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3章销魂蚀骨

    更新时间:2016-06-14 23:01:13本章字数:2540字

    023章销魂蚀骨

    就在我感觉到死亡就要降临的时候,一双细小但却有力的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双臂,然后用力的抱了抱。

    瞬间,我直冲脑海的那股恐怖的惧意消散得无影无踪。

    “刘大奇,不要叫,不要叫。”徐北宾对我低声的说着,“待会爷爷问你的时候,你就说看不到黑袍!”

    徐北宾的话似乎有股迷人的魔力,让我瞬间惊醒了过来,我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缝,入眼处黑袍依旧在道路上越来越远,但是因为我尖叫了一声,徐家爷爷已经转头看我了。

    “怎么了?”他问我。

    “呃……”我顿了顿,用力眨巴眼睛,说,“刚才在这前面,有很多‘人’,缺胳膊断腿的都有。”我牢牢记住徐北宾的话,不敢说出关于黑袍的半分。

    徐家爷爷皱着眉头,低声说,“那不是人,那是鬼。”

    这并不出乎我的意料,因此我的反应并没有多么激烈,而是反问他,“那徐家爷爷,这儿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徐家爷爷转头朝着另一边的路上看了一眼,我瞅过去,那道路和往常一样,静静地伫立在夜色中,徐家爷爷走到那道路之前,然后蹲下身子,我们几个都跟了过去,然后看到他把手伸了出来,然后在旁边的草地里开始扒拉。

    忽然扒拉了一块他停住了。

    那黑袍浑身鼓鼓囊囊的从远处回来了,然后啪嗒一声钻到了他手里。

    我看的出了一身冷汗,但连大气都没敢喘。

    徐家爷爷也没发现异常,他说,“这个地方只是张天说的那些小鬼,真正的还不在这里出现,所以害你的不会是这儿。”

    我咽了几口唾沫,还是没问一下那个刚才身着白裙,看得特别清晰的那人是不是小鬼,但我隐隐觉得,她似乎不像是那些断胳膊断腿的货色。

    我瞅了眼手表,晚上九点半刚过。

    “那爷爷,我们是不是回去?”我深吸了一口气后,问。

    徐家爷爷叹了口气,“不行,趁今天摸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才能救你。”

    他很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你这孩子能惹到这么多阴物,现在还能喘气,真是奇怪。”

    “唔……”我抱起胳膊,不敢再问了。

    “第二次遇到东西的时候,就是你说的那阮家村荒坟?”徐家爷爷环顾四周,眯了眯眼睛,头也不回的问我。

    我说是。

    “那跟我去阮家村看看。”徐家爷爷道,然后对剩下那两个说,“阿北,你快回去,还有小张啊,今天我先查查这件事,明天你来找我,我看看能帮帮你吗。”

    徐北宾自然不会走,撒开我的胳膊就去跟徐家爷爷求情去了。

    张天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但他想了想之后说,“爷爷,那个我这边也熟,要不然,我也跟着?”

    徐家爷爷不置可否,这样一来我们一行四人又一起出发了。

    路上我凑在徐家爷爷身边问他,“爷爷你看我这还有救么?”

    徐家爷爷微微闭上眼睛,嘴里开始嘟嘟囔囔,“我说你生辰也不和这些东西撞祟啊,怎么会经常遇到这些东西,你家以前做过阴阳师?”

    阴阳师个球哟……我听得目瞪口呆,说,爷爷你别拿我开玩笑,这些东西我都听都没听过。

    “那就奇了怪了,你给我说说你祖辈都什么工作?”

    “我家就小屁民,我爸是做运输的,我爷爷年轻时候是邮递员,现在就在家种种地打打牌了。”我脱口说道。

    “那你老爷爷呢?”徐家爷爷问。

    “我老爷爷……”我哭笑不得的说,“我老爷爷我也不知道啊,不过肯定不是什么阴阳师啊道士这种的,不过以前听我爸说起过,好像那时候也没啥正经工作,都躲灾逃难呢。”

    徐家爷爷沉默了,看来他也被难住了,只是不住地叹气。过了一大会儿才跟我说,“对症下药才能药到病除,我现在还没搞明白你的症状呢,不过你放心,你能活到现在,命大,说不定就能再扛两天……”

    再扛两天?我差点笑裂了……没看出来徐家爷爷真会说话,说的我眼泪都出来了。

    张天认识路,很熟,随着他的指引,不一会儿我们就径直插进了小树林里,准备斜着穿过去,徐北宾一路上沉默着,也不跟我说话也不动作,整个人就好像发呆似的。

    树林里的小路很偏僻,路旁是阴森的遮住月光的小树,里面更黑,更诡异。

    不过四个人就冲淡了恐惧的味道,我们走进去,但是走的很慢,踢踢踏踏的。

    徐家爷爷真的在找什么东西,那么大的年龄腿脚可利索了,我透过身影只能看见他一点点的身影,我心中惶恐,让他等等我,但是他却好像没听见。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向着旁边抓徐北宾的手,但我一下子就抓了个空,我的右手猛地一扒拉,身体一下就转过去了,结果发现右边竟然空无一人。

    我回过头,走在最后的张天也不见了。

    我猛地意识到什么,知道肯定要坏事儿,冷汗顺着鬓角就滑下来了,之前跟着徐家爷爷放心,结果现在我就这么活生生的在徐家爷爷身边被‘消失’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赶紧打开手机,想用手机的光照一下路,大声的喊着徐家爷爷和徐北宾的名字。

    可是那声音全都反震在我耳朵里,似乎传不出去。

    也就是这时候,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孩就陡然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瞪着一双充满怨气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这女孩,正是刚才我在那边看到的那个女孩,但是与刚才不同的是,她的一双修长的手臂,已经有一块完全的消失掉了,胳臂处的缺口上仿佛是一排排的牙印,就像是被活生生的咬下来的。

    那是黑袍干的?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女孩突然对着我张大了嘴巴,她发丝上的水渍比刚才更多,我闻到一股轻微的香气,似乎是她发丝上传过来的,随着她张开嘴巴,她的嘴唇也清晰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嘴唇上面极度清晰地猩红的东西,确实是血。

    但她的牙齿却碎了几颗。

    我看的一阵牙颤,连忙往后退了两步。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出乎我的意料,那白裙女孩猛地向我身上扑了过来,然后她的那两层厚实带着血腥味的双唇,猛地贴在了我的嘴唇上,触碰着,一股清香的带着女性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没有停,相反她开始揽着我,一个更具侵略性的动作开始了,她的舌头使劲的往前凸着,穿过我的嘴唇,抵达我的牙齿,然后想要伸进去,想要嵌进我的世界里。

    我喉咙有股火,小腹一股热意升腾了起来,但我忍住了,在我几近沉迷的时候,我睁开了双目,然后我看到她狰狞的目光与嘴角猩红的血。

    我胃中一片翻腾,想要作呕。

    似乎感觉到根本抵不进去,那白裙女孩眼睛瞪得极大,那双眼睛根本没有活人的神采,有些浑浊,看起来就像是白内障一般,那目光极冷。可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在作祟,我总感觉那双眼睛中包含着一股淡淡的纯真。

    下一刻,一声尖锐的嚎叫就在她的口中响起,那声音凄厉的如同刀子一样,刺得我耳膜升疼。

    紧接着,她退了两步,只是她的目光有些缓和了,原本安静的场间,她开心的笑了起来,虽然是开心,但却怪异,阴冷至极,如同夜枭厉啼。让我心头抑制不住的一阵狂跳,我呸呸抹了一把嘴,感觉自己就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