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5章荒诞剧目

    更新时间:2016-06-16 23:13:33本章字数:2368字

    025章荒诞剧目

    我愣了一下,急忙捡起了那小包。

    小包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散发着一股香气,氤氲着整片地域。

    我捏了捏,里面很空,似乎什么都没有。

    徐家爷爷看到那小包,也没再看那身着寿衣的阮家老婆婆,而是指了指我手里的东西,向我说道:“你哪里弄得这东西?”

    我不敢隐瞒,将刚才遇到阮晓倩的事情跟徐家爷爷说了,当然我没说她强吻了我……

    徐家爷爷脸色不变,嗯了声点了点头,问身后的阮家婆婆,“你这是……?”

    阮家婆婆没回答他,而是把身上的寿衣给脱了,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就说小倩不会害你,你信了吧。”

    我有些紧张的摆摆手,“婆婆你别吓我,你大晚上的来这干嘛。”

    她手里捧着白色的寿衣,就像是一张嘴巴布满了门牙,我看一眼就觉得脸色发白。

    徐家爷爷也不说话,就那么盯着她,他手里的黑袍小鬼有点躁动,但是没敢出来。

    我心中暗自腹诽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黑袍这幅样子。

    “爷爷,这味道好大。”徐北宾突然插了句话。

    她这一说我也闻到了,那味道就是我手里的香包传出来的,让人问了之后感觉很舒适。我下意识的拿起来准备凑到鼻子上继续闻一下。

    忽然徐家爷爷拍了下我肩膀,一下子从我手上把香包给拿走了。

    我抬起头来,问他,“怎么了?”

    他一句话也不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这香包,徐北宾拿着的手机泛出来的光照在他的脸上,显得阴晴不定的。

    我被他这幅表情弄得很紧张,试探性的问他,“爷爷,这是怎么了?”

    徐家爷爷听到我说话,压根没吊我,猛地抬起头来,我看到他的脸上布满了皱纹,而且那瞳孔瞪得极大,他看着阮家婆婆,声音有些空洞,嘴唇发颤,“空亡屋那人,姓薛?”

    这话问的奇奇怪怪的,我懵了一下,定了定神也瞅向了阮家婆婆。

    老婆婆点点头,眼神有点闪躲:“我不知道。”

    张天凑在我耳边小声的说,“刘奇,我觉得老婆婆不对劲,我送了那么多年快递,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幅样子。”

    我眯着眼睛,小声问他,“你知道老婆婆底细么?”

    张天还真不知道,他说,“我还真不知道,不过老婆婆肯定不是普通人。”

    我不瞎……我翻了个白眼,我也能看出来老婆婆不是普通人,普通人谁大晚上闲的没事穿件寿衣来小树林玩。

    想到这我一下子愣了下。

    刚才我见到阮晓倩的时候,老婆婆根本没来,哪怕我被鬼打墙困住,老婆婆来的路上也应该能碰上徐家爷爷他们三个,可是都没有。

    那也就说明老婆婆早就在我们旁边了,可是她大晚上穿寿衣来这儿做什么呢?

    我想起第一天送快递的时候老婆婆被附身的那场景,她用一张满是皱纹的脸来用二十岁的声音说话,想起来我就有点胆寒。

    我皱着眉头看向老婆婆,发现她脸色有点变了,比起前些日子见她,她此刻的眼窝深陷,目光失神,就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

    我被吓了一跳,面部的表情明显一抽搐。

    难道,老婆婆又被阮晓倩附身了?那白色的寿衣就是那条雪白的裙子?也是因为如此,当阮晓倩在我的面前消失之后,老婆婆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自个儿想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一下觉得寒气溅起。

    徐家爷爷的脸色这时候也变了,“我再问你一遍,空亡屋屋主,姓薛?”他声音有点强硬了。

    老婆婆脸色一变,往后退了两步,我看到黑袍就在徐家爷爷手里跳了出来,然后阴测测的从脖颈处吐出了一条舌头。

    舌头一震,那周围便一颤,四周的野草倾倒了下去。

    我的心躁动了起来,咽了几口唾沫,这两个老货,一言不合就开车。

    徐北宾也明显吓了一跳,我连忙把她拉了过来,然后三个人开始看戏。

    “你是谁?”老婆婆说话了。

    “你肯定知道的,”徐家爷爷说,“我从没放弃找过,但没想到在这里能碰上。你告诉我,这空亡屋屋主,可是姓薛?”

    阮家婆婆不说话,过来抓着我的胳膊,想要往外走,我被搞得头皮发麻,你们两个打架还得抓我是干嘛……

    只是走了几步,黑袍就站在了我的面前,我看着那条阴测测的长长的舌头就发颤,但我还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强作镇定,阮家婆婆住了身,看着黑袍,掏出了一只小锤。

    黑袍一下子怂了,转身就要跑。

    然后阮家婆婆拉着我继续走,我着急道,“老婆婆,你俩都是救我的,你们说清楚不就好了么。”

    阮家婆婆的脸色变得神秘又紧张,说,“说不清楚,你找的这人,可是赶尸人。”

    我心脏砰砰的跳,老婆婆就是老婆婆,一眼就看出来了。

    可是你俩到底什么关系啊。

    徐家爷爷一看黑袍不行,自己快步追了上来,然后站在我们身前,说不能走。

    我瞅瞅阮家婆婆,再看看徐家爷爷,然后明智的退了两步,一句话也都不说了。

    “我刚才看过了,外面那片坟地,气都散了。”徐家爷爷突然说。

    我一下子不敢作声了。

    而阮家婆婆看起来镇定自若,她慢慢絮絮叨叨,“我不知道赶尸人来这干嘛,但是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欢迎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我隐隐约约感觉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我们,在暗中窥探,在同意阮家婆婆的话。

    徐家爷爷皱了皱眉,倒没敢继续逼迫,他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知道空亡屋屋主绝对和这些有关。”他指了指外面那一片野坟。

    老婆婆点点头,示意确实是这样。

    徐家爷爷说,“我真的找了许多年了,如果空亡屋屋主是姓薛的话,那他就是我们共同的仇人。”

    “仇人?”阮家婆婆把目光抽了出来,略带疑惑的说。

    “对,仇人。”

    我在一旁无可奈何,有些无聊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我有点恍惚,按理说一个在湘西,一个在中原,两人隔得十万八千里,怎么还会有一个共同的仇人呢?

    更何况那葛布衣衫的人不是宋朝人么?

    而且他是鬼,那他就出不了空亡屋,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切在我看来,有些荒诞无厘头了。

    阮家婆婆没继续问,说,“你想怎么做?”

    徐家爷爷道,“刚才那香饵,我可以去投。”他继续道,“这仇既然积累了千年,也早该了解了。”

    阮家婆婆重重的点了点头。

    就在她点头的时候,黑袍又开始咯咯地笑,而后身后那片坟地上齐腰的野草开始倒了,阮家婆婆回了树林一趟,不知道在哪掏出了一杆白色的灯笼。

    那烛光剧烈的摇晃了下,噗的就被燃起来。

    我看的头皮发麻,肌肉抽搐。面前是一股诡异的色彩,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剧烈的跳,好像是激动地。

    起风了,一股好大的阴风。