两句之后 ,徐家爷爷忽然震惊的对我问,“你在空亡屋,被抽了魄?”

    我下意识的回应,“应该是吧。”然后我指了指张天,说这还是他说的。

    徐北宾在旁边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空亡屋,好熟悉呢?我在哪见过?”

    徐家爷爷说,“空亡屋,活人进不去,死人出不来。”

    徐北宾大大咧咧的道,“原来是这,我说怎么这么熟呢。”然后她一下子愣了,蹭的一下跑到我身边来了,问我,“你刚才说,你进去了?”

    我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

    徐北宾忽然转身出门,撂下一句,“不可能,不可能活人进不去,爷爷你肯定能进去的是么?我去查查。”

    徐家爷爷摇头道,“不用查了,我知道。”

    徐北宾一下子扑到徐家爷爷身边,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徐家爷爷点了点我的头,说,“你现在去买点纸钱和香,等回来我帮你查一下。”

    我脑子里面一片混乱,把徐家爷爷这句话放进了脑子里面,然后飞奔出去找小商店买纸钱。

    我刚迈出门口,徐北宾在后面说,“刘大奇你等等我,我陪你去。”

    张天也想一起的,但是徐家爷爷说有话要跟他说,所以他就留在了原地。

    我要去买纸钱和香,虽然我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但我觉得徐家爷爷一定有思路,要不然他不会如此笃定。

    徐北宾又自然而然的挽起了我的胳膊,我看到她眼眶有点湿润,想必是刚才担心的,一时间又觉得有些感动。

    路上我不住地咽着唾沫,徐北宾似乎察觉了什么,开口问我,“刘大奇,你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

    我说是。

    “那你说啊。”徐北宾眨了眨大眼睛。

    我说,“那我问你一个事儿,你不许生气啊。我不是怀疑你,就是有点好奇。”

    徐北宾嘟了嘟嘴,傲娇的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说,“你爷爷身边那个黑袍是什么啊?就那个没有头的那个。”

    徐北宾脸上的笑意一下子消失殆尽,我看到她的嘴唇抖了两抖,狐疑的看着我说,“你能看见黑袍?”

    我牙酸了一下,黑袍?怎么还会有这么土的名字。

    徐北宾挽着我的手有点松了,我明显感觉到她的变化,不知所措的问,“这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会是这么一副表情?”

    徐北宾对我说,“你千万,千万不要跟我爷爷透露说你能看见黑袍,行么?”

    我吓了一跳,“为啥啊。”

    徐北宾也不解释,就是让我千万不能透露,我最终只好点头。

    可我的好奇心还是在作祟,问她那黑袍到底是个人么?

    徐北宾说:“他是鬼。”

    我咬了咬牙,心想自己真的没料错,一时间又有些空白了,“那你爷爷。”

    “你该相信我爷爷。”徐北宾继续道,很严肃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徐北宾这样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她。

    “你知道湘西赶尸么?”见我有点不相信的样子,徐北宾开口问我。

    我这倒是听过,有点印象,记得以前看小说听故事的时候总是会把湘西赶尸连起来,听着还挺恐怖的。

    忽然间我灵光一闪,徐家爷爷不就是湘西的么?我问,“那徐家爷爷……”

    徐北宾点点头,“对,我爷爷就是赶尸人。”

    我听着她继续说,“不过赶尸,也分两类,一类是死尸,专为吓人。”

    我倒牙了,感觉自己咬的自己的牙齿咯吱咯吱响。

    “还有一种就是鬼尸,别人根本看不到。除非那人能成为赶尸人的第二个鬼尸。”徐北宾第二句话说完,不啻于晴天霹雳。

    我神色一变,然后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方才的我,将黑袍看的清清楚楚!那岂不是说明,我能成为第二个鬼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